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名叫三毛的女子

舜华
2018-03-12 23:13:27

一 记得第一次认识三毛,是初一年级时在学校的图书馆里。那时候,大家都还只是十三,四岁的年纪,兴高采烈地去图书馆借书,对于有关爱情字眼的书籍总是乖乖又嬉笑着敬而远之,比如,如果有谁借阅了《爱的教育》,大家就会一起狂笑他。而其实,《爱的教育》的内容纯然与爱情无关。那时,我们对于爱情的界地是如此一致地保持着警惕。但令我们不解的是,那些装祯精美而又丝毫没有爱情字眼的书籍《拾荒梦》,《撒哈拉沙漠的故事》,《逃学记》却被扎扎实实地锁在最上面的玻璃柜里。我们央求老师借给我们看,老师却认真地笑着说:“这些书不适合你们看,会影响你们学习的。”于是,失望的我们只能用手指隔着玻璃窗一遍又一遍地抚摸那些书籍,仔细地观看着每本书封面上那个微笑着的女子。我想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我记住了那个美丽的女子,那个名叫三毛的女子。 再一次听见三毛和“三毛”的名字,则是在我初二转学后陈国余老师给我们上的语文课上。他说三毛是个很了不起也很幸运的女人,她的男友荷西愿意放弃一切跟随她到撒哈拉沙漠去生活,去浪迹天涯……于是,此后,我对三毛的一切更加充满了好奇,她的文字对我而言就像一个巨大的磁场,无时无刻不深深吸引着我。 终于攒够

...
显示全文

一 记得第一次认识三毛,是初一年级时在学校的图书馆里。那时候,大家都还只是十三,四岁的年纪,兴高采烈地去图书馆借书,对于有关爱情字眼的书籍总是乖乖又嬉笑着敬而远之,比如,如果有谁借阅了《爱的教育》,大家就会一起狂笑他。而其实,《爱的教育》的内容纯然与爱情无关。那时,我们对于爱情的界地是如此一致地保持着警惕。但令我们不解的是,那些装祯精美而又丝毫没有爱情字眼的书籍《拾荒梦》,《撒哈拉沙漠的故事》,《逃学记》却被扎扎实实地锁在最上面的玻璃柜里。我们央求老师借给我们看,老师却认真地笑着说:“这些书不适合你们看,会影响你们学习的。”于是,失望的我们只能用手指隔着玻璃窗一遍又一遍地抚摸那些书籍,仔细地观看着每本书封面上那个微笑着的女子。我想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我记住了那个美丽的女子,那个名叫三毛的女子。 再一次听见三毛和“三毛”的名字,则是在我初二转学后陈国余老师给我们上的语文课上。他说三毛是个很了不起也很幸运的女人,她的男友荷西愿意放弃一切跟随她到撒哈拉沙漠去生活,去浪迹天涯……于是,此后,我对三毛的一切更加充满了好奇,她的文字对我而言就像一个巨大的磁场,无时无刻不深深吸引着我。 终于攒够了足够多的零用钱,我独自跑去书店买回了那本厚厚的黄色封皮的《三毛文集》,她那真情真性的文字很快便使我读得如痴如醉。我随着她的悲而悲,因着她的喜而喜。从《不死鸟》《明日又天涯》到《西风不识相》《一个男孩子的爱情》,我一篇篇读下去,仿佛进入了一幅又一幅的画卷,它们把我带入异国的风情里,带入人生的缘聚缘散中。 时至今日,我仍记得当初的自己读《死果》时的讶异与紧张,读《梦里花落知多少》时的痛哭不已。我相信,有许多人同我一样,在读到三毛写的有关荷西之死的文章时,都无比地难过与伤心。 可以说,三毛,三毛的文章陪着我走了很远的成长之路,解减了我很多年少时的孤独。如今,我虽已成年,但在遇到很多事情之后,心却感到了更大的彷徨和孤单。此时,我才觉得环顾四周,没有什么能比三毛的文字更加慰藉我的心灵了。 