不算书评,算摘要。

σ(=﹏=;)
2018-03-14 01:04:07

我以前一直认为,科学应该能解释一切,或者至少,它在努力去解释一切,如果它不能,那么就证明了这个世界上有超自然的存在。

作者首先就厘清了这个误会:

科学家们所致力于解决的问题,是能通过现有的经验技术获得答案的问题。

科学只去解答那些可解决的问题。而随着科技的发展,可解决的问题范围会得到扩展。那么什么是可解决的问题呢?即那些可以被检验的理论。怎样又算是可以被检验的呢?就是说这个理论一定是与真实世界中可以观察到的事件有特定的关联,我们可以通过基于观察的实践,也就是实证,来检验这个理论的真伪。科学就以这样的方式进步:提出一个理论,用理论预测实践结果,用实践结果检验理论,用检验结果修正理论,用修正过的理论作出更精确的预测。(说到这里,不得不说,某总设计师,确实是一个懂科学的人。)以上过程也就说明,科学理论一定具有可证伪性。


不可证伪的理论,有两种

...
显示全文

我以前一直认为,科学应该能解释一切,或者至少,它在努力去解释一切,如果它不能,那么就证明了这个世界上有超自然的存在。

作者首先就厘清了这个误会:

科学家们所致力于解决的问题,是能通过现有的经验技术获得答案的问题。

科学只去解答那些可解决的问题。而随着科技的发展,可解决的问题范围会得到扩展。那么什么是可解决的问题呢?即那些可以被检验的理论。怎样又算是可以被检验的呢?就是说这个理论一定是与真实世界中可以观察到的事件有特定的关联,我们可以通过基于观察的实践,也就是实证,来检验这个理论的真伪。科学就以这样的方式进步:提出一个理论,用理论预测实践结果,用实践结果检验理论,用检验结果修正理论,用修正过的理论作出更精确的预测。(说到这里,不得不说,某总设计师,确实是一个懂科学的人。)以上过程也就说明,科学理论一定具有可证伪性。


不可证伪的理论,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它拒绝做预测。就像我们“身边”的弗洛伊德,它可以解释一切行为——你的抑郁/焦虑/躁狂源于你潜意识对父母/伴侣/上司的恨,你不这么认为是因为你潜意识在压抑这种恨——但却并不对行为做预测。另一种是它预测了一切可能——神将会关照你,你未来的幸运是他的赐福,你未来的不幸是他的考验。

而可证伪的理论,其理论预测,一定具有可以被反驳的可能性,可证伪性保证了科学的进步。

如果一项理论预测包括了所有可能观察到的数据,那么它将永远不能被修正,同时我们将被禁锢在当前的思维方式中,失去进步的可能。
可证伪性原则的一个最具解放意义和最有用的启示是:在科学上,犯错并不是罪过。

可证伪性原则在生活中的应用将会使我们获得幸福的可能性大大提高,或者至少降低损害。最简单的例子,当你发现你目前的伴侣欺骗、虐待、无视你的事实证据,那么你最好离开ta寻找新的可能,而不是抱守ta一定还爱着你的信仰。

如果我们能在日常生活中使用可证伪性原则的话,我们的生活质量将会大大改善。当我们的信仰与观察到的事实相冲突时,我们最好调整信仰而不是否认事实和坚持错误的想法,这样将会少遇到一些个人和社会问题。

科学回答可解决的问题,但这个问题并不以“XX到底是什么”这样的形式存在,也就是说,科学并不追求本质主义。而是以“XX是在YY条件下满足OO标准的现象”这样的形式存在,这是一种操作主义的定义。操作性定义保障了理论的概念是明确的、可演变的、可改进的。

这使我想到了心理咨询中常常会讲到的,当你经历一些剧烈的情绪问题时,最好放弃纠缠“这种事情究竟为什么会发生在我身上”这种无法回答的问题,而是去关注“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了我的情绪问题”以及“我可以做些什么”,也就是放弃或者减少why类“本质性”问题,关注what和how类的“操作性”问题。

