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的活法

呼延云
2018-03-12 15:39:17
每天早晨牵着女儿的手,送她上幼儿园的路上,我总会教她背诗,这绝非我对当前应试教育中的返古加以逢迎,而纯粹出自一种文人的自觉,做中国人,不背他几百首脍炙人口的诗句,算什么中国人?当然这仅仅是我个人的一种执念,就像西川先生在《唐诗的读法》一书中所写的,今人以为的唐诗不过是入一种进士道而已,与真实的生活唐朝中的人们的真实的生活,差距更在刘郎蓬山之上。
喜欢读唐诗,却从来不喜欢读赏析唐诗的书,这大概源于我少年时代读文学名著时的经验,本来可以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偏偏被人一说,竟知道九百九十九个都是错的,而我也在错误之列,搁谁谁都不痛快。读诗也是,比如我一下雨就喜欢站在窗口背诵“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并没有什么意思,就是背诵起来应景得舒服,这时倘若老婆大人怀疑我是在思念谁,而且每次背诵时都是思念不同的人,自然很扫兴了。
所以《唐诗的读法》这本书,我一开始没有读,但有一天晚上闲极翻开一页,竟大有好感,只用两个小时就读完了,书不厚,却很有分量,5万余字,旁征博引且别有生发,无一句空话废话,最令我喜欢的是那种平等和闲逸的感觉,温一壶酒也读得,沏一杯茶也读得,有些段落是酒香,有些段落又可见茶

...
显示全文
每天早晨牵着女儿的手,送她上幼儿园的路上,我总会教她背诗,这绝非我对当前应试教育中的返古加以逢迎,而纯粹出自一种文人的自觉,做中国人,不背他几百首脍炙人口的诗句,算什么中国人?当然这仅仅是我个人的一种执念,就像西川先生在《唐诗的读法》一书中所写的,今人以为的唐诗不过是入一种进士道而已,与真实的生活唐朝中的人们的真实的生活,差距更在刘郎蓬山之上。
喜欢读唐诗,却从来不喜欢读赏析唐诗的书,这大概源于我少年时代读文学名著时的经验,本来可以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偏偏被人一说,竟知道九百九十九个都是错的,而我也在错误之列,搁谁谁都不痛快。读诗也是,比如我一下雨就喜欢站在窗口背诵“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并没有什么意思,就是背诵起来应景得舒服,这时倘若老婆大人怀疑我是在思念谁,而且每次背诵时都是思念不同的人,自然很扫兴了。
所以《唐诗的读法》这本书,我一开始没有读,但有一天晚上闲极翻开一页,竟大有好感,只用两个小时就读完了,书不厚,却很有分量,5万余字,旁征博引且别有生发,无一句空话废话,最令我喜欢的是那种平等和闲逸的感觉,温一壶酒也读得,沏一杯茶也读得,有些段落是酒香,有些段落又可见茶氛,从头至尾没有拿腔拿调,就是一个博学多才的老朋友在跟你聊他读诗的感受,不端着,不拿腔拿调,不强迫你听,更不预设任何标准,逢花当看妓,遇草坐为茵,我若自潦倒,看汝争翱翔。看到半截,你可能懂了,颔首不已,也可能悟了,击节称赏,亦可能不懂也不悟,起身走开,笔者却还是讲他的,不以君喜不以君悲,这种书读来最是舒服,诗歌可以负气,谈诗却要有气度,一如当厨的油烟和出厨的氤氲,终究一码是一码。
不过更令我喜欢的,是书中的观点,这些观点并不另类,不追求剞劂冷峭,只是真实,比如说王维的窝囊,说杜牧的明亮,说李白的自吹自擂,说白居易写诗并无吸引老妪为粉丝的兴趣,都极其精到且老道,而对寒山和王梵志的着墨之重,而是以往的文学史所罕见的,老北京太平歌词写“他人骑马我骑驴,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竟有如此渊远的渊源,唐诗中长期被选择性遗忘的篇章一旦拾得,竟也露出《寒山拾得图》中诡异而迷人的笑容。
当然,还有我最爱的诗人李商隐,能够感觉出西川先生亦很爱他,用了很多侦探小说的手法来剖析他,比如以“忆”字而作为诗歌中双重时间的证据,再比如根据他作诗的口吻与吟诵的目标,说他恐怕是日常没有说话的对象,这更像是现代行为科学的一种分析,由此得出李商隐是个结巴或患有社交障碍的结论也未可知……李商隐平生最擅写的是“不可说”,而今人却总以为他写的是“说不得”,西川先生一语中的:当代人对他的写作是“真就没招儿”了,令人捧腹!
《唐诗的读法》是一本值得一读再读的书,通篇没有什么主线,诗歌,诗人,时代,流派,随处起笔都可洋洋洒洒,当然有一条隐晦的线,却是没有点明却又不言自明的,那就是讲到了唐诗在历史的演变中曾经怎样被美图秀秀并影响了我们的生活与审美,所以说是“唐诗的活法”,也很得宜。近来热播的电视剧《风筝》,看到倒数第二集的结尾,当无数历史人物遁去,一个青年站在山顶高喊“君问归期未有期”时,很少被影视剧感动的我,居然号啕大哭了一场,你问我为什么哭,我说不出,这正是唐诗的妙处。
3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唐诗的读法的更多书评

推荐唐诗的读法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