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人之舟 词人之舟 8.3分

词心的真

困打个盹儿
2018-03-12 17:07:25

词人之舟,封面清新的令人回到古代山河之中。在词的世界里,入世不深,感情愈真,词愈纯粹。作者提及了“玉炉香,红蜡泪'”的温庭筠;“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的李煜;“杨柳岸晓风残月”的柳永;“夕阳西下几时回”的晏殊;“云破月来花弄影”的张先;“歌尽桃花扇底风”的晏几道;“也无风雨也无晴”的苏轼;“宝帘闲挂小银钩”的秦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李清照;““一叶飘然烟雨中”的陆游;“灯火阑珊处”的辛弃疾;“夜深花正寒”的朱淑真;“芭蕉叶上听秋声”的吴藻;看罢让人意犹未尽,不禁想作者如此般提及各处词人,以增长些许鉴赏词之能力。

在所提及词人中,我原本以为我最不识的便是秦观、吴藻及朱淑真。可看完秦观通篇,却想起原来那脍炙人口的《鹊桥仙》便是出自他手。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何等乐观豁达的爱情态度,不同于那些感伤,而是极力描写那相逢的雀跃,表达一种不抱怨相逢的短暂,寄希望于未来的长久。这是何等长远目光。

提及这首,大家可能就想起来秦观这位词人了。但通过此书

...
显示全文

词人之舟,封面清新的令人回到古代山河之中。在词的世界里,入世不深,感情愈真,词愈纯粹。作者提及了“玉炉香,红蜡泪'”的温庭筠;“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的李煜;“杨柳岸晓风残月”的柳永;“夕阳西下几时回”的晏殊;“云破月来花弄影”的张先;“歌尽桃花扇底风”的晏几道;“也无风雨也无晴”的苏轼;“宝帘闲挂小银钩”的秦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李清照;““一叶飘然烟雨中”的陆游;“灯火阑珊处”的辛弃疾;“夜深花正寒”的朱淑真;“芭蕉叶上听秋声”的吴藻;看罢让人意犹未尽,不禁想作者如此般提及各处词人,以增长些许鉴赏词之能力。

在所提及词人中,我原本以为我最不识的便是秦观、吴藻及朱淑真。可看完秦观通篇,却想起原来那脍炙人口的《鹊桥仙》便是出自他手。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何等乐观豁达的爱情态度,不同于那些感伤,而是极力描写那相逢的雀跃,表达一种不抱怨相逢的短暂,寄希望于未来的长久。这是何等长远目光。

提及这首,大家可能就想起来秦观这位词人了。但通过此书,我却又了解了他的另一首《满庭芳》:

山抹微云,天黏衰草,画角声断谯门。暂停征棹,聊共引离尊。多少蓬莱旧事,空回首烟霭纷纷。斜阳外,寒鸦数点,流水绕孤村。

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漫赢得青楼薄幸名存。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

这首词妙在那个“抹”字上。何为抹?即用一个颜色,掩去原来之色。这抹字,正如古代女子的“涂脂抹粉”,又如“浓妆淡抹总相宜”。用抹字,代表山遮掩了微云,虽是写景,却仿若眼前出现了一幅画。正所谓诗中有画,画中有诗。随后的“画角”点明时间是古代傍晚,“暂停”、“聊”等写出了依依不舍兼无可奈何之情。“斜阳外,寒鸦数点,流水绕孤村。”也同感于马致远的“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渐渐分析至下阕结尾,那“高城望断”,便是轻轻收笔,轻轻点破那惜别伤怀的主旨。

喜欢少游的那份缠绵婉转的情义。

读完此书,才方知词与诗的一些不同,两者虽一脉相承,却风格有异。因诗可以直抒胸臆,词则愈含蓄愈好,诗可尽量用典,词则少用典。望自己在日后的时间,多花时间去深深品味词里所隐藏的真感情及那含蓄蕴藉。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词人之舟的更多书评

推荐词人之舟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