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生物消失的后果

喜读奇书奈健忘
2018-03-12 17:29:24
近几年来的秋冬,我每年必发一次同样的病:先是喉咙痛、流鼻涕,接着发烧,烧得全身疲软,不能动弹,然后接着咳嗽,支气管炎明显。于是,毛病一发,马上上医院,挂水三天,咳嗽可以基本止住。

    前年的夏天,又喉痛、流鼻涕,但省略了发烧,开始咳嗽。于是赶到医院,要求挂抗生素。谁知医院医风大变,坚决不肯挂抗生素盐水,除非住院。于是住院,住院医生仍不肯挂,说没有炎症,不能用抗生素。后来用了几片药,竟也止住了咳。心里明白:这是对抗滥用抗生素措施的开始了。

    滥用抗生素的直接后果,是耐药性细菌的出现,这种细菌让抗生素变得无效。美国医学院院士、纽约大学教授马丁·布莱泽非常形象地描述了这个过程:“比如说吧,在一个含有100万个肺炎链球菌的群体中,有1个细菌产生了可以耐受阿莫西林的基因突变。当然,它纯粹是偶然出现的。当其余999999个对阿莫西林敏感的细菌被消灭之后,这一个仅存的细菌繁衍生息,很快就填满了它的生存环境。它成了新生代的鼻祖。”对抗生素敏感的细菌死了,而这个耐存性细菌则繁衍壮大。有一点是清楚的,不是所有细菌都会被某种药物杀死,细菌一定会有极小的概率经过突变



...
显示全文
近几年来的秋冬,我每年必发一次同样的病:先是喉咙痛、流鼻涕,接着发烧,烧得全身疲软,不能动弹,然后接着咳嗽,支气管炎明显。于是,毛病一发,马上上医院,挂水三天,咳嗽可以基本止住。

    前年的夏天,又喉痛、流鼻涕,但省略了发烧,开始咳嗽。于是赶到医院,要求挂抗生素。谁知医院医风大变,坚决不肯挂抗生素盐水,除非住院。于是住院,住院医生仍不肯挂,说没有炎症,不能用抗生素。后来用了几片药,竟也止住了咳。心里明白:这是对抗滥用抗生素措施的开始了。

    滥用抗生素的直接后果,是耐药性细菌的出现,这种细菌让抗生素变得无效。美国医学院院士、纽约大学教授马丁·布莱泽非常形象地描述了这个过程:“比如说吧,在一个含有100万个肺炎链球菌的群体中,有1个细菌产生了可以耐受阿莫西林的基因突变。当然,它纯粹是偶然出现的。当其余999999个对阿莫西林敏感的细菌被消灭之后,这一个仅存的细菌繁衍生息,很快就填满了它的生存环境。它成了新生代的鼻祖。”对抗生素敏感的细菌死了,而这个耐存性细菌则繁衍壮大。有一点是清楚的,不是所有细菌都会被某种药物杀死,细菌一定会有极小的概率经过突变可以耐受此药物。经过一个漫长的时期,这种细菌发展壮大,那种药物就必然失效了。这个道理,其实哪用得着医学专家来说?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抗生素与细菌的关系就是这样。人类不停地制造新的抗生素,而细菌不停地产生耐药。到某一天,人类对细菌也许真的会无药可用。不仅如此,哪怕是我们平常人也知道,现在人的毛病是越得越多,越得越怪了。儿童肥胖已经越来越显眼,对各种食物(包括坚果)过敏而引起的哮喘越来越多,Ⅰ型糖尿病的比例在发达国家里每20年就翻一番,1943年第一次有医生描述自闭症时它还非常罕见,今天则大约有1%的儿童有自闭症或泛自闭症……人类肯定出了什么问题。

    但是究竟是什么问题呢?人类生活中的可变因素实在是太多了,很难说出一个确切的科学理由。不过,马丁·布莱泽已经有了一个天才的猜想。他认为,人身体上的数以万亿计的细菌可能是关键。它们可能提供着强大的免疫力。而随着抗生素的使用,这些微生物有相当一部分被杀死,在现代化环境中的人们就有了许许多多的怪病。

    2008年,一架军用飞机在委内瑞拉的奥里诺科丛林中发现了一个小不点村落。原住民从没见过部落外的人。可以肯定,他们没有使用过任何抗生素。医务工作者从几十名村民的口腔和胳膊上取了样品,并取得了粪样。经过与科罗拉多州的100多名美国年轻人的样本对比,发现美国人身上只有少数几种门类的微生物,而土著人身上则有100多种微生物。

    为什么微生物在今天的人们身上逐渐消失了呢?除了抗生素的使用,在马丁·布莱泽看来,婴儿的生产也是一个关键。还是让我们看一下他的讲述吧,那是只有优秀医学工作者才有的优美笔触:

    “生育期女性的阴道里充满了乳酸杆菌,正是它们使得阴道腔呈酸性。这种环境提供了一个坚固的屏障,可以抵御那些对酸性敏感的细菌。乳酸杆菌同样演化出了有效的分子武器,可以抑制甚至消灭其他细菌。”

    “无论分娩快慢,胎儿一出生马上就接触到阴道里的乳酸杆菌……一旦出生,婴儿就本能地寻找母亲的乳头开始吮吸。于是婴儿嘴上的大量乳酸杆菌就混着第一口母乳进入了体内。没有比这更完美的互动了——乳酸杆菌和其他产乳酸菌可以分解乳糖——母乳里的主要糖分,并提供能量。婴儿的第一口食物是母亲的初乳,与之后的普通母乳不同,它富含抗体,可以保护婴儿。这一系列恰到好处的组合,涉及了阴道、婴儿、口腔、乳头、母乳,一切都是为了保证新生儿肠道内的第一批微生物可以帮助胎儿消化母乳。这些微生物同样可以合成它们自己的抗生素,从而抑制其他竞争性的或者更危险的微生物在新生儿的肠道寄居。母亲阴道内的乳酸杆菌在怀孕期间大量繁殖,并成为进入婴儿无菌肠道的第一批住户,它们为随后到来的微生物种群奠定了基础。婴儿现在具备了必需的条件,可以离开母体独立生活了。”

    今天普遍采用的剖腹产,可能真的大大改变了儿童的微生物生态系统。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消失的微生物的更多书评

推荐消失的微生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