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与中国文化】详细笔记(2-5章)

hellohaoyu
2018-03-12 22:19:24

【第二章】 道统与政统之间

一至二节:中国知识分子的原始形态

此章说得是春秋战国时期,学术下移的过程。哲学史又称轴心时代。

值得写下的是,这个时代是中国思想的奠基的时代、形成的时代。当时先贤巨子们却几乎一口同声的说,这是一个礼坏乐崩、大道既隐的时代。

本节主要说得是士人阶级从贵族最下级嬗变为平民的最上级的过程,无新意。其中说百家皆来源于东周的王官学,即周代的礼乐制度,这种说法到是很有意思。另外一种说法是,现存的《三礼》成于战国乃至西汉,是那时儒生拼凑进来的、想象出来的。从著名的《礼运·大同》篇就可以看出,的确如此。但礼坏乐崩导致东周的王官学散逸,导致从学在官府变得学术下移,因此亦促进了百家的发展。

个人看法是儒、墨、道三家的确受周代王官学影响,这种影响是必然的,因为当时中国只有这么一种思想。而东周的百家,与其说是继承了东周王官学,不如说是突破了王官学。虽然儒、墨、道三家都说要回到过去。而汲取了儒墨道三家的法家和齐稷下、秦吕览,则又是对这三家的批判。思想就是在批判中呈现螺旋上升或下降。因为是哲学,“世事而事异”,不能说后世的思想就高于前世的思想。但是后世的思

...
显示全文

【第二章】 道统与政统之间

一至二节:中国知识分子的原始形态

此章说得是春秋战国时期,学术下移的过程。哲学史又称轴心时代。

值得写下的是,这个时代是中国思想的奠基的时代、形成的时代。当时先贤巨子们却几乎一口同声的说,这是一个礼坏乐崩、大道既隐的时代。

本节主要说得是士人阶级从贵族最下级嬗变为平民的最上级的过程,无新意。其中说百家皆来源于东周的王官学,即周代的礼乐制度,这种说法到是很有意思。另外一种说法是,现存的《三礼》成于战国乃至西汉,是那时儒生拼凑进来的、想象出来的。从著名的《礼运·大同》篇就可以看出,的确如此。但礼坏乐崩导致东周的王官学散逸,导致从学在官府变得学术下移,因此亦促进了百家的发展。

个人看法是儒、墨、道三家的确受周代王官学影响,这种影响是必然的,因为当时中国只有这么一种思想。而东周的百家,与其说是继承了东周王官学,不如说是突破了王官学。虽然儒、墨、道三家都说要回到过去。而汲取了儒墨道三家的法家和齐稷下、秦吕览,则又是对这三家的批判。思想就是在批判中呈现螺旋上升或下降。因为是哲学,“世事而事异”,不能说后世的思想就高于前世的思想。但是后世的思想的产生,首先是生于前世的思想,其次是背叛前世的思想。

诗书,义之府也;礼乐,德之则也;德义,利之本也——《左传》(P81)

久处卑贱之位,困苦之地,非世而恶利,自托于无为,此非士之情也。——李斯(《史记·李斯列传》)(P97)

把道家那一套犬儒嘴脸说出来了。

【第三章】

本章首先定义了“士”,列举了几种:(1)知识分子永远是批判者;(2)知识分子以道这种超越性理念为目的。并分析了东西方古代知识分子的区别:中国为狂士,而西方多俳优。都是有自觉批评政治社会勇气者。

圣王不作,诸侯放恣,处士横议。——《孟子·滕文公下》(P104)

仆之先人非有剖符丹书之功,文史星历,近乎卜祝之间,固主上所戏弄,倡优所畜,流俗之所轻也。——《报任安书》

既而作者引出,中国的知识分子与封建皇权的角力在于“道”与“势”的角力。并提出“道理”大而“权势”小。之所以士不可不对弘毅,朝闻道,夕死可矣,以帝师为职业理想,个人认同。而且比较西方的知识分子的权力来自于上帝和宗教,这种天道远,人道迩。更加进步。

