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 史记 9.5分

刘生读史记(二) 历史可为鉴?

刘淼北京1984
2018-03-12 11:30:51
夏商的历史,一直以来都是有很大争议的。
 
这两个距离今天三四千年的朝代,在当时的九州大地上,究竟是握有实权的万国之主,还是各势力形式上的盟主,亦或仅是同时期里相对强盛的部落,各界说法不一,也都没有足够证据支撑。甚至夏朝是否真存在过,到现在都是疑问。而《史记》里对这两朝的记载,相对书中其他本纪,可谓非常简略,也明显比其他的历史文献精简。

对于不太熟悉历史的人,可能会觉得司马迁在这两朝历史中,记载的太过粗略,进而怀疑起其业务水平和《史记》的历史地位起来。
 
那么司马迁作为史学家,他的业务水平和职业道德有多高?《史记》这部书在史学界地位有多重?前有班固的“其文直,其事核,不虚美,不隐恶”的肯定,中有南宋郑樵的“使百代而下,史家不能易其法,学者不能易其书”的盛赞,后有民国鲁迅的“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的美评。某种程度而言,中国的历史学,能够成为一门独立的学问,其源头就是司马迁和他的《史记》。
 
两千年过去后,我们通过网络,很容易查询到各个年代的历史资料,然而在笔者研读夏朝和商朝的历史时,发现这些资料的引用文献里,最具分量的仍然是《史记》。在《五帝本纪》中,







...
显示全文
夏商的历史,一直以来都是有很大争议的。
 
这两个距离今天三四千年的朝代,在当时的九州大地上,究竟是握有实权的万国之主,还是各势力形式上的盟主,亦或仅是同时期里相对强盛的部落,各界说法不一,也都没有足够证据支撑。甚至夏朝是否真存在过,到现在都是疑问。而《史记》里对这两朝的记载,相对书中其他本纪,可谓非常简略,也明显比其他的历史文献精简。

对于不太熟悉历史的人,可能会觉得司马迁在这两朝历史中,记载的太过粗略,进而怀疑起其业务水平和《史记》的历史地位起来。
 
那么司马迁作为史学家,他的业务水平和职业道德有多高?《史记》这部书在史学界地位有多重?前有班固的“其文直,其事核,不虚美,不隐恶”的肯定,中有南宋郑樵的“使百代而下,史家不能易其法,学者不能易其书”的盛赞,后有民国鲁迅的“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的美评。某种程度而言,中国的历史学,能够成为一门独立的学问,其源头就是司马迁和他的《史记》。
 
两千年过去后,我们通过网络,很容易查询到各个年代的历史资料,然而在笔者研读夏朝和商朝的历史时,发现这些资料的引用文献里,最具分量的仍然是《史记》。在《五帝本纪》中,司马迁对禅让的态度,显得相当平静,既不是《尚书》的歌功颂德,也不是《竹书纪年》的“舜逼尧,禹逼舜”,只是平和的将所看到的史料,进行缩编和记载,自己并不在叙事中夹杂个人观点。刘生读史记第一篇说过,司马迁对于周朝以前,尤其是讲述五帝时期的历史资料和文献,并不是完全相信的。这位史学家在编写《五帝本纪》,《夏本纪》和《殷本纪》的过程中,他能够做的就是尽量的去考察,求证,最后将各方信息都提及和认可的史料,记载到这三卷本纪当中。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史记在记载中,忽略了太康失国,后羿篡位等重大事件,只字不提夏朝第一谏臣关龙绛,中华第一女统帅妇好,乃至颠倒和疏漏了殷商帝王的继位顺序。对司马迁而言,引用文献进行取舍鉴别时,他只能选择在当时相对真实,严谨性和逻辑性更强的史料进行记载,这也是这位伟大的史学家,乃至任何时代的史学研究者,在他们所处的时代做到的极限。
 
