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草木魂•采采卷耳》:镌在青铜鼎上的文字

亚洲铜文化
2018-03-12 12:45:48
作者:墨酣

很久了,那时还不上天涯,不认识一石。

一天,在书店里逛,突然发现《草木如诗 美人如织。诗经里的植物》这本书,没多想就买下了。因为历来读《诗经》,常以不知里面生疏的名词,代指何物而遗憾。于是我这个常蹭书的人,毫不犹豫就掏钱了。一同买下的,还有《香草美人志。楚辞里的植物》,因为觉得也有收藏的必要。

一石的两本书在架上呆了许久,才知道真有‘一石’其人。而且与我文字酬答,还一见如故。呵呵,网络就这么神奇!

虽神奇的大道造化,让我们成为朋友,但一石的文字风格,与我其实完全不同。以往论坛上,一直有人说一石的文字不好读。这句话是中肯的。因为一石的文字,本来就不是为迎合这个因匆忙、气浮的时代准备的。我初读时,虽隐隐感到有艳光闪耀,却往往被绕晕了脑袋,也没找到光的出处。所以前期交往时,多拣他最浅显、最有趣的地方对话。

如果不是《采采卷耳》,我仍将找不到他文字里的光的发源,难理解那些文字能吸引我迷惑我的地方。

读过《采采卷耳》,才明白,一石的文字,原是镌在青铜鼎上,类似某种深奥古朴又华丽的镂刻。

这种深奥,原是古汉字的特性。在没印刷术以前,记录靠刀笔,













...
显示全文
作者:墨酣

很久了,那时还不上天涯,不认识一石。

一天,在书店里逛,突然发现《草木如诗 美人如织。诗经里的植物》这本书,没多想就买下了。因为历来读《诗经》,常以不知里面生疏的名词,代指何物而遗憾。于是我这个常蹭书的人,毫不犹豫就掏钱了。一同买下的,还有《香草美人志。楚辞里的植物》,因为觉得也有收藏的必要。

一石的两本书在架上呆了许久,才知道真有‘一石’其人。而且与我文字酬答,还一见如故。呵呵,网络就这么神奇!

虽神奇的大道造化,让我们成为朋友,但一石的文字风格,与我其实完全不同。以往论坛上,一直有人说一石的文字不好读。这句话是中肯的。因为一石的文字,本来就不是为迎合这个因匆忙、气浮的时代准备的。我初读时,虽隐隐感到有艳光闪耀,却往往被绕晕了脑袋,也没找到光的出处。所以前期交往时,多拣他最浅显、最有趣的地方对话。

如果不是《采采卷耳》,我仍将找不到他文字里的光的发源,难理解那些文字能吸引我迷惑我的地方。

读过《采采卷耳》,才明白,一石的文字,原是镌在青铜鼎上,类似某种深奥古朴又华丽的镂刻。

这种深奥,原是古汉字的特性。在没印刷术以前,记录靠刀笔,是件吃力刻苦的事。因为这个条件,就逼迫古人将丰富的感受与意味,提炼后、收缩进每个汉字里。读古文古诗词,想必大家都已发现这个祖先的秘密。比如古人描绘一种否定情态时,会用“目笑之”、“非笑之”等词。“目笑”、“非笑”,是什么意思?多数中国人,大概用心便能有自己特别的对照和领悟。象这类字词,收纳进现代词汇里,表述情感的多变和多元,可称为深奥。

一石的奥义,并非对具体事物的准确把握,而在于他的笔尖,常在另外一些不可见、非日常的地域里遨游。他将那些国度的景象,摘取数片、嵌进长长的句子里,一颗浮躁的心去读,总令人头晕,难找句子生发变化的缘由,对这样的繁歌串响自然生出迷茫。而当一颗心灵静心展卷时,一一闪烁的绮丽色彩便会不其然从文字里闪现。读《采采卷耳》,能感受到他的史学渊源。这是个熟读史书的人!并且能神奇地揉合古往今来。这是我打开《采采卷耳》的第一感受。

从来没想到一株寻常野草,会成为一种古老文化的微细脉络。也从没想到,如今磅薄浩大、繁复无比的生活,原可经由一株小草,潜入刻在竹简上的几行文字里。

从这点来看,一石同志不亚于一个魔术师。

作为魔术师的道具,《采采卷耳》这本书,当得起它精美的包装、印刷与插图。书皮是某种带经络暗纹、半透明的膜。我想了半天,才发现它象在南国吃荔枝时,荔枝里面的果膜。呵呵,意思说,书名、作者等等都是果皮了,吃过就可以扔的。哈哈,这样解释,不知荔枝树会不会有意见?

果膜底下,是类似白石浮雕的诗经片段,浮满纸皮,书页打开时,自有一种庄严肃穆的气质,扑面而来。都说文如其人,这么安排,我想作者多半也是这类,表面看似嬉戏轻松,实际很清整严肃吧?

书中文字精采纷呈,可圈可点处不少。似乎意料到自己的文字,会激起无数灵魂动荡鸣和,每页旁侧都留有空白处,供读者涂鸦书怀。看来书籍的设计既精明又颇有深深理解读者的苦心。我读时,的确涂了几段,又无损书的完美。

整本书读完,的确更新了我对《诗经》之古意以及诗意触及到现代的认识,同时又吸引我去读更久远的历史,去探根寻源,以搞清自己在八面洪荒中的具体位置……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3)

添加回应

诗经草木魂·采采卷耳的更多书评

推荐诗经草木魂·采采卷耳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