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热分子 狂热分子 9.0分

“他们不会被说服,只能被煽动。”

温难呐
2018-03-12 17:30:35
对于群众运动稍微有些了解的人们一定对上个世纪的几次大型群众运动都不陌生。

群众运动有成功,也有失败,他们的领导者有的足智多谋,有的却不过是借势而起的草莽之辈,无论是以胜利告终的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还是最终覆灭在正义之下的纳粹运动,这其中必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值得如今的我们借鉴和学习。

《狂热分子》的作者——埃里克-霍弗的一生堪称传奇:他七岁失明,十五岁复明,靠着自身的聪慧成为了加州伯克利大学政治科学的高级研究员,即便如此,他却依旧热爱码头搬运工作,他的许多思想,也都是在码头工作时获得启发,因此他也被称为“码头哲学家”。

而正是长期与底层人民的接触,才让他发现了这样一个规律:积极投身群众运动的往往都是一些失败者,也就是霍弗所说的“失意者”。这些失意者们渴望逃离失败的自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融入集体生活,而群众运动的领导者们则借此特点,用尽各种方式来使参与者产生深刻的罪恶感,以达到运动的成功和个人野心的满足。

埃里克-霍弗纵观古今中外的各场声势浩大的群众运动,客观又冷静为我们详细介绍了群众运动的由来及其特点,以及一个良好的群众运动究竟应该具备什么样的条件。



一.“失意者更加乐于看到世界的天翻地覆。”

我们都有一种倾向,那就是将自身的失败全都归罪于外在世界的不公。而当失意者们遭受挫折时,不满的情绪会在这些失意者心中不断膨胀。
倘若在这样的情绪中再加上一些权力感,即盲目的认为自己有无敌的力量,那么这群失意而自恋的人就会无所顾忌的投入创造一个新世界。
那些在群众运动中表现杰出的领袖人物,在运动未来得及爆发之前,或多或少的都处在失意的境地——“希特勒搞过建筑和绘画,戈培尔写过戏剧,席拉赫写过诗”他们大部分都是失败者。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也经常会发现这样一个现象:成功的,或者说生活幸福的人,他们对于世界的态度通常是善意的,而那些埋怨世界不公的人,却往往是在生活中失意感强烈的人。


二.“群众运动可以满足参与者自我否定的热望。”

对于失意者来说,群众运动是一种替代品,替代原本的糟糕的自我,或者替代原本生活里的一些糟糕的元素,以从中获取信心,自豪,希望,价值感,以及不可避免的虚荣心。
而群众运动最强的吸引力,则是它可以成为个人希望的替代品,当失意者察觉自己现在的生活一片虚空之时,他们会近乎疯狂的追随那些承诺给他们“未来有希望的”人,个人的自我在这些失意者们看来早已不值得其为之活下去,他们会转而攀附另外一种事物,并且情愿以死为代价向自己或别人证明: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我们在现实生活中偶尔会发现有一类人总是表现的十分自私,而他们往往还有另外的一个特质:那就是狂热。
一个人越自私,他就越容易产生失意感,为了避免这种失意感,他们会成为最为狂热的捍卫者,然而这种捍卫并不是为了捍卫他所信奉的神圣事业,他们只是为了借助这样一场运动来转移自己的失意感。

三.“狂热者不会被说服,他们只能被煽动。”

一个狂热者永远感受不到安全感,直到他将自己交付给一桩神圣伟业,也许狂热者并不信仰这份伟业,但是他必须要有所依附,以便在获得安全感的同时不必面对那个失意的自我。正因如此,虽然宗教狂热者看似与狂热的无神论者势不两立,但事实上他们归根结底都是同一类人。
正因为这种狂热的特质,一个群众运动接近尾声之时,那些狂热者们会全心全意的投身另一个足够凶猛的运动,哪怕这个运动与他前一个运动的信仰截然相反。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常常会发现那些倒戈者往往都是在最为坚定的那一类人的原因。
所以当我们在日常生活中遇见一个“狂热者”时,最好的做法是远离他,或者认同他的观点,要知道,他们是永远不可能被说服的那一类人。



 除了以上三点,霍弗在书中对于失意者的分析也十分慎密,也许全世界的失意者都可以在他的书中找到自己的影子。
而在分析群众运动的先导者,完成者和终结者时,霍弗的分析同样非常独到。
作为一本研究群众运动的社会心理学教材,《狂热分子》担得起“群众运动圣经”这一称号。无论我们是否可能经历群众运动,这本《狂热分子》都能带给我们许许多多的启迪。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狂热分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狂热分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