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奔

非十得
2018-03-12 看过

夜奔 水浒第二回中,有一位八十万禁军教头,他惹恼了高俅,可他安排缜密,带了老母夜奔去了延安府,自此全身而退。 还有一位八十万禁军教头,他也犯了高俅,可他接受刺配沧州的命运,休妻离家,一路坎坷,若不是受了朋友相助,早已命丧路途。他被说作是愚,可我不认为如此。每每读到他,总会生起一种悲凉感,不可断绝。 他是林冲。他的一生以风雪山神庙大致可分为两个阶段,而前一段,用“夜奔”两字便可概括。 说林冲,便必须从鲁智深说起。那一天,有一颗垂杨柳横死非命,泼皮们赞叹叩拜,可鲁智深并不欢喜。水浒中,每位煞星,都是孤独的,鲁智深也不例外,从拳打镇关西始,五台山、桃花村、瓦罐寺,推诿到最后在菜园给一群泼皮们表演武技,这是一种无人理解的孤独,而真正对他有意义的,便是那个豹头环眼、燕颌虎须的官人,在墙角下的一声喝彩。正是林冲的一句话,将他从这庸碌的生活中所救出。 林冲的第一次出场,结义鲁为兄的场景吸引了我,这是何样一个人,当时还为八十万禁军教头的他何以拜一个菜园碌为的僧人为兄?何样正直豪气真性情的人才能做出。之后两人关系若何,都不是简单以林冲、鲁达的性格好坏能说清的。 记得以前的语文课上,老师将买宝刀、入白虎堂的林冲与张飞的粗心莽撞相比,可我不觉如此,林冲是个纯粹的人,愿意相信别人的话。买刀时,他有疑虑,连提两问“此刀何处得来?”“你祖上何人?”卖刀人快露破绽便慌称家中沦落至此不愿再提,林冲便体恤不再追问,若换作张飞他人,必追问到底。与两个承局入白虎堂也是如此,林冲心中一直相信,这个世界是公平正义的,若这叫愚?我不赞成。 还有一处也能看出林冲的此等性格,在买刀之前,高衙内欲在一小巷人家中玷污林妻,林寻得娘子后只问一句“不曾被这厮玷污了?”得一答“不曾”,便深信不疑。这让我想起苦等薛平贵十八年的王宝钏,回来后薛平贵所做第一件事竟是试探宝钏的贞洁。两相比较,便可知林冲之可贵。 说到林妻,让我不能忘的还有林冲刺配前为求不影响妻子的休书 “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为因身犯重罪,断配沧州,去后存亡不保。有妻张氏年少,情愿立此休书,任从改嫁,永无争执。委是自行情愿,即非相逼。恐后无凭,立此文约为照。” 封建之下,如愿为女性谋自由者,林冲可算一。 其实在林冲的性格之中,最大的两个特点是善与忍。从鲁达手下救出超、霸二人、在荆州其曾救的王小二,更是从文中短短一句“那满营内囚徒,亦得林冲救济。”无不表达林冲之善。 说到忍,从忍受高衙内的阴谋,超、霸二人的虐待,忍受柴进手下洪教头的无礼,到忍受差拔、管带的唯利是图。 林冲不是不气,不是不恼,他只是在等待一种公平,等来的却是在庙门听到要置他于死地的毒计。他便再也不能受了,举手一枪,用尖刀宛出心肝,割下头来。 “凛凛严凝雾气昏,空中祥瑞降纷纷。须臾四野难分路,顷刻千山不见痕。银世界,玉乾坤,望中隐隐接昆仑。若还下到三更后,仿佛填平玉帝门。” 林冲一路夜奔,来到了一个老屋,此时他不再待人友善,他要喝酒,便赶走了庄客,只有他一人,在寒夜中饮酒,何其寂,他却是快活,饮完此酒,在雪被中一觉,醒后,林冲便不再是林冲。 读水浒至此,心中无限悲戚。林冲没有流一滴泪,中国的感情是压抑的,他不会通过眼泪情绪表达,可它却一点都不轻弱。 闭上眼,一个豹头环眼,燕颌虎须,意气风发在墙角下喝彩的人影浮现,他是八十万禁军教头,遽然之间,受了脊杖,面颊挨刺,戴上枷钉,发配沧州。草料场火盆中的火星发出必必剥剥的声响,北风、瑞雪,一个背着花枪,挑着葫芦打酒的孤寂背影在心中挥之不去。这人有太多的顾虑牵绊,他渴望公平正义。霎时间,白茫茫的世界里。火光冲天,满目是沽沽流淌的鲜血,他只顾奔走,一心要逃,不曾停下。 “啊!看前边已是梁山,待俺趱上前去!” 梁山已到,可他的夜奔还没有结束。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水浒传(全二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水浒传(全二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