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哥 我哥 6.8分

【雨枫试读】是拼图是照片却不是雕像——亦舒《我哥》读后感

神的孩子全不懂
2018-03-13 11:00:33

【雨枫试读】是拼图是照片却不是雕像——亦舒《我哥》读后感 文:无端哭湿一条路 看到师太出了新书,要写她哥倪匡(卫斯理),还是颇感兴趣的。当年我买起卫斯理的科幻来都是成套买的。他们倪家都是大手笔,出书也都是成系列的,我们书迷也不由受到感染(中蛊一般成套买买买),对倪匡大师本人倒是了解不多。既然这回是妹妹写哥哥,想必亲切地紧,赶快看看有什么“爆点”去。 并没有。师太甚至不是用一般意义上的写人散文的常用笔法侃侃道来,而是用了她写专栏的一贯口气,用若干碎片化的“惊鸿一瞥”写了她的二哥,即,她一会儿叫“老匡”、一会儿叫“卫兄”的人。 就好像,中国画特有的“散点透视”,或者西洋拼图中的碎块合成,无数个小点小碎片构成了她描述的“我哥”。近看只有局部,无法纵观全局。只有看完全书,再闭上眼,在胸中坐上自己遥控的“无人机”,拉远拉远再拉远,再将收集到的数据整合,倪匡才慢慢“显影”了,但也只是呈现了一个大概的轮廓。有了全貌,却是朦胧版,颇符合中国古人所说的“可远观却不可亵玩焉”。 无数个侧面,构成了一幅平面照片,无数细枝末节和只言片语,构成了一个大而化之的人。倪匡“显影”了,却不立体、不厚重,不像雕像,只是大写意国画或印象派的画作,有意态无形态。看不清,反而耐人寻味了。 “少年时黑白世界因这位兄长添上了许多色彩。我非常尊重他,时间过去,距离拉近之后,敬畏之心减却,地位比较平等,但是我还是情愿在报上了解他,而不企图接近他本人。人人都说明星熟络之后,也就是凡人,我不愿意与他混的烂熟,哥哥每人有,明星哥哥,不是每人有。”――《我哥》 师太还是把哥哥当明星来写的,那当然要为哥哥打上光圈,稍作修饰,以符合大众审美。——我们百姓如此低俗,又怎么能怪作者媚俗呢! 她的一枝笔,非常有分寸,什么可说什么不可说,拿捏得恰到好处。 我想,也许师太从未起意要像齐邦媛写《巨流河》那样,以一个人的身世悲欢折射一个时代,承载历史承载深情。她用了自己习惯的专栏写法,零敲碎打,每天涂抹几笔,随时记点片段,就好像现如今流行的微博写法,浅尝辄止轻描淡写,十分“吝啬”地点到为止,只写“其然”不写“其所以然”,留白多多,供人自行脑补吧。调侃与吹捧齐飞,浓墨与淡笔一色,让我们看到了一个趣致的、聪明的、敏锐的、名仕派的、慷慨的、不乏缺点却也充满了优点的倪匡,的局部。这种写法,颇有点像《世说新语》吧。轻灵的笔法,轻盈的笔触,轻描淡写的笔意,轻而易举的完成,注定这是一本轻快的书:她写得轻,我读得快。 倪家的大哥这本书里她没怎么提起,倒是在自己的小说里用无数个人物左写右画过他好多次,他的身世经历其实是非常值得留个影记的。另外私下话,我非常希望师太能写写她的儿子,那个用纪录片寻找离婚出走妈妈的蔡边村。当年师太只用自己小说中的一句对白回应——“小宝,其实我是爱你的。”如果写他们,或许师太能换一种口吻或写法?非常期待。 自然,师太笔致间的特点或优点仍在,牙尖嘴利俏皮话叠出,幽默与慧喆使讽刺与调侃有着师太独有的雅痞劲儿。文字是好看的,金句也频频出现,加上他们家人间会心的笑话记录和不乏亲情爱意的笑骂,都使这本书非常适合在茶余饭后阅读,轻、短而又有淡淡余味。 老天爷赏他们兄妹饭吃啊,都是下笔成文出口成章的人。说到特别处,那便是师太坦诚地承认自己的小说,无论是故事还是人物,有时是从哥哥那里“偷来”的,她还自白是哥哥的书迷。偷书是读书人的事儿,偷哥哥的创意灵感,只要哥哥没意见,自然也没什么不上台盘,外人无从置喙。她这么老老实实地一说反而使人感叹,造化钟神秀,老天太眷顾他们兄妹了,同一个题材,他这么写,她那么写,都还挺好看。兄妹同心,其利换金。这是没法子的事儿,说不得,外人徒有艳羡。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哥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哥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