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树的苦心和善意

Van
2018-03-13 18:12:25

可以说是夜以继日、马不停蹄、不厌其烦、津津有味的一口气看完了村上春树的新书《刺杀骑士团长》。怀有十分强烈的写点什么的冲动,我刻意不去看任何相关的书评之类的东西,不想因此被打断思路,只是想表达一下哪怕是十分带有偏见和误解的见解,不管怎么说,这是不参杂任何杂质的我眼里的《刺杀骑士团长》。 我不想用写的好与不好来评价这篇小说,也不想谈论翻译的质量,毕竟我们这个水平的读者,是没有太大资格去对这说三道四的。这也不是说我们只能被动的接受,类似选择权一类的东西还是有的,我们可以不喜欢,但是不能草率的说它好与不好。 对于我来说,还是相对喜欢这部小说的,可以说是一口气读完将近800页的书,这对于我还是头一次。小说有它吸引人的地方,就像一个神秘洞穴(并非书中小庙后面的洞穴那样)似的强烈的吸引你去不断看下去。 小说写了主人公“我”作为一个画家作画的种种经历,这其实也是村上作为一个小说家对自己创作小说的形象化比喻,也许这算不上比喻。而故事中一些奇妙元素的加入,使得它作为一篇小说显得扑朔迷离。比如知名画家雨田具彦谜一般的过往、名为《刺杀骑士团长》的被藏在鲜为人知的阁楼上的画、昏暗的阁楼里安静的猫头鹰、小庙后面的神秘洞穴、一头白发的优雅男子面色等让人觉得这当然是虚构的情节,但又很难一口否定,很难说得清现实与虚构的界限。反过来说,难道小说写的接近现实,没有妖魔鬼怪出现,完全描写现世生活,我们就能完完全全认为世上果有其事吗?难道读完《挪威的森林》,你能确信果有渡边彻、直子、绿子这些人的存在并有过一段那样的青春过往?如此说来,我更侧重于去理解作者想 要表达的东西。 关于猫头鹰:在中国,提到猫头鹰,绝对是令人不寒而栗的存在,小时候在夜晚听到猫头鹰怪笑般的叫声,不禁毛骨悚然。但是在日本,猫头鹰是吉祥和好运的象征,人们认为它可以驱除邪恶。昼伏夜出的猫头鹰深知黑夜的秘密,但他是守口如瓶的,一如雨田具彦留在阁楼的画,纵然深知所谓的“恶”,但绝不会主动向人诉说。 小说中关于小女孩的意象。书中主人公的妹妹路、秋川真理惠都是十二三岁的小女孩,他们都是单纯美好的象征。妹妹路就像她的名字一样对于”我“有重要意义,在我十五岁那年,十二岁的妹妹路去世了,那达概是“我”在十五岁年纪童真的逝去,以至于感到自己失去了路,找不到人生的方向。 小说近乎神经质般的啰啰嗦嗦,但是不能否认的可以简单认为是“我”杀死理念,然后抓住隐喻,克服了对狭小空间的恐惧心理,最终找到真理的故事。当然这并非易事,因为在通往真理的路上,有太多的诱惑,也有太多误解和偏见之类的东西会扰乱我们的思维,混淆我们的视听,稍有不慎就会把我们带到“恶”的境地。 村上仍旧执着的探讨“恶”,这一话题,或者说是探讨“恶的来源”。其实一件事,如果被冠以正当的理由,就是可以认为是可行的,而尽管这件事是“恶”的,无论从任何角度来说都是实实在在的“恶”的。但是由于有充分的理由去这样做,作恶之人是不会认识到这会是“恶”的,就是这种无意识,使得每个人,包括我们自己都会成为一个恶人。那样说来,作恶就像喝水一样是极为自然而简单的事。作者举出南京大屠杀是日本士兵被上级命令砍掉中国俘虏的头的例子,在那样一种极端军国主义的环境下,杀死中国人在日本兵眼里已经是和喝水一样的自然而然的事,那并不被看作是“恶”,但是雨田继彦却不这么认为,他深知善恶的界限,所以在之后他不堪忍受自己所作的恶而自杀,但是这却被视为怯懦的表现。而说到底,雨田继彦是有勇气的,至少他敢于正视恶,敢于承认自己所作的恶。而那些作恶而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恶的人是作者真正担心的,他们才是这个社会真真切切存在的恶。就此,作者也有所提到关于宗教,即那种教义不明、模棱两可的可以说是类似邪教的存在。人们不难想到奥姆真理教以及与此相关的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村上到底担心的还是人的精神世界被恶染指。而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始终坚守道德底线,保持清醒的头脑。不给“恶”以可乘之机。 在慌乱无助中出现的无面人和后来出现的安娜唐纳,作为“我”的引路人,不难让人想到《神曲》中带领但丁游历三界的古罗马诗人维吉尔和贝阿特丽齐。《神曲》中的主人公即但丁自己开篇即表明是在35岁(人生的中途)发生的故事。而村上小说中的主人公也即“我”当时也正值36岁,也就是说这大概是村上向但丁致敬之处。而在此,作者要讲的也是关于摒弃罪恶,追求善的故事。而十二岁即去世的妹妹路和后来的妻柚就是贝阿特丽齐一样的存在,他深深爱着自己的妹妹和妻子,就像当年但丁对贝阿特丽齐那样一片真心。而最终把他从恶的边缘拉回来的就是对于妹妹和妻子的真挚的爱,说到底,这是一部关于爱的小说,处处体现着作者对这个世界的善意和温情。

村上春树对时间对空间的思考,一如既往的带领我们进入一个奇妙的世界。与其说我们愿意相信他的时空观,不如说我们把这作为一种思维游戏来接受,并由此得到启发,想到一些听起来更匪夷所思的奇妙的关于时空的感觉。这点上有点像博尔赫斯,但当然不如博尔赫斯那般天马行空又细腻生动。

然而让我们感到遗憾的是博尔赫斯没能拿到诺奖,看样子村上也难拿到诺奖,大概是不具备所谓的“理想化倾向”。说来菲茨杰拉德倒是有那种倾向,莫如说是气质,但是他走的太早了(尴尬,貌似跑题了)。

总之,在这部小说真的很村上春树,用差不多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语言风格讲述二十一世纪的故事。爵士乐、咖啡、无意识的恶等等,一切应有的元素都有。作者探讨了太多的关于人生与人性,关于性与爱,关于善与恶。虽说易读,但绝非易懂的一本小说,希望大家能理解村上的苦心与善意,我也只能浅尝辄止到如此程度。

终于写完自己的感想,很是拙劣的理解,而且毫无头绪,毕竟人与人的理解能力或是说审美能力大相径庭,希望诸君无要要求每个人的理解能力都要像书中的“我”那样超凡。终于可以没有顾虑的去看看评论区大家的高见了。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

最后,提醒大家,也是村上君一再强调的:开车千万不要喝酒哦!

16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刺杀骑士团长的更多书评

推荐刺杀骑士团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