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里面的爱情和亲情

静静幸福的绽放
2018-03-12 13:14:37

《被掩埋的巨人》,在石黑一雄的另类奇幻故事里,骑士已经老朽,魔法师同亚瑟王一起故去,巨龙濒死吐息,公主是一个老妇,僧侣盲目地维系着邪恶而不自知。

有两个结下世仇的部族,一个是不列颠,另一个是撒克逊。最终以一方对另一方的大屠杀为终结,而之后,得胜的一方用忘却换取和平。

而忘却的迷雾源于巨龙魁瑞格的吐息。捍卫亚瑟的老骑士企图阻止杀龙的武士,他说:“事情过去很久了,死者安息于地下,地上早已覆盖着怡人的绿草。年轻一代对他们一无所知。”

但是,武士的回答坚定而又充满智慧,“蛆虫越活越肥,旧伤口怎么可能愈合?和平建立在屠杀与魔法师的骗术之上,怎么能够持久?我明白这是你虔诚的渴望,渴望你那些恐怖的往事像尘土一样消于无形。但是,它们却在泥土中蛰伏,像死者的白骨一样,等着人们发掘。”

巨人冢里“被掩埋的巨人”是群体的记忆,而武士屠龙旨在宣告:巨人,以前埋在地下,现在动起来了。

如果和平、安逸、财富、地位,是建立在真相被涂抹,善良被丢弃,屈辱被埋没,那么,你还会心安理得地享受这一切吗?

最好的婚姻,是亲情融化在爱情里

相比于《被掩埋的巨人》的宏篇叙事,我更喜欢里面的那

...
显示全文

《被掩埋的巨人》,在石黑一雄的另类奇幻故事里,骑士已经老朽,魔法师同亚瑟王一起故去,巨龙濒死吐息,公主是一个老妇,僧侣盲目地维系着邪恶而不自知。

有两个结下世仇的部族,一个是不列颠,另一个是撒克逊。最终以一方对另一方的大屠杀为终结,而之后,得胜的一方用忘却换取和平。

而忘却的迷雾源于巨龙魁瑞格的吐息。捍卫亚瑟的老骑士企图阻止杀龙的武士,他说:“事情过去很久了,死者安息于地下,地上早已覆盖着怡人的绿草。年轻一代对他们一无所知。”

但是,武士的回答坚定而又充满智慧,“蛆虫越活越肥,旧伤口怎么可能愈合?和平建立在屠杀与魔法师的骗术之上,怎么能够持久?我明白这是你虔诚的渴望,渴望你那些恐怖的往事像尘土一样消于无形。但是,它们却在泥土中蛰伏,像死者的白骨一样,等着人们发掘。”

巨人冢里“被掩埋的巨人”是群体的记忆,而武士屠龙旨在宣告:巨人,以前埋在地下,现在动起来了。

如果和平、安逸、财富、地位,是建立在真相被涂抹,善良被丢弃,屈辱被埋没,那么,你还会心安理得地享受这一切吗?

最好的婚姻,是亲情融化在爱情里

相比于《被掩埋的巨人》的宏篇叙事,我更喜欢里面的那些小细节。战争、正义、巨龙固然扣人心弦,但是爱情、亲情、友情更耐人寻味。

小说开始不久,埃克索和比特丽丝就出发,去寻找自己的儿子和丢失的记忆。

遇到窄路两人不能并肩而行,走在前面的总是比特丽丝,不是埃克索。因为,据说,每一个凶魔恶鬼,都是从队伍的尾部发起攻击的。比特丽丝担心发生这样的事,所以不时要问一声:“你还在吗,埃克索?”他总是答道:“在这儿呢,公主。”

他们来到一条高高的山梁上,两边都是沼地,风很猛。地上到处长满了石楠和荆豆,都高不过膝盖,偶尔会看到一棵树——孤零零、干巴巴的样子,被无尽的大风压弯了身体。

两人走路时相距很近,埃克索几乎紧贴着妻子的脚后跟。尽管如此,比特丽丝每走五六步就要问一遍,就像连续祷告一样:“你还在吗,埃克索?”他就回答:“还在呢,公主。”除了这种仪式性的问答之外,两人都不说话。到达埋葬巨人的山丘时,比特丽丝打了个紧急的手势,两人离开道路,走进石楠地里,仍旧语调平稳地一问一答,好像是要骗过偷听的魔鬼似的。

很多时候,能陪着你走到最后的,一定是最合适你的那个人。当爱情与世俗狭路相逢,当激情一点一点消退,最终融化在菜米油盐、鸡毛蒜皮的琐碎日子中,你会恍然发现,拥有彼此才是爱情本身。

尽管妻子比特丽丝已经老态龙钟,成了黄脸婆,可埃克索仍然一口一个公主的喊着妻子,在危险面前,他寸步不离妻子,而只听到埃克索的声音,比特丽丝才能心安。

在这对老夫妻身上,我们看到婚姻最好的样子,爱情与亲情融化在了一起,这是最完美的婚姻,也是人们最向往的爱情。

最好的爱情,不是没有猜忌,不是矛盾,甚至不是没有背叛,而是,闯过那些猜忌、矛盾与背叛,你们依旧可以肩并肩一起去面对生活和未知的未来,并且,彼此都有一种,对方不会转身离开或者突然消失的安心。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被掩埋的巨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被掩埋的巨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