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氏物语 源氏物语 8.4分

大观园、紫夫人、花心及其他

2018-03-13 20:14:51

粗读一遍后的一点想法,言之未必成理,未必有据。

【1】

21帖起,源氏六条院新邸落成,紫、明石、花散里及六条之女冷泉后迁入。集四美于一处,加上女儿明石小姐和玉鬘,盛之极矣。有不少美人群像,一些叙事性不强而似抒情画卷一样的情节,很难不让人联想起红楼大观园。如:

新迁的第一年新春,盛况巡游一般一一过访三位夫人及末摘花、空蝉(23帖)。诸多人与物之间象征比喻:紫为春,花散里为夏,冷泉后为秋,明石为冬,春秋竞美(24帖);一夜台风前后,源氏之子夕雾借着请安机会得以窥得众女粉面倩影,紫为桦樱,玉鬘为棠棣,小姐为紫藤,风摧众芳,岂无隐喻?(28帖);四美为明石小姐着裳式亲制熏香,试香品评,秋好中宫之“黑方”,紫之“梅花”,花散里之“荷叶”,明石之“百步之方”(32帖);依着各人的面貌风姿赏赐新衣(22帖)。人与季节、花、熏香的味道、衣服的图案色泽,无不是与各个女人的品格趣味相比拟,将其描摹得更具体鲜明。

【2】

紫夫人可谓是《源氏物语》源氏部分(前四十帖)的核心女主,虽然读者不断看到源氏处处寻花问柳。紫夫人从第5帖就出现了,前此似乎都是铺垫。第一帖写藤壶,源氏的继母和永远的初恋,正因为源氏无

...
显示全文

粗读一遍后的一点想法,言之未必成理,未必有据。

【1】

21帖起,源氏六条院新邸落成,紫、明石、花散里及六条之女冷泉后迁入。集四美于一处,加上女儿明石小姐和玉鬘,盛之极矣。有不少美人群像,一些叙事性不强而似抒情画卷一样的情节,很难不让人联想起红楼大观园。如:

新迁的第一年新春,盛况巡游一般一一过访三位夫人及末摘花、空蝉(23帖)。诸多人与物之间象征比喻:紫为春,花散里为夏,冷泉后为秋,明石为冬,春秋竞美(24帖);一夜台风前后,源氏之子夕雾借着请安机会得以窥得众女粉面倩影,紫为桦樱,玉鬘为棠棣,小姐为紫藤,风摧众芳,岂无隐喻?(28帖);四美为明石小姐着裳式亲制熏香,试香品评,秋好中宫之“黑方”,紫之“梅花”,花散里之“荷叶”,明石之“百步之方”(32帖);依着各人的面貌风姿赏赐新衣(22帖)。人与季节、花、熏香的味道、衣服的图案色泽,无不是与各个女人的品格趣味相比拟,将其描摹得更具体鲜明。

【2】

紫夫人可谓是《源氏物语》源氏部分(前四十帖)的核心女主,虽然读者不断看到源氏处处寻花问柳。紫夫人从第5帖就出现了,前此似乎都是铺垫。第一帖写藤壶,源氏的继母和永远的初恋,正因为源氏无法光明正大得到她,后来才会将她的侄女,紫,寻来作为爱人。第二帖“雨夜品评”,好像一本群芳谱,点评各式各样女子的优缺,开启之后他对各个女人的经历。第三、四帖,空蝉和夕颜,两种不同类型的女人,空蝉是至始至终都坚决抵制的,夕颜是娇柔依顺的,但最终都是源氏无法挽留的,空蝉脱壳难觅,夕颜夕开朝死,仿佛早已呼应了“幻”和“云隐”。

从紫十岁起,由源氏亲手调教,直至四十三岁病逝,她的整个生命都是与源氏为伴。不过,目前印象中除了第5帖和第39帖,好像没有其他帖是专门写紫夫人的,她似乎很少成为叙事中的主角(比如像明石夫人一样),但好像又没有哪一帖不会多多少少写到她,也许,这正说明她与那些只短暂地出现在源氏生活中的女人的不同吧。源氏难辞朱雀院托孤,娶了其女三公主,34帖中,可以很细腻地看出他对紫夫人的的愧疚和情意:

34帖 若菜(上),p39

39帖紫夫人之死则是这部分的尾声,她死在秋天,仿佛春花必定秋零。“大伙儿现在才明白,原来六条院府的热闹生活,全都靠紫夫人一个人在支撑着的啊。”(34帖若菜(下),p97)40帖写她去世后的整整一年,源氏如何在思念亡人中度过,从料峭春寒起,一个时令一个时令地,在花鸟雨露中感时伤怀。这种反反复复的感怀,像是源氏告别红尘的最后仪式,到了帖末,源氏将所有过往情书一并焚毁殆尽,一切都在寿与岁共尽的岁暮中走向终结。

【3】

源氏的“花心”,以及有时无理的强制手段,可能是现代读者对源氏这个人设的最大的槽点。关于所谓“爱情”的观念,不同时代和文化背景是不同的,这大概是一个太容易和轻易的“解释”。不过个人感觉去纠结他对那么些女人有没有真心是不是真情,是不是出轨偷情甚至强奸,没有多大意义。应该可以问出别的更好的问题。

也许,与其说源氏不断去经历了那么多女人是一种猥琐的猎艳,更像是在虚无的生命逆旅中,他试图去抓住和体味的活着的好滋味,她们是他生活的那个世界必不可少的美,这些美是这世间的羁绊和留恋。

