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尔诺贝利人

鲍勃
2018-03-13 23:25:18

她是切尔诺贝利来的兔子,晚上会发光 --题记 放下这本《切尔诺贝利的悲鸣》,我望着对面汾河汩汩的流水,夕阳西下,只留下山后的一片晚霞,很美丽,却更加让我怅然若失,书中的内容依然难以忘却,沉闷,压抑。翻了几遍电子书柜却找不到下一本值得阅读的书。天色已晚,手机的显示屏亮的有点刺眼,该从二龙山顶下去了。 阿列克谢耶维奇采访了士兵,清洗人,农民,党员,官员,记者,摄影师,儿童,消防员的妻子,她把每个人讲述的故事记录下来,写成了《切尔诺贝利的悲鸣》,完整的描述了整个悲剧的细节始末。 他们自称“切尔诺贝利人”,别人也都那么叫他们,当身边周围出现一个切尔诺贝利人时,人们会对他感到很好奇,问他:“可不可怕?核电厂怎么燃烧?你看到什么?还有……你可以生小孩吗?你的妻子有没有离开你?”他们变成某种生物,“切尔诺贝利”就像一个暗号,听到的人都转头盯着他看,心想:他从那里来。 核辐射过后切尔诺贝利的森林依旧美丽,外表看上去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找不到麻雀和蜜蜂,士兵们将群众粗暴的疏散,农民们不了解实情,切尔诺贝利封锁后不少人依旧趁着夜色从森林中逃回来,就像一百年前一样,他们不寻求任何东西,只是因为切尔诺贝利

...
显示全文

她是切尔诺贝利来的兔子,晚上会发光 --题记 放下这本《切尔诺贝利的悲鸣》,我望着对面汾河汩汩的流水,夕阳西下,只留下山后的一片晚霞,很美丽,却更加让我怅然若失,书中的内容依然难以忘却,沉闷,压抑。翻了几遍电子书柜却找不到下一本值得阅读的书。天色已晚,手机的显示屏亮的有点刺眼,该从二龙山顶下去了。 阿列克谢耶维奇采访了士兵,清洗人,农民,党员,官员,记者,摄影师,儿童,消防员的妻子,她把每个人讲述的故事记录下来,写成了《切尔诺贝利的悲鸣》,完整的描述了整个悲剧的细节始末。 他们自称“切尔诺贝利人”,别人也都那么叫他们,当身边周围出现一个切尔诺贝利人时,人们会对他感到很好奇,问他:“可不可怕?核电厂怎么燃烧?你看到什么?还有……你可以生小孩吗?你的妻子有没有离开你?”他们变成某种生物,“切尔诺贝利”就像一个暗号,听到的人都转头盯着他看,心想:他从那里来。 核辐射过后切尔诺贝利的森林依旧美丽,外表看上去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找不到麻雀和蜜蜂,士兵们将群众粗暴的疏散,农民们不了解实情,切尔诺贝利封锁后不少人依旧趁着夜色从森林中逃回来,就像一百年前一样,他们不寻求任何东西,只是因为切尔诺贝利是他们的家,是他们熟悉的地方。孩子们在沙滩上玩耍,大人们依旧参加五天后的五一劳动节游行,他们知道核辐射的危害,但是市场上依旧卖辐射过的苹果,辐射过,所以很便宜,有些人故意买一些送给自己的丈母娘或老板。本地人没人买就拉到明斯克或者基辅,不能再远了,莫斯科不会收。 农民不明白,但是科学家很着急,一位女放射性学者看到孩童在沙地里玩耍,顿时变得歇斯底里。核能主任前往几座主要城市--布拉金每小时三万毫伦琴、那罗夫亚每小时两万八。人们仍在田里播种和除草,把蛋涂上色彩,准备复活节。他气炸了,他把情况报告给自己的直系上级,然而上级却说:“你把大家都吓坏了,政府表示一切正常。”但是他知道自己的数据没有错,辐射量相当于三百五十颗原子弹的威力。政府官员掩盖了一切,官员们还在宣传西方间谍和帝国主义制造的这事故。如果他们不讨好自己的长官,那么自己就失去了别墅和出国旅行的机会。他们担心的不是人民,而是自己的地位。 “人们害怕上级长官的程度,甚于害怕原子。” 也有正直的书站出来,“……然而我们却不得不这么做,我们收到中央委员和地方委员的电报,必须阻止民众发生恐慌。这是事实,恐慌是最可怕的。”他宁可接受足以致死的辐射,也要亲眼看到一切,身边的军人们不理解,不知道将会发生的连锁反应,世界是按照物理规律运行的,而不是人们的思想。他阻止不了劳动节游行。报纸、广播还有电视都在要求真相,但是谁会想听到残酷的真相呢?暴民们冲进修道院,那时候他只会变成第二个罗伯斯庇尔,他没有偷偷带走任何一个亲人离开这里,尽管身边很多官员已经这么做了。他看到明斯克政府外有人举着牌子,上面写着:“人民需要碘”,天气很热,但那个人身上穿着雨衣。 这就是场战争,当时军中流传一个笑话:“英国的机器人来到切尔诺贝利,一个小时就坏掉了;美国的机器人来到切尔诺贝利,三个小时就坏掉了;苏联士兵们来到切尔诺贝利,他们什么都不怕,因为他们有伏特加。几乎所有人都深信伏特加可以对抗核辐射,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每个工厂,每个啤酒厂都会有亚里士多德。“我们就坐在反应炉旁,你可以想象在这里大谈哲学的人有多少。”一批又一批士兵和清洗人来到切尔诺贝利反应堆,明知道后果还要去挽救。 最可怜的是妇女和儿童,书中有一个场景:我们看到一个女人在她家门口的长椅上哺乳,她就像切尔诺贝利的圣母,但她的母乳中里却含有铯元素。对某些人来说,生孩子是一种罪孽,爱人也是一种罪孽。孩子们变得沉默无言,眼神空洞,他们画着切尔诺贝利的涂鸦。树是上下颠倒的,河里的水不是红色就是黄色,他们画着画着就哭了。 其实大多数人不愿再回顾过去,从集中营或战争存活下来的人才会这样,面对作者的采访,他们只是拿出一张切尔诺贝利的医疗卡。 所有人都在寻找责任人,但是切尔诺贝利的悲剧永远也挽救不了,这些都已经成为了历史----一个罪行的历史。经历了痛苦后人才会认真观察周围的世界,切尔诺贝利事件后,人们不再说“我们”,而是说“我”。苏联解体后戈尔巴乔夫反思错误,曾说:“切尔诺贝利是转折点。”许多人都觉得这是他为经济改革和高昂军费在找借口,但是切尔诺贝利像一面镜子,这个庞大国家的腐朽不堪照射得一清二楚。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开篇和结尾两个故事--两个爱情故事。在悲剧中才能看见爱情的伟大,可惜我浅薄的语言无力讲述,只好请读者自己去阅读。 切尔诺贝利现在还是一片死城,未来几十年甚至几百年还会如此,它作为历史的一部分渐渐远去了,就像书中逃离这里的娜塔莉亚描述的: 回程途中,夕阳西下。 我说:“看看这块土地多么美丽!” 太阳照耀着森林和田野,余晖仿佛在与我们道别。 “没错,”一位会说俄语的德国人说,“是很漂亮,但是被污染了。” 他手里正握着一个辐射剂量计。这时我才知道,只有我的眼里才看的到夕阳,这里是我生活的地方。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切尔诺贝利的悲鸣的更多书评

推荐切尔诺贝利的悲鸣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