蟹的农场与人的美丽新世界

極宮の犬軍団菌
2018-03-12 16:49:09

某种意义上来说,出生的时代非常重要,譬如我们的主人公之一,方蟹们进化并成为河口一霸的领路人、指明灯、榜样和精神导师,“天不生太阳,万古长如夜”的解昊同志,如果早出生半个多世纪,在消费技术恐怖和生物恐慌还未能成为时尚的年代,肯定成不了一位精神领袖,也不会在群众全面失控膨胀的时候掌控不了局面,成为间接导致族群盛极而衰的,呃,罪蟹。更大的可能是,虽然纪龙德河口的水下世界和比基尼海滩相比,发展晚了几百年,无法以大富豪蟹老板为蟹生目标,但利用娱乐至死的人类,成为“世界罕见的方蟹圆舞曲”、“straight rock”等等或“上流社会”宠儿或“愤怒青年”代言乐蟹,却是非常有希望的,甚至可能会被写入各国中小学教材,成为励志传奇。

很可惜,没有如果。所以我们的小方蟹们在实力增强,而又无法获得面包蟹、龙虾等“统治阶级“承认的情况下,想要实现阶层的跃迁,没有其他办法,只有像中世纪农民一样通过起义来实现快速晋升。

在《方蟹起源》里,古老的智慧种群,世外高人给解昊同志讲述了一段历史:原始生物生活的年代,大家生活在一片快活的混乱中,除了食便是色。然后,蟹仲尼粗线了,“堕落”、“道德败坏”,用拉马克用进废退假说辩述“如果不能确立起一套等级体系,那所有生物将被迫永远停留在目前的进化阶段”。蟹仲尼痛心疾首,大声疾呼,“食物链、等级制度势在必行”,并让大家相信这是共赢政策。然后,他成功了,并精明地让方蟹种群成为食物链之外的神之存在,直到种群被进化所抛弃,成为食物链的底层,以及,濒危物种。

很不幸的,数亿年后的方蟹后代们一朝觉醒,发现自己可以摆脱身体的局限,于是,矫枉过正,在经过一番内部斗争和肃清后,火箭加速般进化出了庞大的,可以钳夹大龙虾、脚踏面包蟹的体型,并疯狂繁殖到横扫水域一切生物,应言了龙虾们一开始就担心的“它们一旦学会转向,就会开始大量繁殖,并且吃光所有食物!那时候还有什么东西能剩给我们?”

食物链与等级体系越是森严,上升通道越是狭窄,爆发后的毁灭性越大,新的、更先进包容的社会体系建立起来的可能性越小,而爆发时战争的残酷性也越大。安于现状的顽固直行派(称为X派)与统治者面包蟹龙虾相勾结,用“神圣传统”笼络蟹心,利用人类的捕捞工具迫害、消灭敌对方,结果统治者们不惜损坏人类铺设的石油管道来污染河口,仅仅因为无论什么派的方蟹都扛不住石油;而激进的转向造反派(称为O派)居然无师自通拿破仑的奖章大法,“渔网是我们伟大事业的第一位牺牲者。我提议把这个岩洞命名为‘渔网’,以表达对他的纪念。”对逃跑时没逃得掉的同志“回头我们用她的名字来命名海滩的某个角落!快跟上!”,当然也同样利用人类的捕捞工具来对付敌方。

反正因为失误导致的牺牲不能挽回,就纪念一下烈士吧

与“水下农庄”相辅相成的,自然是独裁体制中的宣传。X派的总司令老螃蟹祭出了传统的“非理性宣传”大法,凭借冲动发出命令式的宣传,避免逻辑论断,靠不停重复“直行与荣誉”、“传统与正义”等口号,“为了让我们偏离正道,他们不择手段”的污蔑、“直线道路,直线道路”的原始洗脑,来动员和蛊惑蟹众。非常希特勒式的煽动精髓:民众的行为并不取决于知识或理性,而是取决于情感和无意识冲动。正是这些本能冲动和情感,是他们形成肯定或否定态度的真正根源。在煽动时,老螃蟹会伴之以更暴烈的肢体动作,他狂吼、尖叫,他的眼珠会更加鼓出来,他的嘴巴大大张开,他的钳子高高举起,让听众们被感染,陷入难以抑制的激情的狂放状态之中。同时,在有条件的情况下,他会选择让掉落的摄影机光线在岩壁上投影出他巨大的剪影,或是黑暗中站在面包蟹高高的肩膀上——简直一个活生生的水底老川普。而令人惊奇的是,无论老螃蟹还是老川普,尽管用的是一个人回想起来会觉得荒唐的行为,他们还真有不少粉丝拥趸。

