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现共产主义之后呢?

May
2018-03-12 19:03:01

最近这几个月以来,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复杂到我都讲不清楚问题是什么,接下来尽量尝试。那就是,社会让我们形成现在的道德准则和追求幸福之间的关系。我们之所以认为杀人是犯法的,伤害他人是罪恶的,同时喜欢两个人是不道德的,都是这个社会教我们这么认为的,是国家统治者利用社会群体的文化来达到统治的目的。那么说真的,如果从达到最终的“幸福”这样的角度来看,这样的方法未必最有效。

《美丽新世界》里讲述的新文明就是突破了种种限制后的人人都幸福的社会。且不说人为随机地将人类分为三六九等这件事是否道德,其结果是让所有等级的人都幸福。这一点上看,这个文明难道没有价值吗?有的,且价值巨大。那么到这里就又要说一个问题:高级幸福和低级幸福,有好坏优劣之分吗?在我们现在的社会里也存在这个问题:看着媳妇儿生了儿子传宗接代的幸福,和终于实验成功合成了一种新的化学元素,哪一种更高尚?在马场赌赢了一匹黑马的喜悦,和股市上独具慧眼的投资策略最后大赚一笔的成就感,哪一种更强烈?终于完成业绩拿了奖金的开心,和深山中顿悟佛语的通透,哪一种更伟大?如果所谓幸福与快乐,并没有比较的价值,甚至无法比较,那么是不是没有区别?你所评价的幸福快乐,和当事人的价值尺度并不相关。你觉得合成新的化学元素会对全世界的未来产生巨大的变化,而某个小家庭的传宗接代无足轻重;可那个老妇人才不管世界如何,只要儿媳妇生儿子就万事太平,她的世界里这就是顶重要的事,这才让她一生无憾,你又怎么说?

那么在新世界里,所有人的性格、能力、天赋在出瓶之前就设定好了,其快乐幸福的衡量标准也一并设定,新世界满足其一切需求,这个人将永恒地幸福下去,这样不好吗?我没法否定,我们旧世界认为的“被奴役”、“没有基本的人权

”又有什么重要?当事人这一生都特别幸福啊!甚至每当情绪出现波动,来一克嗦麻,犯罪率几乎为零。这样的世界不好吗?简直再好不过了。那时候所谓“自由”、“民主”、“科学”都成为最最危险的东西。只有那么极少数人的自我意识比较强,才会产生这般痛苦的想法吧……

若是这样的话,那么文明的发展真是让人大吃一惊啊。新的“文明”,是“不文明”的价值标准下“最最不文明”的结果。世界还真是天道轮回,物极必反啊。真想活到科技能支撑新文明的那一天,见证这个世界的改变。

做完摘抄,回过头来又想,“人人自由地发展”这样设定下的“美丽新世界”不可行,那真正的共产主义到底是怎样的?物质极大丰富之后,人们的精神呢?当不再需要比较的时候,人们那多余的精力会消耗在哪里?经济急速发展之后,人类的未来究竟会走向哪里?今天起一定不能再熬夜了,要争取活到那一最近这几个月以来,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复杂到我都讲不清楚问题是什么,接下来尽量尝试。那就是,社会让我们形成现在的道德准则和追求幸福之间的关系。我们之所以认为杀人是犯法的,伤害他人是罪恶的,同时喜欢两个人是不道德的,都是这个社会教我们这么认为的,是国家统治者利用社会群体的文化来达到统治的目的。那么说真的,如果从达到最终的“幸福”这样的角度来看,这样的方法未必最有效。

《美丽新世界》里讲述的新文明就是突破了种种限制后的人人都幸福的社会。且不说人为随机地将人类分为三六九等这件事是否道德,其结果是让所有等级的人都幸福。这一点上看,这个文明难道没有价值吗?有的,且价值巨大。那么到这里就又要说一个问题:高级幸福和低级幸福,有好坏优劣之分吗?在我们现在的社会里也存在这个问题:看着媳妇儿生了儿子传宗接代的幸福,和终于实验成功合成了一种新的化学元素,哪一种更高尚?在马场赌赢了一匹黑马的喜悦,和股市上独具慧眼的投资策略最后大赚一笔的成就感,哪一种更强烈?终于完成业绩拿了奖金的开心,和深山中顿悟佛语的通透,哪一种更伟大?如果所谓幸福与快乐,并没有比较的价值,甚至无法比较,那么是不是没有区别?你所评价的幸福快乐,和当事人的价值尺度并不相关。你觉得合成新的化学元素会对全世界的未来产生巨大的变化,而某个小家庭的传宗接代无足轻重;可那个老妇人才不管世界如何,只要儿媳妇生儿子就万事太平,她的世界里这就是顶重要的事,这才让她一生无憾,你又怎么说?

那么在新世界里,所有人的性格、能力、天赋在出瓶之前就设定好了,其快乐幸福的衡量标准也一并设定,新世界满足其一切需求,这个人将永恒地幸福下去,这样不好吗?我没法否定,我们旧世界认为的“被奴役”、“没有基本的人权”又有什么重要?当事人这一生都特别幸福啊!甚至每当情绪出现波动,来一克嗦麻,犯罪率几乎为零。这样的世界不好吗?简直再好不过了。那时候所谓“自由”、“民主”、“科学”都成为最最危险的东西。只有那么极少数人的自我意识比较强,才会产生这般痛苦的想法吧……

若是这样的话,那么文明的发展真是让人大吃一惊啊。新的“文明”,是“不文明”的价值标准下“最最不文明”的结果。世界还真是天道轮回,物极必反啊。真想活到科技能支撑新文明的那一天,见证这个世界的改变。