在科学领域里,确定某概念的意义,是在与该术语有关的现象得到一定程度的研究之后,而非之前。……进步的关键在于放弃本质主义,接受操作主义。

事实上,我觉得自己的很多困惑都来自于,试图用自己有限(或者说不充足)的知识、经验去回答一些本质主义的问题。


科学通过回答可解决的问题产生公共知识。这是科学的一个重要特性。也就是说,科学知识必然是公开的。

公开性保障了科学理论可以被自由的检验,也使得实验(实践)的证据可以互相比较。证据之间能够被比较,是理论为真的前提。这也就是为什么,使用封闭的知识、自省体验、个体经验等孤例来做为理论的支持,都会因缺乏比较而失去意义,也就是丧失效度。当然,个案研究在学科或领域探索的早期更有用,它会提供启发,提示关键因素,但在成熟的研究中,因为缺乏比较性信息,它无法排除其他可能的解释。


公开的科学知识可以被自由的检验。而检验必须通过系统实证的方法实现。实证主义是基于观察的实践,系统的实证主义方法遵循“控制”和“操纵”的逻辑,比较不同情况、控制影响的无关因素、操纵感兴趣的重点研究变量,逐一排除其他可能,检验理论的真实性。

实证主义的方法是一种调和差异的方式。如果拒绝这一方式,那么处理争论的唯一方式就是面红耳赤的争辩。
科学思维所基于的理念是比较、控制和操纵。
在下结论之前必须获得“比较信息”,这种思维倾向并非与生俱来。……再多的个人经验也不足以阻止人们产生关于物理运动的错误概念。如果我们关于物体运动的直觉(或世俗)理论都是不准确的,也很难相信我们在人类行为这类更为复杂的领域中的世俗理论会是正确的。

实证主义的处理方式,看起来可能有些反人性,然而它却恰恰反而保护了人性,因为它提供了一种客观的检验标准,免于异见双方陷入无谓的缠斗,从而最大限度地避免了权力斗争。当没有客观标准时,争论的结局,会是权力较大的一方赢呢?还是权力较小的一方赢呢?这恐怕不难想象。


一个科学结论的得出,大部分情况下,是通过很多很多实验数据的缓慢积累才实现的。

很多科学领域的进步靠的都不是某一突然的突破,而是由一系列构不成重大影响的停顿及前进之间的反复所组成的。
伪科学经常认为特定的权威和研究者才有接近真理的“特殊”机会。

科学进步是缓慢的,最终结论似乎经常有待进一步探索。这给我们的启示在于:对于不完美、不完整应持有包容态度,渐进优于跃进,很少有什么理论能够一锤定音。


千辛万苦得出的科学结论,通常情况下揭示的是一种概率关系——并非绝对的是或否。

我们似乎生活在“有时”和“或许”的世界里,但却希望与“始终”和“确定”为伴。
如果人们认为一个特例就可以让一个规律失效,他们一定认为这个规律应该在任何情况下都适用。但即使最强的趋势也会有少数特例。

个人经验的局限性不足以使我们总结出世界运转的正确解释,因此社会越复杂,我们越需要基于大规模样本分析所得出的基本趋势。也就是说,我们需要用概率思维指导行动,当决策主要依赖环境因素时,我们应该重视社会的基本趋势。而当一个决策主要依赖个人技能时,应主要考虑个体差异。总之,在这个复杂的世界,我们得接受“趋势”,拥抱“不确定性”。


许多人想要的不仅是发表见解的权利,而是无论他说什么,人们都应相信其说的话。
没有人能坐在扶手椅里抓住事实的本质,在新的实验没有进行之前,我们不会知道结果如何。


总结一下就是:

科学解决可以解决的问题。科学理论必然具有可证伪性。其理论涉及的概念遵循操作主义。科学产生公共知识。知识的公开性保证其可以被比较检验。检验通过系统的实证主义方法实现。实证方法遵循“控制”和“操纵”的逻辑。各种不同的检验方法得出的大量数据经过缓慢积累才能得出科学的结论。结论揭示的通常是一种概率关系


P.S. 突然发现今天是3.14诶,大家π day愉快~~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对伪心理学说不的更多书评

推荐对伪心理学说不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