感染力之癫

O派的宣传伎俩也未见有多高明。除了“每个牺牲者都能得到以自己名字命名海滩上一个洞穴的机会”的奖励外,基本就是仇恨教育和“打倒大龙虾,取代面包蟹”的愿景。所以,在鱼贩的货架上,几只被捕捞到的O派忙着狂揍被放在一起的面包蟹,“你得为同类的行为付出代价!”“去死吧,败类!”即便在被人买回去的路上,面包蟹用钳子把袋子撕破,让小方蟹们逃走,它们也只说:“面包蟹,与你们种群所犯下的罪恶相比,这只是最微不足道的赎罪。但是我们会记住你的。”而O派的小伙子们在遇到同类的姑娘们,想要显示下自己的魅力,想到的也是,“把胸挺起来,有点儿像面包蟹平时摆的样子。她们是抵挡不了我们的魅力的!”

阿Q发财以后?

因此,在刚取得全面胜利,将龙虾和面包蟹们都关进人类放下的捕笼时,造神运动和狂热的复仇席卷也就毫不奇怪。作为新造的神明,谢昊同志开始用《我有一个梦想》发表演说,“我曾梦想有一天,所有螃蟹的孩子们都能携钳并进。”然而这些长期困惑、受挫、焦虑的乌合之众们并不想自由平等博爱,“审判!审判后,我们要把他们吃掉!”

可以想象,这样的蟹众会带来什么样的伟大前景,比如下图

很熟悉的社达论调,不是吗

比起老式的、破产过数次的动物农场,沉浸在美丽新世界的纪德龙河口周围的人们,唔,似乎还比不上应声虫牡蛎和愤怒的小螃蟹们。“愚蠢的牡蛎们”在扩散消息时可算得上保真音箱,但庸众们么,请欣赏他们的表演。

唔唔,比牡蛎具有想象力

嗯嗯,你们和方蟹的不同之处是比较熟悉了对吧

当然,商业和新闻宣传中夸张、诱人、恐吓、劝导等等洗脑手法和商业竞争中三分钟一个热点的营销策略功不可没。与老式的独裁宣传结合起来使用,效果更加明显。

灾难片看多了吧小弟弟

“噱头而已”“电影不这样拍,就卖不出去”

当初拍摄成普通纪录片时得到过深刻教训

当然,民众对于长远的利害得失漠不关心,在抗议铺设海底石油运输管道的“彩虹战士号”因为名字发音相似而被一位因为妻子出轨而愤怒的船长撞沉后,盛怒的环保主义者们不能允许其它环保话题。当然双方都有自己的算盘。环保者们正好用事故来争取公共舆论,而拍摄方蟹纪录片的摄影师自然是为了拉到资金。

在“绿色和平”集会上播放《普通直行蟹》纪录片,被呵欠连天的群众质疑并驱赶

当然,如果问题来了,民众的论点永远都是棒棒的, “我告诉你们这都是政府的过错,如果你们不相信我的话,我会吃掉你们的。” “政府不给尽快解决到我满意为止,我可是要行使人民的权力的。”

民主社会里的商业宣传、政府统治术和民众关注点,以及三方权力制衡得非常诡异。

“政府损害了我的神圣利益!要求解决!立刻马上!”

关于极端环保主义,想起一篇印象深刻的文章。极端动保们游行示威,要求取消动物实验。

——“那么,新药品的临床前药理实验如何进行?”

——“不是有电脑吗,你们总能用电脑解决这些问题的。”

而在多方压力之下,为了尽快解决问题,消灭过多进化了的河霸方蟹们,市长大力支持制作并宣传“非常美味”的“纪龙德河蟹”罐头,注意,在没有进行食品安全实验的前提下。所以,本书结尾给大家留了个悬念——

当然,除却这些严肃的政治议题,本书也有很多有趣的小细节。

所以,“绿色和平组织”的秘书长,中高端人士,不说“谢谢”,说什么咧

“啊啊啊,辣眼睛的暴露狂,令蟹作呕”

放荡的行为,保守的体位?

而矢量画的风格和大面积无勾线的色块简约、完美,相当贴合传统反乌托邦文学的理想、有序、逻辑的特征,多线叙事手法老道,丝毫不乱,仿佛蜘蛛织网,理性至上。期待能够引进更多如此套书般各方面都异常出色的漫画杰作。

5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蟹之进行曲1的更多书评

推荐蟹之进行曲1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