做完摘抄,回过头来又想,“人人自由而全面地发展”这样设定下的“美丽新世界”不可行,那真正的共产主义到底是怎样的?物质极大丰富之后,人们的精神呢?当不再需要比较的时候,人们那多余的精力会消耗在哪里?经济急速发展之后,人类的未来究竟会走向哪里?今天起一定不能再熬夜了,要争取活到那一天……

|摘抄|

永恒在我们的眼角唇边。(吃了嗦麻之后,思绪飘到外太空获得极度的快乐。但嗦麻会缩短人的真正寿命,可其带来的效果却是人仿佛自己活到了永恒。嗦麻的作用和毒品类似,在新世界是合法且鼓励提倡的,甚至作为工作的酬劳交易。)

朋友的一个主要职能就是忍受(用更柔和的,象征的方式)我们想施加在我们敌人身上的惩罚。(读来和现在社会很相像啊……)

“因为我们的世界和奥赛罗的世界不一样。没有钢铁就造不了车,没有不稳定的社会就制造不了悲剧。现在的社会很稳定。人们很快乐;他们可以得到他们想要的,他们得不到的他们也不会去想;他们很富有,很安全;他们不会生病,也不惧怕死亡;他们幸运地对激情和年迈一无所知;他们没有父亲和母亲的牵绊;他们没有妻子、孩子或情人叫他们在意;他们的条件设置让他们的行为举止完全符合规矩。要是出了任何问题,还有唆麻,就是那些你以自由的名义扔出窗外的东西,野蛮人先生。自由!”

你不得不在幸福和人们称之为高雅艺术的东西之间做出选择。我们选择了幸福,用感官电影和芳香乐器代替了高雅艺术。

与对痛苦的过度补偿相比,真实的幸福当然看起来很卑劣。当然稳定看起来也没有不稳定那样壮观。心满意足从来没有反抗所具有的外表迷人,也没有抵挡诱惑或怀疑打败来得栩栩如生。幸福从来不豪华。

“因为我们不希望自己的喉咙被割断。我们相信快乐和安定。一个(全是)阿尔法的社会必然会不安定而且可悲。想想看,一个全是阿尔法的工厂——就是说,充满了各行其是的个人,有着良好的遗传和制约,以致能够(有限度地)自由选择和承担责任。想想看!那简直是荒唐,一个作为阿尔法出瓶、作为阿尔法条件设置的人,去做埃普西隆半白痴的工作,他会发疯的。他会发疯,或者把事情搞得一团糟。阿尔法们可以完全社会化——可是仅限于叫他们做阿尔法工作的情况之下。只有一个埃普西隆才会做埃普西隆的牺牲,理由很充分:对于他来说做那些工作并不是牺牲,那些工作是他们最不在乎的。他们的设置就让他们沿着轨道走。他们情不自禁,他们是命中注定。即使出了瓶,他们仍然是在瓶子里——一个无形的瓶子,将他们像婴儿和胚胎一样固定起来。当然,我们每个人,都是在瓶子里度过了一生。可是如果我们碰巧是阿尔法,我们的瓶子相对来说便大一些。我们若被局限到一个比较窄小的空间里,就会痛苦不堪。你不能把高级代用香槟倒进低级的瓶子里。”

“最合适的人口分配,是像冰山那样——九分之八在水平线之下,九分之一在上面。”

“他们或许会要求缩短工作时间。我们当然可以缩短他们的工作时间,在技术上来说,把所有下层阶级的工作时间缩短到一天三四个小时是易如反掌的。可是他们会因此而更快乐吗?不,他们不会的。这个实验也做过,远在一个半世纪多之前,冰岛全境都定为一天四小时。结果怎样呢?扰攘不安,索麻的消耗大量增加,就是这样。这三个半小时的额外闲暇非但不是快乐之源,人们还会觉得在这段时间里非得要度过个索麻假期不可。发明局里塞满了节省劳力程序的计划,有好几千。而我们为什么不执行呢?为了劳工们的好处。给他们太多的休闲时间纯粹是残忍的折磨。农业亦是如此。如果我们想要的话,我们可以合成每一种食物。可是我们不要,我们宁可保持三分之一的农业人口,为了他们自己的好处——因为由土地取得食物比由工厂来得久一些。何况还要顾及我们的安定。我们不要变化,每一个变化都会危及安定,这便是为什么我们如此谨慎地应用新发明的另一个原因。纯粹科学上的每一个新的发现都具有潜在的颠覆性,甚至是科学本身有时也要被当作是可能的敌人。是的,甚至是科学。”

普遍的幸福能保证稳定的轮子不停运转,真理和美却不能。

“亲爱的孩子," 穆斯塔法·孟德说:“你得知道,高贵和英勇的事物对我们的文明没有意义。这些东西都意味着政策的低效。我们的社会井然有序、组织严密,没有人有机会成为高贵之人或英雄。只有社会动荡不稳,才能产生这种机会。高贵和英勇的品质什么时候能显现作用?战火绵延时、人心分裂时、抵抗诱惑时、保护所爱之人并为之奋斗时。但是现在没有任何战争;最需要防范遏止的是对某人太过依恋。没有观念分歧和人心分裂;每个人都被设置为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没有任何诱惑需要抵抗,因为要做的事情总是很愉快,又可以肆意放纵原始的冲动。就算不幸发生让人不悦的事情,还能依靠唆麻无忧无虑地度个假,忘记现实的烦恼。唆麻还能平息怒火,化解敌对与争执,增加耐心和忍耐力。过去,人们需要付出极大努力,经过数年的精神训练才能达到这点,而现在,吞下两三片半克唆麻足矣。任何人都可以轻易变得高尚。一瓶唆麻能装下至少一半分量的美德。可以说,唆麻就是没有眼泪的基督教。”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美丽新世界的更多书评

推荐美丽新世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