以道事君,不可而止。——《论语·季氏》

人能弘道,非道弘人。——《论语·先进》

天下有道,以道殉身;天下无道,以身殉道。未闻以道殉乎人者也。——《孟子·尽心上》

帝者与师处,王者与友处,霸者与臣处,亡国与役处。——《战国策·卷二十九·燕一》

故天地间惟理与势为最尊。虽然,理又尊之尊也。庙堂之上言理,则天子不得以势相夺,即相夺焉,而理则常伸于天下万世。故势者,帝王之权也;理者,圣人之权也。帝王无圣人之理,则其权有时而屈,然则理也者,又势之所恃以为存亡者也。以莫大之权,无僭窃之禁,此儒者之所不辞而敢于任斯道之南面也。——明·吕坤《呻吟语》

再进一步,中国古代知道分子掌握道最重要方法在于“修身”。

正心诚意——朱熹

请问为国?曰闻修身,未尝闻为国也。君者仪也,民者景也,仪正而景正。君者盘也,民者水也,盘圆而水圆。君者盂也,盂方而水方。君射则臣决。楚庄王好细腰,故朝有饿人。故曰:闻修身,未尝闻为国也。——《荀子·君道》

今士之用身,不若商人之用一布之慎也……世之君子欲其义之成,而助之修其身则愠,是犹欲其墙之 成,而人助之筑则愠也。岂不悖哉!——《墨子·贵义》

心静气理,道及可止。……修心静音,道乃可得。

治心在于中,治言在于口,治事加于人,然则天下治矣。

故士穷不失义,达不离道。穷不失义,故士得己焉;达不离道,故民不失望焉.古之人,得志,泽加于民;不得志,修身见于世.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孟子·尽心上》

志意修则骄富贵,道义重则轻王公;内省而外物轻矣。——《荀子·修身》(荀老四的语录本总是那么有道理)

最后作者说了古代士人求道的异化,与伪道学的产生。

行伪险秽,而彊高言谨悫者也。——《荀子·非十二子》

其书则经,其人则纬。——全祖望论李光地(要我说这知识分子撕起逼来真缺德,用了双关和互文。纬通【伪】)

【第四章】

本章分节。

第一节:中国文化的大传统和小传统。本节,作者首先定义为大传统为雅文化(精英),反之为俗文化。既而作者指出“雅”、“俗”文化的交媾,而非孤立。之后作者介绍了“采风”、“乐府”这一礼教传统。

道之所在,每下愈况。——《庄子·知北游》

越人安越,楚人安楚,君子安雅。——《荀子·荣辱》

天之爱民甚矣,岂其使一人肆于民上,以从其淫,而弃天地之性?必不然矣。——《左传》

第二节:汉代的大传统与原始儒教。本节,作者先介绍了西方“大传统”的形态流变,即依托宗教。指出中国与之区别很大。其次提出了六家在汉代融合的趋势,以儒家为核心,揉杂道、法、阴阳,并提出孟、荀并列。既而提出儒家“经事致用”的入世人生观,及这种大文化的一贯性(传承性),而非在秦时被中断。(很同意这种观点)

我欲载之空言,不如见之于行事之深切著明也。——孔子《史记·太史公自序》

溥博如天,渊泉如渊。见而民莫不敬,言而民莫不信,行而民莫不说。是以声名洋溢乎中国,施及蛮貊。舟车所至,人力所通,天之所覆,地之所载,日月所照,霜露所队,凡有血气者,莫不尊亲。故曰配天。——《中庸》(可参考庄子的“大浸稽天而不溺”,两者对圣人的描述的不同)

之后,作者介绍儒家政治学最伟大光辉的观点:“先富后教”,“以仁安人,以义正我”的观点。

“是故明君制民之产,必使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子,乐岁终身饱,凶年免于死亡;然后驱而之善,故民之从之也轻。今也制民之产,仰不足以事父母,俯不足以畜妻子,乐岁终身苦,凶年不免于死亡;此惟救死而恐不赡,奚暇治礼义哉!王欲行之,则盍反其本矣!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亩之田,勿夺其时,八口之家,可以无饥矣;谨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义,颁白者不负戴于道路矣。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饥不寒,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孟子·梁惠王上》

