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哲学 自然哲学 7.9分

译者闲话

Gavagaigai
2018-03-12 13:52:24

这不是一篇译者导言,只对作者思想有兴趣的读者完全可以略去不看。但下文所论及的一些译事中的疑难或许会涉及本书中一些难解的名词和体例问题,尤其适合熟习外语并对译本有较高要求的读者驻足一观。

学术译著的带给读者的是一种独特的阅读体验,西方思想体系与汉语的嫁接绝非易事,而这一挑战究竟是汉语语言的灾难抑或海纳百川自我更新的契机,是个需要时间来解答的问题。毋庸置疑的是,汉语同样有着适合于理性思维的严整而优美的结构,和比西方语言更加紧凑的节奏感,在排除了干扰性的伴随意象和不自觉的双关之后,汉语长句同样能够酣畅淋漓地表达复杂的思维且避免陷入混乱。薛华先生译《谢林论人类自由的本质》就是一个精彩的范本。

译本不是译者的秀场,在我心目中理想的译本中,译者是彻底隐匿了的。只有当译文出现断裂(过少即疏漏、过多即矫饰)的时候,译者才会在文中以驾驭文本之上(或者根本无法驾驭)的姿态现形。这些都是我力图规避的。从这一原则引出的其他原则有:average,符合最一般、最符合当代(!)中文书面语法的表达;力求达到理想读者的接受度和译者准确传达的义务之间的黄金分割点。虽然翻译即阐释这一点毋庸置疑,但译者不能代替阐释者,更不能代替读者思考。读者接收的信息是否能与我的原文阅读基本相符,这一点在字词、语句、段落、章节以及全篇等各个层次上有十分不同的效果,无法一一顾及,而只能有所侧重:在以论证为主的段落中着重表达整体思路的语意群、在以引述为主的段落中注重引文与正文的连贯、在以尖刻的批评和谐谑的表达为主的段落中注重文风和隐喻意的传达、在解析单个概念并追究词源的时候尽可能在译文中表达出词干甚至构词法层面的内容。

费耶阿本德此书稿并非一次写就,而且是数个版本拼凑而成,还出现过行文中突然开始使用另一种语言的奇事,小节划分和标题更是由德文编辑后来加上——虽然如此,仍有一些关键词贯穿全文,构成作者思想体系的支柱,对于这些关键词及其译法特此说明如下:

Alternative译为“备选方案”:在费耶阿本德这里意味着地位同等的其他选择(如神话对于科学而言就构成了一个备选方案),各成体系、无法相融(不可通约,而非无法相容!),也无法用一个方案完全代替另一个。虽然“备选”隐含地位较低的意思(一个流行的网络词汇“备胎”增加了这方面的联想),但下面这段文字说明其有与通行版本的理论相比较而言之意:“[...]多元论原则:人们创立与通行版本相左的理论并将其发扬光大,哪怕这些通行版本已经得到证实和广泛的认可。那些在通行版本之外所使用的理论,我称之为这一版本的备选方案。”(1965a:128f)

Transformation译为“换型重构”:一看到这个词,译者脑中变形金刚的身影就挥之不去。文中涉及此概念之处多用于古希腊思想从神话思维到理性思维的发展过程。以“Form”为词根,其实“形态转换”已能表意。但考虑到此处所谓转换不仅涉及形态甚至涉及思维类型,再加上思想体系常有“重构”之说,姑且译作“换型重构”,译者自觉有过度阐释之嫌。

Aggregatuniversum译为“联动装置宇宙”:费耶阿本德的用词总令人产生科幻世界的既视感。此概念按照文中的阐释或者也可译为“元素堆砌宇宙”,但对于神话宇宙观的动态特征,“联动装置”所引起的联想比“元素堆砌”要切合得多。同理,parataktische Aggregat译为“平行结构的联动装置”。

还有附录中的一句读来十分拗口的话需要说明:“是否并未不恰当地展开我的立场”。虽然从语法上看,是否并未不恰当地展开我的立场和是否不恰当地展开我的立场、甚至和是否恰当地展开了我的立场,是同一个意思。但费耶阿本德对这一问句预设的答案恰恰是第一种(设问表明反驳一种批判的立场)而非后两种选项(设问表明对批判不置可否,以及设问以表明一种自我批判的可能性)。原则上,译者不能做负负得正的运算。

关于译者注

遇到陌生的概念,只有查之而后快,顺手标注以方便读者。因此,译注的疏密与译者本身学识所涉的数量和方面有关,或有因某学科领域常识缺失而贻笑大方,或有因本行见之惯之而为读者留有疑窦之处,这些都不是不可想象。至于因视之为当然而漏查的专业名词更是数不胜数,只盼专业读者能费心指正。但面对这部涉猎面奇广、篇幅又算不上简短的遗著,在首版时也只能做如此之想。

书中引文来自考古、天文、航海、史诗以及宗教甚至巫术等各种不同领域,其中已有译本的,译者都尽量事先参照、事后比对。但由于费氏所参考的大多为英译本,并自行译为德文,因此与原著差异之处不少。对于意义变化较大之处,译者都一一做了说明。参考过的中译本部分列入译者注供读者参阅比较,其余不及列入的译本,在此一并致谢。

感谢

感谢王歌老师对我能力的信任和热心的推荐。感谢刘可扬编辑一直以来的支持和理解,他在我的工作因各种事务的打扰陷于停滞的状况下答应了我延期的请求。感谢DAAD提供的翻译资金。感谢我的博士论文导师Hans Feger教授在我无暇兼顾论文的时候对我表示的谅解。感谢柏林的朋友们,没有你们我或许会在孤独的奋战中不得不放弃论文或翻译其中一个项目——如今,我幸得两者兼顾。感谢我的爱人为我创造的美好而有序的生活和平静的心。谢谢你们。

最后,谨以此文纪念2011年于德国求学期间骤然离世的李敏强同学,我们在北大有缘同级同班,毕业后有缘同为DAAD奖学金生来到德国,却无缘一同毕业、一同撰文出书。李诗人早在2006年就已点评过我的译文习作,并多次与我探讨外语、特别是古语学习中的南北口音等有趣问题。如今人已寂灭但豆瓣id犹在,广播中标记的“想看的书”却由于豆瓣改版、已经成了空白页面。在这里,我想借着有耐心读到此处的你的思绪向他默语:生如夏花花易逝,死若花落不知时。愿你如今的世界静谧、美好,是所有哲人都梦想的、永恒的理念之境。

张灯

2013年于柏林

按:最后一段关于纪念李诗人的文字出版时被出版社删去,甚为遗憾。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推荐自然哲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