出身名门的司马迁,不仅学识过人,阅历丰富,而且还从父亲那里继承了大量撰写史书的宝贵资料。但在司马迁撰写早期历史的过程中,一直秉承化繁为简的风格,毫无独出心裁的想法。在《夏本纪》和《殷本纪》中,司马迁宁肯舍弃一些文学性和逻辑性,也不愿意对某些模糊的史实进行推测和串联。于是我们看到舜,禹和皋陶的三方会谈,你一言我一语,阐述各自观点,却并没有直接的逻辑性。对这段文字,文学工作者嗤之以鼻,认为和司马迁其他的“作品”相比太过平庸;阴谋论者欢欣鼓舞,从中分析出禹和舜相互猜忌提防,彼此试探和发难的紧张形势;而忠君爱国者则对这种君臣平等,无话不谈的关系大唱颂歌,认为这才是君明臣贤的范本。
 
以司马迁的聪明才智,在写这段历史时应早就想到,后人会用各种方法来解读这些史料。但司马迁很清楚,周之前的历史,因为年代久远和周朝的修订重编,注定已经变得模糊甚至失真。在这个前提下,司马迁展现出对未知事物的恭敬,谦卑和谨慎,而并没有因为自己拥有足够的话语权和权威性,直接对历史赋予主观的定论。
 
 这才是专业领域的高位者正确的做事态度。
 
人面对自己不够了解却有资格评价的事情,要更加慎重对待,轻易不要给出结论。可惜的是,大多数人都做不到这一点,还很容易被别人所影响。我们看到很多能力不足的人,热衷于对自己一知半解的领域品头论足,习惯于发表猎奇观点赢得关注,沉迷于滥用权力控制风向。就以历史这件事来说,很多指出史书问题,否定史书观点的人,他们指出的目的,真的是因为史书存在错误,真的是他们比编写史书的人看的更深,能力更强吗?大多数情况下,这些人不过是为了实现个人或所处阶级的目标,在讲述自己的“历史研究成果”中夹杂私货,肆意曲解,进而让历史变成为他们服务的工具。如果这些人再具备一定的权威性和社会地位,能够动用一些声音为他们摇旗呐喊,那么其对受众者甚至整个时代的负面影响,就非常难以想象了。
 
在百家争鸣的时代,几位知名的思想家无一不是聪明绝顶之人,他们对历史的理解绝对超过同时代的任何人。可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孔子主张忠君爱国而赞颂周朝,墨子呼吁兼爱非攻而贬低贵族,庄子崇尚自由奔放而美化贼寇,韩非子鼓吹人性本恶而抹黑先贤。站在不同的立场,几位大家都在自己的著作和主张中编造,修改着历史,让历史变成了“HI,STORY!”,变成更符合自己宣传思想的工具。而自大一统时期开始,当统治者不管出于何种初心,不管本身能力如何,都在沿用这一手段时,宣扬“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故事”的虚无论者,也就应运而生了。
 
所以,朝代兴衰和更替,为什么会不断地重复?这个问题已经有了答案。即使有底线的史学家们殚精竭虑,不断把此前的历史尽量真实地呈现给统治者,但统治者听到的看到的想到的,又会受到其他人的影响。甚至有的统治者自身都不愿接受真实的历史,在任期间直接动手删改和曲解本朝本代的事件,而当历史在某个朝代不能作为借鉴,那也就是这个朝代将要灭亡的前兆。
 
司马迁的《史记》,在汉武帝时期具有以史为鉴,以正视听的价值所在,之后的二十三史,虽然编写者能力不如司马迁,但在对待历史的严谨和敬畏方面,仍值得肯定。可惜自此的两千年里,朝代不断更换,每个政权衰落灭亡的原因,在此前和此后,也都能找到诸多重合。正如杜牧的《阿房宫赋》所说: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复哀后人也!
 
作为个人,作为社会亿万民众的一员,身处王朝的动荡期和衰落期,人们只能眼看曾发生过的悲剧,又一次的发生,而自己却往往无能为力。雪崩面前,每一片雪花是否无辜,并不重要,即使无辜,在始终是少数人决定灾难是否发生的事实面前,他们又能改变什么呢?
 
不过如果你这片无辜的雪花,曾经认真的学习和思考过有些事情,至少你还能知道雪崩发生的根源,甚至提前预知到一些动向。这样在灾难来临时,也许不会显得那么无可奈何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史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史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