礼起于何也?曰:人生而有欲;欲而不得,则不能无求;求而无度量分界,则不能不争;争则乱,乱则穷.先王恶其乱也,故制礼义以分之,以养人之欲、给人之求,使欲必不穷乎物,物必不屈于欲,两者相持而长。是礼之所起也。——《荀子·礼论》

足国之道,节用裕民而善臧其余。节用以礼,裕民以政。彼裕民故多余,裕民则民富。——《荀子·富国》

以从俗为善,以货财为宝,以养性为已至道,是民德也。——《荀子·儒效》(这句话说得是最实在的了!民德就是从俗,逐利、惜身。)

最后,作者指出不可混淆,士先养其身,民先使其富。这是自然的。如果统治者对自己先要富且贵,让别人清心寡欲,淡泊名利,岂不至伪。

《春秋》之所治,人与我也。所以治人与我者,仁与义也。以仁安人,以义正我。……众人不察,乃反以仁自裕,而以义设人,诡其处而逆其理,鲜不乱矣。……是故《春秋》为仁义法:仁之法爱人,不在爱我;义这法在正我,不在正人。——《春秋繁露·仁义法·第二十九》(这段话真是说绝了,可视为对“礼”的非常好的描述。)

君子求仁义之别,以纪人我之间,然后辨乎内外之分,而著於顺逆之处也。是故内治反理以正身,据祉以劝福。外治推恩以广施,宽制以容众。孔子谓冉子曰:“治民者,先富之而后加教。”语樊迟曰:“治身者,先难后获。”以此之谓治身之与治民,所先后者不同焉矣。《诗》曰:“饮之食之,教之诲之。”先饮食而后教诲,谓治人也。又曰:“坎坎伐辐,彼君子兮,不素餐兮。”先其事,后其食,谓治身也。——《春秋繁露·仁义法·第二十九》

第三节:“循吏”概念的变迁。本节作者首先介绍了司马迁的“循史”观。

奉法循理之吏,不伐功矜能,百姓无称,亦无过行。——《史记》

法令所以导民也,刑罚所以禁奸也。文武不备,良民惧然身修者,官未曾乱也。奉职循理,亦可以为治,何必威严哉?——《史记》

孔子曰:“导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导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老氏称:“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法令滋章,盗贼多有。”太史公曰:信哉是言也!法令者治之具,而非制治清浊之源也。——《史记》

既而提出“黄老”循吏与孔孟循吏,并进一步重申“先富后教”是汉代循吏的特点。

第四节:循吏教化与汉廷政策。首先提出循吏的两重功能——“政治”与“文化”。并具体介绍了几个汉代循吏,包括文翁、兒宽、韩延寿、黄霸。提出循吏的特点是“亦吏亦师”,并指出这其实是“政统”(权力)和“道统”(道理)的分合。

第五节:两种吏道观的对照。承上章,首先说明“道统”、“师教”的传统,指出三代是“以吏为师”。

天佑下民,作之君,作之师……——《周书·泰誓》

民生于三,事之如一。父生之,师教之,君食之。非父不生,非食不长,非教不知生之族也,故壹事之。——《国语》

之后说明东周时期因礼坏乐崩导致学术下移和“师、吏”的分野,既而论证法家的“以吏为师”与三代“以吏为师”的区别。并提出儒家的“亦吏亦师”、“先富后教”的观点并未在秦朝被破坏殆尽。

秦法重,足下为范阳令十年矣,杀人之父,孤人之子,断人之足,黥人之首,不可胜数。然而慈父孝子莫敢倳刃公之腹中者,畏秦法耳。今天下大乱,秦法不施,然则慈父孝子且倳刃公之腹中以成其名,此臣之所以吊公也。——《史记》

修身正行,不可以不慎。——《说苑》

之后再介绍西汉时的情况,酷吏(俗吏)与“教吏”的两种为政观的冲突与具体表现。

第六节:循吏与文化传播。本章,首先总结了循吏的职能:富民、教民、理讼。并以此三点具体介绍了几位汉代(尤其是)东汉循吏的功业。

第七节:循吏与条教。本章主要讲述循吏与皇权之间的冲突。首先提出汉代地方三权合一(经济、执法、军事),权力极大,故中央忌惮怀疑由生,最终甚至导致东汉的党锢。其次,引出题眼“条教”,即中央与地方的立法权之争,指出循吏多自行设条教,并介绍了条教的语意上的区别。最后重点介绍了这些条教对于汉代政治起的作用,和与中央的冲突。

