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囊 皮囊 7.6分

皮囊

陈心
2018-03-12 18:48:06
我已经很久没有给人推荐书了。
     一开始的时候,我很是兴冲冲的每个月都要推荐上两三本书,写出那上面的书摘,列出那出版社和作者的信息;后面,我只是在读了有共鸣的时候才洋洋洒洒写上些感悟,而因了太多的感情因素,那已经失去了客观的#推荐#本质。索性,后面我就不荐书了。想到的时候就写些,想不到的时候就空着。
    原因其实很简单。
    你所共鸣的地方,别人其实未必有所共情之处。
    就像于大宝推荐给我这本书的时候,我照例是先去查有关于这部书的评论。查到的结果是:朋友和我说,这本书看不下去,太沉重了;书评上最热门的一个说这本书适合晚上读,拷问心灵,直击灵魂。为了方便说明,后者还举了张嘉佳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他说,两本书都适合晚上读,张的读完可助梦,而蔡的只有深夜读,才能叩问内心的深处,看见真实的自己。
    我吓到了。
    我想了想,还是把这本书放下了。
    一方面,我那个时候没有很多的时间来读书,虽然我知道这其实更像是,不,或许就是一个借






...
显示全文
我已经很久没有给人推荐书了。
     一开始的时候,我很是兴冲冲的每个月都要推荐上两三本书,写出那上面的书摘,列出那出版社和作者的信息;后面,我只是在读了有共鸣的时候才洋洋洒洒写上些感悟,而因了太多的感情因素,那已经失去了客观的#推荐#本质。索性,后面我就不荐书了。想到的时候就写些,想不到的时候就空着。
    原因其实很简单。
    你所共鸣的地方,别人其实未必有所共情之处。
    就像于大宝推荐给我这本书的时候,我照例是先去查有关于这部书的评论。查到的结果是:朋友和我说,这本书看不下去,太沉重了;书评上最热门的一个说这本书适合晚上读,拷问心灵,直击灵魂。为了方便说明,后者还举了张嘉佳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他说,两本书都适合晚上读,张的读完可助梦,而蔡的只有深夜读,才能叩问内心的深处,看见真实的自己。
    我吓到了。
    我想了想,还是把这本书放下了。
    一方面,我那个时候没有很多的时间来读书,虽然我知道这其实更像是,不,或许就是一个借口;更重要的是,那段时间我心态很不好,我不敢看这种拷问心灵的书,我怕拷问着、拷问着,我会看到更不好的自己,我会更不好,更不能够平定好自己的内心世界。
    于是,我就那么放着;任由一个未知的期限来临,然后我再将它启封。
    然后,那个日子来临了。
    忘记是哪天,我记得大概是个晌午,我还是没忍住翻开了它。翻开前,我内心还忐忑不安,并写下了下面的启封录:
    这本书是于大宝同志推给我的。她说这本书言辞和文风让她想起了我。我有些恐慌,我害怕她把我想的太好。所以我一直拖了这么久才开始读这本书。我希望我能在农历新年真正来临前,找到她期待并且和我说的那种状态。不争不抢,静谧安好,能够自己支配时间,选择未来,拥抱梦想。
    那确实是我当时的状态,是我内心的全纪实。
    我怕,我怕的要命。
    我找不到根,找不到方向。而我怕我读完它后,我因为被拷问太多次,而再次迷惘。
    但我还是读了。
    而现在读完这本书的时候,我忽然发现,我错了。
    同一本书,不同的人看,会有不同的想法,也会有不同的心情。
    与他人而言,这本书太过沉重,太过犀利,太过血淋淋。而于我,这本书,却是一碗温暖的羊肉汤,一个悠远的家乡记忆。
    我忘记了。自己总是做着不要把自我的想法强加到别人身上;却忘记了,也要学会不要把别人的想法和思考妄扣到自己的头上。
    读完那最后一页的时候。
    我正蹲在地上的小太阳旁边烤火。中午的阳光大剌剌的透过窗子撒到地面上。暖莹莹,又清冽冽。
    来了上海第三年,第三年的冬天,依旧是这么冷,冷到让我恍惚中觉得回到了北方的故乡。
    其实蛮有趣的体验的。南方的黑狗达跑去了北方的帝都,然后心心念念南方的家;北方的我来到南方的魔都,开始日夜思念北方的故土。这样看上去反向的空间,却在一本书里有了同样的际遇和共鸣。
     我懂他为什么最喜欢阿太,就像我常怀念我的外婆;我懂他母亲与父亲的爱情,就像我常和友人提及他们的趣事;我懂他与天才文展与两个阿小与厚朴之间复杂又纯粹的情感,就像我每次回家或者因为某件事情想到那些儿时亲密无比而现在却越发疏远的玩伴时,常常湿了眼眶一样。
     我懂他,我都懂。我懂那想要逃离却又迫切依赖的心;我懂那不明说却沉甸甸的感情。
     我中午和大宝说。可能我也是来自小镇吧。
     尽管一个北方,一个南方;
    一个汉子,一个姑娘;
    甚至连那注释里的年月都是相像—1982与1992;
    相隔十年。
    却奇妙的共通体验。
    我想,这大概便是皮囊吧。
    毕竟那皮囊只是一个外壳,而内核的相通,便够了。

    很久以前我也写了并且现在也试图写一系列的文,我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觉得,以后多少回看的时候,还能感受到当时的记忆和内心的波澜。
    我现在忽然有了一些答案。
    因为我想看见他们,我想看见自己,我想看见这世界。

    谢谢你
    黑狗达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皮囊的更多书评

推荐皮囊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