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没有王阳明

南山翁
2018-03-12 22:30:35

历朝历代开国,多是战乱,读书人的位置和数量一来不重要,二来尴尬。宋朝,明朝,后来的满清莫不如此。但是开国之后的命题确实呈现单一性:马上得天下,安能马上治之?早期王朝面临继续一个尖锐的问题,就是士人或者叫知识分子的改造。于谦的惨死,让当时的士人都有些无所适从。跟从哪个皇帝和体系,忠贞如何判断,如何选择进退,如何保持自身在整个体系或者整个时代中的位置和姿态。令人困惑而又无所适从。

这一切在历史的长河里其实都不新鲜。如何安排自适性vs家国的抱负,一直是个强烈的命题。在一个选择性并不多的社会架构里,士人显得尤其局促。陶渊明是不好学的,要耐得住贫穷和寂寞。陋巷的颜回不好当。苏轼起码还有个被流放的位置,在他没有选择也变成一种幸运。而对于俗世还有留恋的有些选择权的人们来说,这个世界的纷扰和险恶究竟是可选的还是不可选择的,而自己心境的平静呢?王阳明的答案,在我们看来曾点的含义多一些。

明朝中期随着商业发展,士人开始脱离单纯的农业社会。面对渐渐复杂的社会关系,简单的义利之辨已经逐渐失去吸引力和说服力。于此对应,在所有形而上学的背后,需要一颗实用主义的心来做支撑。王明阳的价值就在于儒雅的说“相

...
显示全文

历朝历代开国,多是战乱,读书人的位置和数量一来不重要,二来尴尬。宋朝,明朝,后来的满清莫不如此。但是开国之后的命题确实呈现单一性:马上得天下,安能马上治之?早期王朝面临继续一个尖锐的问题,就是士人或者叫知识分子的改造。于谦的惨死,让当时的士人都有些无所适从。跟从哪个皇帝和体系,忠贞如何判断,如何选择进退,如何保持自身在整个体系或者整个时代中的位置和姿态。令人困惑而又无所适从。

这一切在历史的长河里其实都不新鲜。如何安排自适性vs家国的抱负,一直是个强烈的命题。在一个选择性并不多的社会架构里,士人显得尤其局促。陶渊明是不好学的,要耐得住贫穷和寂寞。陋巷的颜回不好当。苏轼起码还有个被流放的位置,在他没有选择也变成一种幸运。而对于俗世还有留恋的有些选择权的人们来说,这个世界的纷扰和险恶究竟是可选的还是不可选择的,而自己心境的平静呢?王阳明的答案,在我们看来曾点的含义多一些。

明朝中期随着商业发展,士人开始脱离单纯的农业社会。面对渐渐复杂的社会关系,简单的义利之辨已经逐渐失去吸引力和说服力。于此对应,在所有形而上学的背后,需要一颗实用主义的心来做支撑。王明阳的价值就在于儒雅的说“相信自己”。超人和狂者,似乎是属于尼采,也属于这个吾与点也的王阳明。这种万物一体,胸怀天下,素然自得的心境和胸襟,就是超越和傲然的钥匙。道德和真理仿佛在手,便摆脱了妾妇心态的阴暗。这种心理部分来自于戒慎戒惧的习惯,小心翼翼的行为规范虽然还在,却从“从不犯错”的道德的高度下降为行为方式的功夫。内心从此无所拘束,无惧二字成为一种突破,一个心理暗示的标杆。

传统的儒家讲究礼,讲究次序,孟子那种君为轻,甚至可以换一换的想法,难免不会被朱元璋打入冷宫。多少古人寻求的认可,在王阳明这里,不再在于朝廷的征召,而在于道的召唤。道在我手,在这种自信之后,人变得主动了。于是,心灵的饱满,带来思出其位,现代的个人意识,端倪再现。正所谓把别人的事情当自己的事情。如冯仑评价任志强:“使命大、责任大,...没事找事,把别人的事当自己的事,自己的事不当事”

王阳明的学生们,个个都可以成楷模。但是却没有挽回明代的政局,没有改变世风。人可以改变环境,还是环境局限住了人?如果没有投入到经世济民的实务中去,所有解决的个人困惑和矛盾,意义何在。是不是人生在特定的局面下面,只有安排好退路一种选择。所有背后,命题其实是儒家之弊,在于零散和权变吧

如果没有王阳明,会不会有张居正,会不会有汤显祖?会。依然会有泰州学派,依然人们会想起陈白沙。王阳明的意义在于践履,更在于综合和拔高。在于在众说纷纭的迷雾中,指名一线光。王阳明是榜样和偶像,是自己不想成为的那个高度。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王学与中晚明士人心态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