总结:此章荡开一笔,介绍了循吏政治对后世的影响,并再次总结了东西方政治文化的差别,及西方为什么没有循吏政治。

【第五章】

本章标题即开宗明义,记述东汉政权与士族大姓的关系。

第一节:引言。述刘秀的士人身份。

第二节:士人数量的激增。述武帝后,私教盈门,儒学大盛。

第三节:士族的形成探源。述西汉地方权贵嬗变的过程。第一阶段:西汉初中央主要和封建旧宗族(豪族、大族)相刃相磨,而士贱而或无族,或被族轻侮,举了祖父偃的例子。二阶段:至武帝尊儒,豪族和刘氏皇族相侵,多任用儒生、下吏、野人执珪佩玉。三阶段:因尊儒,大族士族化,学六经以求干禄。本节注意的史据是,作者述旧宗族“归依”儒家后,并没有表现儒家修齐治平,以天下为已任的风骨。而是耻恶衣恶食的斗筲之人。

居官而置富者为雄杰,处奸而利者为壮士。兄劝其弟,父勉其子,俗之败坏,乃至于是。——《汉书·邓禹传》

第四节:述王莽称帝与士族大姓的关系。观点为:其成也士族,毁也士族。论证为:王葬的复古改革侵害了士族、豪族的利益,导致他们的反扑。这种改革包括废除奴隶制和整理大族私田的吞并。指出当时的土地兼并严重,百姓苛征尤烈。士族上侵皇权,下蚕百姓,大量自由民成为依附民。新代汉立,是士人拥戴之;汉复其位,是士人蔽弃之。

本节为三段,首先开宗述莽代汉与士族的关系。次为,西汉时中央与地方豪族、大族(后为士族)的冲突,尤其在武帝后日强。后为结论。

第五节:本节详述了反王莽军的成份。述反王莽军组成三部分:士族(分豪族、士族两类,前者为六国旧贵族的积累,也有转服膺于儒家的)、流民、刘姓宗族。内容详,枯燥,略读。用此归纳法来证王莽覆灭与士族对抗有强正相关性。这里作者采用一组批判的史料来构建一个史实。豪族向士族的演化,服膺于儒家,事实上并没有真正的学习到儒家的修齐治平的人生观。而是和汉家“阴法阳儒”一样,士族不过“沐猴而冠”、“羊质虎皮”的产物。即在儒家思想逐渐成为族门阀的圭臬与道统之后,孔子其实扮演一个“匏瓜”甚至是“刍狗”的角色。要注意和第五章“循吏”的史评对照看。

(事实上这也埋下魏晋时期对这种伪道学的反作用力,而黄老魏晋之风大兴。)

第六节:两汉之际士族大姓的举宗出征。观点为:东汉是建立在大族支持这个基础上的。

第七节:介绍两汉间大族的军事力量。

第八节:亲族之休戚相关。如标题。之后不写,作者述一个史实:东汉政权的建立实以士族大姓为其社会基础。

(这章说得是东汉是士族的中兴期,第一,无恒产的游士变成有家族的士族——其中是从豪族、贵族转化成族;第二,士族在与皇权斗争中,试图恢复东周诸侯的荣光。故东汉称为“门阀时代”。

权力是腐蚀剂,什么东西一侵淫在富贵之中就会异化。作者把重点放在两汉之交上,但观有汉一代。因为门阀政治权力的膨胀,其弊端越来越明显,最终演变“举孝廉,父别居”,而后士人集团毁灭于党锢之祸和一场农民起义。而三国时期的英雄们,曹刘孙都不是士族门阀,终身和士族斗争。

但士族毕竟回光返照了一把,结果被南下的蛮族荡涤,但至唐末,中国的门阀士族才彻底消亡。)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士与中国文化的更多书评

推荐士与中国文化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