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特的一生」读书笔记

帶菜刀的詩人
2018-03-13 20:45:05
欢迎关注我的博客:http://www.libinx.com

如果你跟柳比歇夫生在同一个时代,并且在列宁格勒公园里面看到一个衣着寒碜、体态臃肿、寡言少语的老头正跑着跳过一条臭水沟追着什么东西,千万不要惊讶,他正在抓一只小虫子,他就是柳比歇夫。他创造并坚持56年之久的「时间统计」工作方法堪称伟大,不说他的成就如何,就他几十年来保持的高效工作状态,以及对待生活的那种近乎病态的认真负责任态度就让我崇拜不已。世界上竟然还有对自己的一生有如此强大的掌控力,似乎外在的任何一切都不会影响到他成为自己世界的主人。

正如书名,这是一个奇特的人,以及他奇特的一生。直到看完这本书,说实话,我竟不知道他到底是做什么的,因为他涉猎的实在是太太太广泛了,有探讨地蚤的分类、科学史、农业、遗传学、植物保护、哲学、昆虫学、动物学、进化论、无神论、学术道德、文学、数学、统计学……

可是,最让世人惊讶的却并不是他生前发表的70多部学术著作、12500页的打字稿,抑或是令人发指的宽广的知识面,而是他坚持56年之久的「时间统计法」。从1916年1月1日到他死去的那天,整整56年,一





...
显示全文
欢迎关注我的博客:http://www.libinx.com

如果你跟柳比歇夫生在同一个时代,并且在列宁格勒公园里面看到一个衣着寒碜、体态臃肿、寡言少语的老头正跑着跳过一条臭水沟追着什么东西,千万不要惊讶,他正在抓一只小虫子,他就是柳比歇夫。他创造并坚持56年之久的「时间统计」工作方法堪称伟大,不说他的成就如何,就他几十年来保持的高效工作状态,以及对待生活的那种近乎病态的认真负责任态度就让我崇拜不已。世界上竟然还有对自己的一生有如此强大的掌控力,似乎外在的任何一切都不会影响到他成为自己世界的主人。

正如书名,这是一个奇特的人,以及他奇特的一生。直到看完这本书,说实话,我竟不知道他到底是做什么的,因为他涉猎的实在是太太太广泛了,有探讨地蚤的分类、科学史、农业、遗传学、植物保护、哲学、昆虫学、动物学、进化论、无神论、学术道德、文学、数学、统计学……

可是,最让世人惊讶的却并不是他生前发表的70多部学术著作、12500页的打字稿,抑或是令人发指的宽广的知识面,而是他坚持56年之久的「时间统计法」。从1916年1月1日到他死去的那天,整整56年,一天不落把自己每天的时间开销以日记的形式记录下来,再强调一遍,是一天不落。他的日记着实谈不上有趣,甚至极其乏味。

比如1964年4月7日的日记是这样的:

分类昆虫学(画两张无名袋蛾的图)——3小时15分。鉴定袋蛾——20分(1.0)。

附加工作:给斯拉瓦写信——2小时45分(0.5)。

社会工作:植物保护小组开会——2小时25分。

休息:给伊戈瓦写信——10分;「乌里扬诺夫斯克真理报」——10分;列夫?托尔斯泰的「塞瓦斯托波尔的故事」——1小时25分。

基本工作合计——6小时20分。

 

不要妄想在这些日记里面可以挖到一些私生活的猛料,不错,几十、几百页、几千页都是这种千篇一律、枯燥无味、事务性的记载。到了月尾年终,他还会有模有样地做起报表,报表的详细程度可能让一些企业都会感到汗颜,在里面他分析任务完成情况,包括自己看了多少书、看了什么书、写了多少书、跟别人交谈多久,具体的事务完成时间都以分钟来计算,甚至每一个项目的都有花费时间可查,是每一项!!!根据他的报表,他每年的工作时间约2000多小时,也就是他每天平均有五六个小时在进行纯学术的工作,在这五六个小时内,是心无旁骛的纯思考时间,中间没有任何停顿,一年365天天天如此,是每一天!!!而且不可思议的是,他的完成任务时间误差从来都没有超过总时间的10%,称他为一个顶尖的分类专家和统计专家一点也不为过!!!

他的生命以分钟来计算,长时间的锻炼使他可以借助一种内在的注意力,感觉得到时针在表面上移动——对他来说,时间的流逝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种感觉,就是在没有闹钟的条件下可以准确地在某个时间醒来,误差不超过五分钟)。他独立于时间这一跟任何人都不讲价钱的度量单位之外,不同于我们大多数被时间kill的人,他是时间的主宰者。这是一个无聊透顶的老头,不是吗?

在其他人看来,柳比歇夫的一生并不幸福,他没有平常人随时放纵自己得来的快感,生活按部就班,丝毫不差;他的一生都在为探索成为一个什么样人而努力,他甚至经常被那些与他毫不相关的问题困惑,如「论叙拉古战役在世界史上的意义」、「文化史上的德谟克利特和柏拉图两个流派」,这真是一个可爱至极的老头!叙拉古战役到底与你何干啊?古希腊的这两个哲学家又是碍了你什么事,竟然让这位痴迷昆虫的生物学家如此心神不宁?

柳比歇夫或许自己也不明白,你难以定论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或者归于某一个学科,因为无论是哪一门学科他都能信手拈来,让你无法相信他其实是一个喜欢研究小虫子的奇怪的老头。硬要把他归类的话,我觉得他只能是一个「逐渐成为什么样」的人,因为他的一生都在不断地学习和进步,正如那未知的世界总在诱惑着他去写叙拉古战役和古希腊哲学思想。

我相信绝大多数人会认为,柳比歇夫的那机器般「时间统计」人生是无法做到的,因为你没有办法完全抛弃自己的情绪,一切都按照程序的设计运行,然后变成个没有情感的理智机器人,索然无味。甚至有的时候我会怀疑,那种自虐式的生活模式到底幸不幸福,那种幸福到底表现在什么地方呢?柳比歇夫是幸福的,他是一个虚无主义者,他不相信世界上有唯一不变的东西,他敢于质疑一切并还能够得到学术对手的尊敬;他还有着婴孩般的纯真,不会因为别人的看法而苦恼,对的,在他的任务计划里面没有「如何看待别人看法」这一项;他是始终在追求自己热爱的事物并为之付出努力,到了向自己汇报的时候可以骄傲地总结道「第一类工作完成564.5小时,原计划570小时,误差5.5小时,即1%」。相比大多数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我们,他有一个可以看得见、可以实现的确定目标(即使到他死亡的时候没有完成),他的幸福来自于可以看见的人生,这是一种多么美好的感觉啊!但是,他也是不幸的,一生对自己苛求的他在死的时候发现到还有任务没有完成,他一定会感叹:「要是再有一次生命就足够了」,那是一种多么痛心、遗憾的感觉!除了不幸,还有什么词语可以形容呢?「倒霉鬼。他自己也这么称呼自己。」

柳比歇夫并没有建树丰功伟绩,可他建树的要比功绩意义更为重大——那就是过得很好的一生。他的生活方式或许不适合每一个人,但是他所创造的工作方法和对待生活的宗教般严谨负责的态度,值得每一个「感叹时间都到哪里去了」的人终身效仿追求。

真是一个奇特的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奇特的一生的更多书评

推荐奇特的一生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