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本书的一些思考

2018-03-13 16:55:09
全书开始是何兆武先生写的译序,其中包括何先生对于本书及迈内克思想的看法,不否认因为先读的译序,所以多少给了自己一些先入为主的观念。这对于后期的阅读思考也有一些影响。以下是自己对于本书的思考及读后感。

一、偶然性及必然性

书中脉络的展开,集中于思考希特勒主义及第三帝国的建立与德国传统文化、尤其是歌德时代带来的古典自由主义是否有必然的联系,特别是俾斯麦时期的军国主义是否为希特勒的崛起提供了沃土。从作者的剖析来看,希特勒的上台尽管不能说完全偶然,但也不乏时代中产生的一系列巧合的集合。对于民族主义和社会主义两种思潮融合的追求,德国人民提出了多种多样的思想,同时也反映在德国的古典文化中;军国主义,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希望能够得到上述两种主义的平衡。希特勒正是利用这一点,利用德国人民在一战及《凡尔赛条约》后的屈辱心态,从德国文化中抽出了那些可称之为糟粕的东西,禁锢了人民的思想,并使人民的心态失衡并接近发狂。

从作者角度看,这是希特勒将民族主义及社会主义进行了故意地、错误地操弄,导致平衡被打破,德国社会走向极端;其实在此过程中,有多次机会可以纠正或者将他扼杀于萌芽状态,但不幸地是历史





...
显示全文
全书开始是何兆武先生写的译序,其中包括何先生对于本书及迈内克思想的看法,不否认因为先读的译序,所以多少给了自己一些先入为主的观念。这对于后期的阅读思考也有一些影响。以下是自己对于本书的思考及读后感。

一、偶然性及必然性

书中脉络的展开,集中于思考希特勒主义及第三帝国的建立与德国传统文化、尤其是歌德时代带来的古典自由主义是否有必然的联系,特别是俾斯麦时期的军国主义是否为希特勒的崛起提供了沃土。从作者的剖析来看,希特勒的上台尽管不能说完全偶然,但也不乏时代中产生的一系列巧合的集合。对于民族主义和社会主义两种思潮融合的追求,德国人民提出了多种多样的思想,同时也反映在德国的古典文化中;军国主义,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希望能够得到上述两种主义的平衡。希特勒正是利用这一点,利用德国人民在一战及《凡尔赛条约》后的屈辱心态,从德国文化中抽出了那些可称之为糟粕的东西,禁锢了人民的思想,并使人民的心态失衡并接近发狂。

从作者角度看,这是希特勒将民族主义及社会主义进行了故意地、错误地操弄,导致平衡被打破,德国社会走向极端;其实在此过程中,有多次机会可以纠正或者将他扼杀于萌芽状态,但不幸地是历史的巧合选择了希特勒。从我的角度看,历史是具有必然性的。“太阳底下无新事”,尽管科技、环境、社会文化在变化,但人性始终如一,无论对于信仰基督教的西方、还是对于信仰伊斯兰教的中东、北非或土耳其、还是信仰佛教的东南亚、或者无实际信仰的东亚,人性的考察基本大同小异。在那种宏观困顿、窘迫、与一战前大相径庭的环境下,在人们心中渴望回到过去、获得认可、减少屈辱的希翼下,即使没有希特勒,也会有其他人利用人民的这种性格弱点,去发动或者鼓动起极端的行为。所以,避免这类悲剧的发生,一方面需要制度(魏玛共和国及魏玛宪法还是没有制止希特勒的上台),但更重要的,需要人民都有以史为鉴的态度。

此外,俾斯麦时期的军国主义思想及对权力的追求,也事先在德国人民心中埋下了对于希特勒思想认可的种子。很多事情历史自有定论,一些事并不能仅仅考虑当前眼下的情况,还要考虑一些行为打破人民信仰、人民共识后造成的严重后果。这个世界需要规定的游戏规则,像联合国一样,虽然没有实质的权力,但它是由降低摩擦及流血、增加沟通效率的共识而产生。所以敬畏规则,敬畏历史,敬畏人民。“敢叫日月换新天”不是简简单单的一句口号,不是靠着愚公移山的意志可以完成,它更是一种警醒,一种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态度。


二、德国人民在其中的角色或作用

作者另一个层面的反思在于,德国人民对于阻止希特勒的上台没有尽到自己应尽的义务及责任,从而导致了浩劫的发生。希特勒巧妙地利用了德国人民希望重返强国的心理,并通过思想及各种政治手段,排除异己,控制行为。德国人民在希特勒上台前,可能更多地是认同他的思想,但当他们发现了希特勒真实的面目时,却由于各种原因,一再退让,从而万劫不复。追古溯今,要求普通民众以卵击石,实在太难太难,这需要制度的保障。如果没有制度,除非普通民众已身处水深火热中,否则很难实现合力去推翻政权,毕竟收益和成本太不成正比。但从另一方面来说,当时的浩劫也许身在其中的德国人都难辞其咎,也许这也是英国哲学家以赛亚柏林提出“消极的自由”的重要性,也是古人“穷则独善其身”的告诫来源。

三、对于德国文化的自信

在最后一章“德国的新生之路”中,作者表达了对于二战后德国发展的展望(写于1946年)及德国文化应该扮演的角色。作者提出了,从共性角度看,从基督教的教义出发,德国应该重新思考并回到基督教的实质教义中,超越种族及民族价值观,追求真正的、人道主义的良心;从个性角度看,德国文化,特指歌德时代以来德国“有良心、有价值”的文化,是民族的同时也是世界的共识,它足以支撑德国人民从战后的被托管中重新找到属于民族的自信,与希特勒时期不同的是,这种自信是被西方、被世界所认可及喜爱的,而不是反潮流的。

进一步说,如作者所言,悲剧的本质在于人身上那种神明的成分和魔鬼的成分难分难解地交织在了一起。文化也是这样。文化可以理解为精华的结合,也可以理解为充满潜规则的糟粕。怎么样去汲取其中的精华而避免糟粕带来的毁灭性的影响,不仅是德国,也是世界各国需要面临的问题。但是,若丧失了文化自信,则一个民族将丧失自己的主心骨。没有特色的民族,注定没有未来。从这个角度说,我理解并同意作者的良苦用心:不要因为战败及浩劫怀疑本国的文化,民族的也可以是世界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德国的浩劫的更多书评

推荐德国的浩劫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