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简史 未来简史 8.5分

这是一个找寻的时代

杨王爺
2018-03-13 10:09:56
当晚来风急时,行走在暮色之中的你,是否会莫名感到缺失了什么,而不由惆怅?在每日因循不觉的生活中,忽而停顿,你是否会感到这不是自己想要的?当江天一色的美景出现在你的眼前,又有千言万语临到你的嘴边,可你是否又感到除去“好美啊”一句之外再无其他,从而心生颓然?
你也不知这些思绪从何而来,只感觉自己被裹挟着难以脱身。
其实,这并不是某一个人的遐思,而是这个时代的“乡愁”。因为,如今正是一个找寻的时代,我们每个人都是羁旅途中的游子。
我们所要找寻的,或者说,我们已然失却了的,是一个过去被人们名之为意义、目的、本质的事物。也许你会说:“不需要!我的生活充满了意义。”但这恰好证明了,它早在你出生之前就已经失去,你的一生将要面对的,就是这样一条找寻之路。
从前,人们会把上帝、神祇、自然法则作为意义的来源,让自己的行为合乎于古代经典的记载或神职人员的宣讲,比如,我之所以要去参加科举考试或者投身十字军东征的事业,那是因为我的行为,能够符合外部世界的种种规则。
但自从人文主义兴起以来,“意义”的王国也经历了一场史无前例的革命,我们不再向外界去追求,而是选择倾听内心的声音——即便你信奉某种信念,那也是因你的内心选择相信它——这种声音被我们称作自由意志,现在的我若想购买一件商品或签署一项声明,那即是我的内心希望这么做。
不过,在这一看似合情合理的变化中,我们没有留意到“意义”的悄然流逝。过去的我们会说:“这是神的旨意。”,所以神祇和先贤为我们的行为赋予了意义;现在的我们则说:“这是我内心的所想。”,然而再深究下去,不由疑窦丛生:我的内心真的足够智慧,能够明白事物的本质或者这么做的意义吗?
埃里希·弗洛姆叫做“微不足道感”的,尤瓦尔·赫拉利称为“存在性焦虑”的,正是这样一种状态。更何况,在近代科学这把手术刀的精准解剖之下,“内心”的概念已经越来越难让人信服:我的愤怒、欣喜、哀伤、自信,其实只是源于一连串的电化学反应,从神经元这一段到另一端罢了。
所谓意义,虽然没有遭受过大肆讨伐,却在无形之中被消解掉了。我们失去了它,可毕竟雁过留痕,我们仍能感到那个空荡荡的位置需要填充一些什么,于是便开始了找寻:有时候,我们搬出尘封已久的典籍,尝试去重建旧日的世界;有时候,我们投身到消费的大潮中,尝试用丰富的物质填满空缺;更有时候,我们熟练地重复机械的事务,并不断叮嘱自己:不要怀疑,这就是意义。
或许,这些找寻来的意义,还暂时能维持得了我们对这个世界的信念,可随着后人文主义(past-humanism)的暗流逐渐酝酿成浪潮,它们也正在土崩瓦解。比如,人工智能逐步取代人类的工作,基因工程将能制定我们的身体,交织在互联“网”上的算法把一个个人编织成一条条数据——这些从没在任何预言里出现过的变革将会把我们引向何处?我们又如何在这个“美丽新世界(brave new world)”里展开新的找寻?
谁也没有答案。
就像中世纪最富有才学的智者,也不能想象到,他们延续了千年的世界,会在不到百年之后,经历工业革命,变得面目全非;现如今的任何人,也都无法看明几十年后的世界。
但是,历史告诉我们:“世上唯一不变的,就是一切都会改变。”古往今来的人们不也从没停下过找寻的脚步吗?
“从水下生命的第一个萌芽开始,到石器时代的巨型野兽,再到人类第一次直立行走”我们就不断地找寻,这条找寻之路,即是我们的进化之路。即便在这条路上,面对越来越多的岔口和小径,我们会越来越迷惘,可所有人都知道——这条路,我们将永远走下去。
行走在暮色中的你,请找准方向走下去吧;生活在因循不觉中的你,请尝试逃离乏味的世界或学会在枯燥中找出乐趣吧;伫立在美景之中的你,请将赞叹美的冲动更多地转变为发现美的细心吧。但无论你怎么做,这都将是一段只属于你的找寻之路。在这条路上,你怀揣着时代的“乡愁”,轻轻往前迈出的一小步,就将有可能是人类的一大步。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未来简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未来简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