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 1984 9.4分

战胜了自己

沐染
2018-03-12 13:40:27

在我至今阅读过的书中以极权为写作背景的,几乎没有涉及。一是怕极权背景下的人生百态会过于压抑,传递的思想过于禁锢;二是不喜欢其读书时候的氛围,感觉读的时候会像自己被圈在笼子里,透不过气。但《一九八四》这本书,在书单推荐中,占据榜首、9.6的高分、“ 多一个人看奥威尔,就多了一份自由”等的好评,让我不禁想填补一下自己的读书空白区域,读一读反乌托邦、反极权的政治讽喻小说,进行一下思想的碰撞。 事实证明,这的确是一场很成功的思想不断破裂与重组的一个过程。不到书的最后一句话,我始终都不知道自己该相信什么,能相信什么。直到最后一刻,我才知道主人公从未放弃自己的自由思想,也未像局外中的我一样,曾一度推翻与否认自己,这让我由衷的敬佩主人公温斯顿,以及“温斯顿们”。运用书中十分深奥的一词讲,与其说这是一场“双重思想”的不断切换,不如说这是检验相信真理的深浅,渴望自由的强弱。不得不说,我被作者强大的写作手法所折服,仅用文字即可推翻一个人一直坚信的思想以及固有的思维,除此之外,极其厉害的讽刺手法,会让我在反复读一句话至读懂时会不由的“哇”一声,这是来自心底深深的折服。《一九八四》无愧于各种好评,也正是

...
显示全文

在我至今阅读过的书中以极权为写作背景的,几乎没有涉及。一是怕极权背景下的人生百态会过于压抑,传递的思想过于禁锢;二是不喜欢其读书时候的氛围,感觉读的时候会像自己被圈在笼子里,透不过气。但《一九八四》这本书,在书单推荐中,占据榜首、9.6的高分、“ 多一个人看奥威尔,就多了一份自由”等的好评,让我不禁想填补一下自己的读书空白区域,读一读反乌托邦、反极权的政治讽喻小说,进行一下思想的碰撞。 事实证明,这的确是一场很成功的思想不断破裂与重组的一个过程。不到书的最后一句话,我始终都不知道自己该相信什么,能相信什么。直到最后一刻,我才知道主人公从未放弃自己的自由思想,也未像局外中的我一样,曾一度推翻与否认自己,这让我由衷的敬佩主人公温斯顿,以及“温斯顿们”。运用书中十分深奥的一词讲,与其说这是一场“双重思想”的不断切换,不如说这是检验相信真理的深浅,渴望自由的强弱。不得不说,我被作者强大的写作手法所折服,仅用文字即可推翻一个人一直坚信的思想以及固有的思维,除此之外,极其厉害的讽刺手法,会让我在反复读一句话至读懂时会不由的“哇”一声,这是来自心底深深的折服。《一九八四》无愧于各种好评,也正是读完这本书才让我真正明白书本封面--“多一个人看奥威尔,就多了一份自由的保障”的含义。还好,未因以极权为背景而放弃了《一九八四》;幸运,我能读到《一九八四》并收获颇多。 书中的讽刺语句极其的多,甚至连书名《一九八四》也实属一种讽刺。因为在以极权为背景下的那个世界,一切就如其中党的口号“谁控制过去就控制未来,谁控制现在就控制过去”。在那个世界里,老大哥能操控一切,也一并能操控过去,因此,所处时间由党说了算,所处环境也由党控制,真假、善恶、美丑等等皆受规定、控制。书的一开篇,就定下了极权世界下的基态--战争即和平 自由即奴隶 无知即力量。从书中“他们的哲学不言而喻地否认经验的有效性,而且否认客观现实的存在,常识成了一切异端中的异端”、“党叫你不相信你耳闻目睹的东西,这是他们最后的最根本的命令”、“历史已经停止。除了党是永远正确的无休无止的现在,任何东西都不存在。”这些语句中,我能真真切切的脱离现实生活,去感受极权主义下的世界是如何运转的,而人又是如何去生活的。那个世界里,人是被支配的。孩子为因举报自己父母犯思想罪而觉得小有成就,而被举报的父母会因孩子举报了自己而觉得教育的不错而自豪。男女会因有彼此之间有情感而不结婚,成年人会因有性欲而犯思想罪。会有固定的仇恨周,人的情绪是被调动的,同时情绪也是被监控的。一个英雄可以从未存在,一个存在的人也可以随时消失即从未存在。那个世界里,党是一切的矛盾的汇总。书中提及,党的四个部把歪曲事实之厚颜无耻发挥到极致。和平部负责战争,真理部负责造谣,友爱部负责拷打,富裕部负责挨饿。这种矛盾不是偶然的,也不是出于一般的伪善,而是有意运用双重思想。因为只有调和矛盾才能无限制地保持权力。这本书中,对极权世界刻画的很尽致,读时能感受矛盾的存在,但也正是因为这种刻画,在往后读尤其是温斯特被拷问时的描写中,好像自己也禁锢在极权的世界下,也好像我的思想在那段时间里也同时保持并且接受两种相互矛盾的认识的能力,也就是我的思想也便成了双重思想。书的魅力不仅在于前半部分你真切并且十分肯定的认识到极权世界下的矛盾并感叹写作手法的强大,还在于后半部分拷问温斯顿的同时也犹似于在拷问着自己,并不断推翻先前的固有思想且质疑自己。 欣慰极权世界下的还有一位温斯顿,可能也还有千千万万位温斯顿。他执着于捍卫显而易见、简单真实的东西。他在认识自由,相信真理时,在日记本里写下“所谓自由就是可以说二加二等于四的自由,承认这一点,其他一切就迎刃而解”。很难想象,极权下,这个自由竟需要得到承认,更难想象的是,承认这一自由即否定且推翻整个极权极权世界的运转准则。“有真理,就有非真理,如果你坚持真理,哪怕全世界都不同意你,你也没有发疯”,温斯特切切实实践行着这句话,即便在他残破的自己都不认识自己时,即便在他不知在友爱部过了多久非人生活时,即便在他颤颤巍巍说出二加二等于五时,他也未觉得自己发疯,他被迫地热爱老大哥迎接死亡,至最后一刻他战胜了自己。 温斯特令人致敬,全世界都颠倒黑白时,他与世界对抗。奥威尔令人致敬,让更多的人认识自由,更坚定的追求自由。 读完《一九八四》,自由的保障能多算上我的一份,我很骄傲。思想的破碎重组后,必将迎来更成熟有力的头脑。希望我能如温斯顿一般,战胜自己,即便与不对的世界对抗,即便最终可能被迫于热爱老大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1984的更多书评

推荐1984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