也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趁着假日,我匆匆跑去图书馆借来了三毛的两本文集,它们淡紫色的封面因为多人的借阅已而非常破旧,我却因它们有如此多的读者而分外高兴。在小心翼翼地用粉色的包装纸将它们重新包好了书皮后,我便如获至宝地重新阅读起来…… 二 小时候,她非常忧郁地生活着。学业的紧张与繁重毫不留情地压迫着她,每晚睡觉前她都要做100道数学题,一天在学校带两个便当学习。对她而言,童年是漫长而又让人无法理解的。她渴望着老师的二十岁,那是一个可以涂口红,穿丝袜与高跟鞋的斑斓年纪,可以不再像童年一样呼吸着压抑的空气。她的梦想是拾荒,她认为这是最美好的职业,却遭到了老师的当场讥讽。后来,她终于上了中学,可却因为数学联考满分,便被老师怀疑作弊,那个无情的女教师硬是用墨汁在她脸上画0分来当众侮辱她。于是,她再难堪重负,开始逃学,开始一个人悄悄地躲到坟地里去看书。那是一个怎样令人心疼得女孩子啊!这一切最终导致了她的休学。她变得自闭,抑郁,老是把自己关在家里,不说话,也不开朗,她始终没有办法去面对这复杂而毫无安全感的生活。那段时光寂寞漫长却充实,她把自己彻底地交给了书籍,却也彻底与学校生活隔绝。 是顾福生老师小心翼翼地牵着她走出阴影,并为她打开了文学的窗子。一束温暖的阳光蝴蝶一样贴到她的脸上,她开始微笑,开始去上学,开始发表文章,开始谈恋爱。她在未知的生活里默默地找寻着自己的坐标。 可是,爱情的路上从来难以一帆风顺。在沉痛的打击之后,她终于提上行李,一个人固执地远赴西班牙求学。那时候她还很年轻,对未来的一切都抱以希望和好奇,也就是在那些带着朦胧的岁月里,命运之神使她认识了还在读中学的帅气的男孩——荷西。 荷西,是的。 西班牙的天空高远冷洁,而站在楼下等她的荷西却年轻而单纯。他安静地倚在一棵古树旁,任时间缓缓地流过他的眼睛,而他则坚持不懈地微笑着叫她:“echo,echo”. Echo,这成为他心中最明亮的光。她的笑容,她的随性,都深深地吸引着他。可是,他并没有等来他的echo,为着年龄的差距,她断然地拒绝了他,并以六年的约定为借口止住了他追求自己的脚步,然后又为了让他死心硬去和一个德国同学拍拖。 然而,缘分是早就注定了的,任你如何左右也折不断月老的红线一丝。爱情它既然生出根芽,就从不畏惧时空的变换,而始终守望着有情人的终成眷属。 所以,六年以后,当她带着一颗破碎的心,一个漂泊的灵魂再次来到荷西的面前,她未想到他对自己的爱依然如初见般珍视。 她问:“荷西,六年的时间过去了,你还等着我吗?” ——你还等着我吗?六年的时光,在这圈温和的光芒里你由一个英俊的少年变成了一个成熟的男子,而荷西,我又回来了,来找寻我们当初约定的美好,只是不晓得,约定是否过期? ——没有。echo,我在等你。他答。 ——我把你的照片全都放大贴在我的床头,阳光使得它们泛黄,虽然我尽量使它们避免阳光的照射。对不起,echo,我是想尽量保护好它们的。echo,我一直在等你。echo,为了结束我长久的痛苦,我要告诉你,我必须和你结婚。 ——可是,荷西,我的心,已经碎了。 ——你不要哭,echo,我们用胶水把它粘好。我来帮你。 然后,是的,他们一同用诚挚的胶水去粘她的心,他们一同奔赴到那个诺大的撒哈拉沙漠,去天涯海角里成全他们的爱情,并在婚姻的殿堂里一起品味生活的点点滴滴。 岁月从那时起变得安静乖巧。时光细腻而柔软,在撒哈拉无涯而粗糙的黄色里,他和她手拉手站在那里微笑,连同着他们那辆美丽的“白马”。 沙漠,那是一片神奇的天地,在简单而贫乏的物质条件下,包含着人类原始的单纯,愚钝,信仰和悲伤。而她,三毛,则用一颗纯爱的心去一点点的将它们记录下来。那里有哑奴的悲伤,有娃娃新娘姑卡的痛苦,有沙仑对爱的寻求,也有她和荷西简单美好的爱情。