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 活着 9.3分

《活着》:黑夜来临之前

南风惊蛰
2018-03-12 14:04:14

“少年去游荡,中年想掘藏,老年做和尚。

我知道黄昏正转瞬而逝,黑夜从天而降了。我看到广阔的土地袒露着结实的胸膛,那是召唤的姿态,就像女人召唤着她们的儿女,土地召唤着黑夜来临。”

余华向读者真实地展示了新中国前后七十余年中下层人民的生活,原来那些饥寒交迫,那些滚滚硝烟,那些压迫剥削,那些无力回天的无奈,都是真的。我心中对那个时期仅存的一点美好幻想全部被撕开一道血淋淋的口子,身后有一只手按着我的头颅,扒开我的眼睛,强迫我看清楚这世间本来的面目,再不忍心也要面不改色地看完,极其痛苦。作家为何要对读者如此残忍。

福贵的一生便是新中国的牺牲品。父母双亲,儿子,女儿,妻子,女婿甚至外孙一个接一个地离开了自己,他亲手为所有的人送了葬,最后却怕自己无人收尸。我始终无法想象,福贵经历的是怎样的悲恸。在小说的尾声,那些鲜活的生命以极快的速度相继离开,福贵也极快地衰老。在我读来他的残年理应接着前半段壮烈的基调继续苟延残喘,然而最后却是如此云淡风轻。有阳光有黄牛,有倾听他故事的人,看起来淡然平和,而这便也是最残酷的所在。孑然一身,笑里满是无奈。

余华在他的中文版自序中提到,几乎所有的优

...
显示全文

“少年去游荡,中年想掘藏,老年做和尚。

我知道黄昏正转瞬而逝,黑夜从天而降了。我看到广阔的土地袒露着结实的胸膛,那是召唤的姿态,就像女人召唤着她们的儿女,土地召唤着黑夜来临。”

余华向读者真实地展示了新中国前后七十余年中下层人民的生活,原来那些饥寒交迫,那些滚滚硝烟,那些压迫剥削,那些无力回天的无奈,都是真的。我心中对那个时期仅存的一点美好幻想全部被撕开一道血淋淋的口子,身后有一只手按着我的头颅,扒开我的眼睛,强迫我看清楚这世间本来的面目,再不忍心也要面不改色地看完,极其痛苦。作家为何要对读者如此残忍。

福贵的一生便是新中国的牺牲品。父母双亲,儿子,女儿,妻子,女婿甚至外孙一个接一个地离开了自己,他亲手为所有的人送了葬,最后却怕自己无人收尸。我始终无法想象,福贵经历的是怎样的悲恸。在小说的尾声,那些鲜活的生命以极快的速度相继离开,福贵也极快地衰老。在我读来他的残年理应接着前半段壮烈的基调继续苟延残喘,然而最后却是如此云淡风轻。有阳光有黄牛,有倾听他故事的人,看起来淡然平和,而这便也是最残酷的所在。孑然一身,笑里满是无奈。

余华在他的中文版自序中提到,几乎所有的优秀作家都处于自我与现实的紧张关系中,而我读完这本书才真正体会到他不得不做一个愤怒和冷漠的作者背后的身不由己。因为要表达与之朝夕相相互的现实,而蜂拥而来的真实几乎都在诉说着丑恶与阴险,似乎美好的事物都远在天边,正像一位诗人所说的:人类无法忍受太多的真实。

然而余华认为,作者的任务不仅是揭露现实的黑暗,更要把高尚带给读者。这就是为什么他要让福贵在所有亲人都离他而去的时候,依然安然地接受生活。于是这是生活,是活着,与“幸存”最大的不同。幸存是以旁观者的角度对一个人一生的评价,而“活着”是他自己在承受了六十余年的苦难之后对人生的感悟。福贵自己的讲述不需要别人的看法,只需要他自己的感受,所以他讲述的是生活。人是为了活着本身而活着,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活着。

两个小时的时间,没有喘息,我就这样走过了福贵的一生。

这是一个人和他的命运之间的友情,这是最为感人的友情,因为他们互相感激,同时也互相仇恨;她们谁也无法抛弃对方,同时谁也没有理由抱怨对方。他们活着时一起走在尘土飞扬的道路上,死去时又一起化作雨水和泥土。

余华曾说过:《活着》里的福贵让我相信,生活是属于每个人自己的感受,不属于任何别人的看法。我想,这可能是二十多年写作给予我的酬谢。

那么谢谢余华,让我看到了来自高尚的馈赠。黑夜降临与否,我们都只能活着。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活着的更多书评

推荐活着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