虽然不了解平安时代,但从书中知道,男女从初识到真正有肌肤之亲,中间有一大段距离。一个女子的身影都是不会让外人看见的,更别提正脸了。隔着几帐帘子纸门屏风等,由侍女来居中传话,男方甚至连女方的声音都听不到。无由识得对方的真面目,所以琴声、和歌、书信才那么重要。经常,并不是女人肉体的色相,而是琴筝的指法音律、和歌的情志优劣、书信的运笔、纸张的颜色样式和香气,包括家世血统,等等这些,引发了男对女的渴慕和追求。即便共度一夜,双方的面目都未必看得真切(黑灯瞎火啊)。末摘花算是源氏“失败”的一个例子,源氏本来对这位故常陆宫的公主非常向往,左大臣的儿子,好友头中将也觊觎之,好容易在一起了,而且过访多次了,末摘花的脸都没看真切,终于某个醒来后的下雪早晨暼眼把对方打量了个遍,真相却甚是不敢恭维。他们受到他们文化所定义的“美”的诱惑,这里面包含但不单是色相和肉欲。

男女之间的关系,当然并非风花雪月这么浪漫单纯。源氏等男子的正妻,都是家世相当、父兄政治资本好的女子,不是想娶谁就娶谁。源氏之子夕雾还因为年轻时只是六位头衔,被青梅竹马云居雁的父母甚至乳母嫌弃。浮舟因为不是常陆郡守的亲生女儿,被未婚夫抛弃,男方另娶了郡守亲女儿。也许寻觅这些女子也带有寻觅知音的感觉,希望在情人面前能不拘束、轻松随便,希望那人儿善解人意,能陪着说说话,打发掉人生的寂寞。

40帖下来,感觉得到源氏前后的一些变化。后期他主要是在扮演监护人的角色,虽然不免暧昧。六条夫人之女、夕颜之女玉鬘、朱雀院之女三公主,都是如此。

至于男方有时不顾女方意愿的强制手段,确实是看得今人咬牙切齿的,但是紫式部似乎也没有用赞赏的语气去叙述这种事吧。好奇的是,那些未经世事的深闺小姐们,她们自己对男女之情的理解是什么呢?从哪里来获得有关观念呢?从小的生活环境教会她们的,除了矜持和害羞,还有什么?有时对于女方那种过分畏缩的态度,我也会觉得有点难以理解——这样不与人接触,怎么能主动找到幸福呢?除了在男方主动下终于慢慢倾心的,以及抗拒始终的,好像就没有自己主动说我喜欢谁谁的,也许女方确实是缺乏主动的条件吧。“都是因为从小没有好好儿教养,对这类事情没有人指导的关系,所以才无端端嫌恶呢。等以后习惯了,自然也就会情窦渐开吧。”(47帖,p35)

夕颜、末摘花、明石夫人,甚至六条夫人和紫夫人,包括宇治十帖宇治八亲王的三个女儿,无一不是贵族甚至皇室血统,但似乎无一不是其中的弱者,或者是所依赖的父亲、夫君早逝,或者是官职不高、偏居地方或不与朝政,总而言之,这些女性是需要找个好人家的没落贵族。当然,她们比起真正的劳动阶层还是好过多了,可是,不能说她们独自会过得不艰难。她们缺乏扎实的监护人,除非有男人主动追求,她们的余生是个问题,即便得到了青睐,在夫君的众妻中,没有娘家靠山,全指望夫君不要太冷落。她们更需要的到底是“爱情”,还是安稳无虞的生活?还是说找个靠得住的人赖之生活下去,这才是他们的幸福?源氏、薰,不管怎样,至少是她们物质上的一个依靠。源氏对于曾经交往的女子,无论好歹,都给予照料,也许在当时人看来,这种事是难能可贵的,所以书里才反复强调的吧。

【4】

宇治十帖的密度感觉比前面40帖大(废话),或者说人物关系更紧密(薰、匂宫、大君、中君、浮舟)叙事更集中、情节性更强、故事一直在动(几乎不再有像骈赋一样铺陈的文字,比如游宴集会等现代读者会很快掠过去的描写,比如抒情大于叙事的描写(11帖花散里、17帖绘合之斗画、28帖野分))。

54帖,有的帖长达百页(若菜),有的帖短到只有2-3页。有的帖是着意沿着某条线索讲故事,有的帖是停下来铺陈、抒情。有的帖像是比较独立的旁逸故事(43帖红梅、44帖竹河)。

说《源氏物语》是写实小说,没去了解其中人物是不是都有历史原型,反正总感觉作者有时提到某个人物的语气,仿佛是那个人早就在那里了,而实际上前文里这人并没有出现,也没有铺垫。于是感觉似乎是那个人物本来有很多活动,但却没有被“上帝之眼”写出来展现在读者面前。

看的林译,但个别地方翻了翻丰译,觉得两种译本的注释可以互补,有的丰译有注,林译没有。似乎林译的日语味儿更重一些(比如所有帖名、名物的译名偏向于直用和式汉字),丰译则更中国化一点。和歌的翻译也是,林译偏直译,丰译偏意译?反正丰译的和歌比较容易一眼get到意思。有的地方读不太明白的,可以去参考下丰译。林译的语言有繁复的感觉:日语那种一点小意思也可以啰里啰嗦讲一大篇的感觉,她大概是如实翻译到了。遣词也追求典雅。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源氏物语的更多书评

推荐源氏物语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