他们一起去野营,在寒冷的野外看夜空的星星;他们一起躲在山沟里,悄悄地看撒哈拉人清理肠道;他们还一起寻找木头做家具,用装棺材的木板营造出沙漠里最美的房子。忘不了,三毛考车通过的那天,荷西高兴地抱起她,迎接对面监狱里犯人的欢呼声。那时候,我觉得三毛,echo,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忘不了,他们分隔两地互写的信件,荷西为了使她早日回来不惜编造谎言。更忘不了,他们在茫茫沙漠里,三毛给荷西营造的中国餐馆,他们一起吃“雨”,吃得那么的高兴。那个时候,两个相爱的人儿是多么的幸福啊,如同风儿和沙,他们亲密地生活着,真诚地爱着彼此。 可是,真的是"怨憎会,爱别离"。上帝似乎也嫉妒起他俩的幸福,打算收走他们其中一个。六年后的某一天,三毛因事和母亲暂回台湾,留荷西一人在岛上工作。本以为会很快再见的,可荷西却因一次潜水事故而永远地离开了她。 她一下子成了他的未亡人。 那种痛苦透彻人扉。 她很快便憔悴了。这个世界上最爱她的那个人远去了。她的心中充满悲伤,她跑到他的墓碑前痛哭,她恨不得跟随他一起离去。而其实,她的魂也早已随荷西远去。 我们看到,荷西走后的三毛,总是在叙写着怀念荷西的文章。她清晰地记忆着他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并时刻牵念着。她知道,他走后,没有人会再像他那样放弃一切去爱她。就像有人问王小慧:“您先生走后,您没有想过再婚吗?”“想过,可是我再也没有遇到一个能像我先生那样忘我地爱我的人”她答。忘我。我想,这是爱情最纯最极的境界吧。也许,对于每个女人而言,只要曾拥有过忘我的爱,就已是幸福。所以,三毛和王小慧都是幸福的。 后来,事实上,三毛在失去荷西的痛苦中,也曾想要寻觅一方晴空。她曾独自去寻找西部歌王洛宾,可是发现,他们彼此终是无法理解。 她彻底懂得,对于自己而言,永恒的爱只存在于她和荷西之间。他们两人,永不分离。 三 另,回到台湾后的三毛,身体各方面都不太好。 由于沙漠卫生条件差,当时自己经济方面又不好,所以她的病情被一再耽误。而等到回台后终于可以治疗,却发现各样疾病都很严重。 是抑郁还是他因,终无从考察。某夜,在一场手术结束后,她悄悄用丝袜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我在网上看过她生前参加某个节目时的视频,她穿一袭白裙,烫发,说话语气温暖舒服,令人欢喜。我也在网上听过她给秦汉和林青霞解读《滚滚红尘》的声音,很富有吸引力。 可是如今,她到底是走了。她离开了我们,离开了台湾,也离开了那片广阔的沙漠,却永远地同她的荷西在一起了。即使这是个美好的心愿,我也始终坚信它是人间最美丽的童话。 她让年少时的我深深地迷恋着爱情,并相信爱能界于任何物质而存在。她让我坚信真正的爱是两情相悦,是心灵的相守,而不受时空的羁绊。 虽然,在无涯的生活中,我始终没有遇到我的荷西。但,我依然相信美好的爱情。 四 三毛走了,可她的文字却永远留在这个世界上。 合上三毛的文集,时间静止在这一刻,我的脑海里显出她和荷西手拉手站在沙漠上的场景。他们微笑着,看着一群孩子嬉笑着跑来跑去,那些孩子们争坐着他们的“宝马”,空气里的味道浓重发凉。 哦,沙漠,生命,爱情——永恒。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三毛典藏全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三毛典藏全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