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思琪的初恋乐园》:这里是整个世界的背面

雪深一尺
2018-03-13 10:32:54
世间所有之书,我独爱以血写成者。----拿破仑

当然,我不是。我甚至怕看到以血写成的文字。《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给我带来的是深深的困扰,其实,这个困扰很早以前就潜伏在我的生命深处:文学它到底有什么用?

房思琪或者说林奕含文学造诣极高,随便几行字就能看出她文字的灵性,那些譬喻像美丽的蝴蝶却洞穿着两性关系的真相。

在她,陀思妥耶夫斯基、普鲁斯特等文豪比自家楼下的邻居还要熟稔。也的确,毁了她年轻美丽的一生的老师确实就是她楼下的邻居。

这位老师也是字多珠玑舌灿莲花,灵活运用自己的文学素养并以此为武器在身体上诱奸了十三岁的女学生,更在精神上诱奸了她,让她陷入了万劫不复的人间地狱,更有甚者,这位老师又抛弃了她。

纯洁的她说服自己多年才接受了肮脏,却被肮脏嫌弃,本来已坠地狱,却被地狱流放。

林奕含在极端的痛苦中精神分裂,把自己分裂成房思琪、晓奇、饼干、伊纹、怡婷,前三个自己被强暴被抛弃被性虐,而伊纹被家暴,只有怡婷因为是所谓的“幸存者”,她渴望着这唯一的幸存者能够代替房思琪活下去,去到她素未谋面的新世界,她管它叫故乡。

然而,作为“幸存者”,怡婷在完全了解了房思琪的遭遇之后对整个世界绝望了,对幸福的渴望戛然而止,她精神的双胞胎疯了,她也只能碎了。

林奕含说,如果有人从这本小说中读出了文学、爱、美、希望……“你可以回去重读了”。然而,这的确是一本“文学”书。书中大段讨论对名著的看法,如果不是每句文学都渗透着血泪,大有掉书袋的嫌疑。

林奕含最后总结到:是文学辜负了她们。

她们那么爱文学,文学却以这种血淋淋的方式“诱奸”了她们。

我们的文学每句字里行间都写着三个大字:”吃女人”!

女人们被溺毙在文学的瑰丽的浩瀚海洋中,男人们却能全身而退,原因是四大名著在他们看来不外是四个字----“娇喘微微”。他们从来不被文学迷惑,他们能够洞穿文学的真相,然后,利用文学造就美丽的宫殿囚禁女人。

然而,如果女人从一开始就理智地拒绝陷入文学的迷雾,她就是永远的婴儿,更无助更无辜更容易被欺凌。当真,这是悖论。

我们在世界的这面看到“乐园”,翻到世界的另一面写着“地狱”。

文学到底有什么用?

房思琪对伊纹说,如果姐姐可以用莎士比亚擦掉自己的眼泪,那么自己也可以用莎士比亚擦掉她自己。

每当老师进入房思琪,房思琪就让自己的灵魂脱离身体,去到文学殿堂中寻找“爱”,用文学来重新定义老师的行为。

最后,当老师用在部队学到的结绳方式把她绑成螃蟹并拍照寄给自己强暴的另一个女学生威胁她。这次她也灵魂出窍了,她的灵魂惯常地来到文学殿堂,在那里寻觅有用的文字,让这些文学排列组合成“爱”,把老师的这种行为解释成爱。

但这次,她的灵魂失败了,也就再也没能回到她的身体,她疯了。

她终于成功地用莎士比亚擦掉了自己。

文学有用了九十九回,“成功”了一回。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