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 看见 8.8分

看见

振铎
2018-03-12 10:50:36

很多年前,我知道柴静,也知道《看见》,当时的“穹顶之下”也是一团火,你无法窥视其中的热。几年过去了,似乎可以看了。《看见》没让我失望,和余华的《活着》一样,润湿了几次眼眶,似乎懂了什么 又失去了什么。诚然如她所说,她没有可以选择标志性事件 也没有描绘历史的雄心,但这些有强烈生命印象的人是如此鲜活,你不得不感受到一股热。 网络上有着其他关于她的评议,看过视频中她的眼和书的字里行间,我觉得没那么重要,她也觉得吧。

2017.5.15 部分读书笔记: “……现在理解了,人们还能笑的时候,是不容易被打败的。” “……怕说出这些孩子间的情感纠葛,会让观众不舒服和不理解,也许还会觉得‘才十二三岁怎么就这样’……虽然大家十二三岁的时候,又与他们有什么两样。” “……意思是你们不去拍时政新闻,却去关心边缘人群,无非是为了耸动,吸引眼球。” “王小波说过,你在家里,在单位,在认识的人面前,你被当成一个人看,你被尊重,但在一个没人认识你的地方,你可能被当成东西对待。我想在任何地方都被当成人,不是东西,这就是尊严。” “我问过翼飞,‘你们为什么还要跟女性结婚?’ 他说:‘有个朋友说过,我父母宁愿相信河水倒流,也

...
显示全文

很多年前,我知道柴静,也知道《看见》,当时的“穹顶之下”也是一团火,你无法窥视其中的热。几年过去了,似乎可以看了。《看见》没让我失望,和余华的《活着》一样,润湿了几次眼眶,似乎懂了什么 又失去了什么。诚然如她所说,她没有可以选择标志性事件 也没有描绘历史的雄心,但这些有强烈生命印象的人是如此鲜活,你不得不感受到一股热。 网络上有着其他关于她的评议,看过视频中她的眼和书的字里行间,我觉得没那么重要,她也觉得吧。

2017.5.15 部分读书笔记: “……现在理解了,人们还能笑的时候,是不容易被打败的。” “……怕说出这些孩子间的情感纠葛,会让观众不舒服和不理解,也许还会觉得‘才十二三岁怎么就这样’……虽然大家十二三岁的时候,又与他们有什么两样。” “……意思是你们不去拍时政新闻,却去关心边缘人群,无非是为了耸动,吸引眼球。” “王小波说过,你在家里,在单位,在认识的人面前,你被当成一个人看,你被尊重,但在一个没人认识你的地方,你可能被当成东西对待。我想在任何地方都被当成人,不是东西,这就是尊严。” “我问过翼飞,‘你们为什么还要跟女性结婚?’ 他说:‘有个朋友说过,我父母宁愿相信河水倒流,也不相信有同性恋这个事情存在。’ ” “安全套对国人来说意味着性而不是安全。公开同性恋身份的北京电影学院老师崔子恩说。” “我问张北川:‘我们的社会为什么不接受同性恋者?’ 他说:‘因为我们的性文化里,把生育当成性的目的,把无知当纯洁,把愚昧当德行,把偏见当原则。’” “她说:‘他还没把我杀死。我死了他才能死。我没死他怎么能死呢?所以我不相信他会死的。’” “一个没有当过弱者的人,不会体会到这种恐惧。” “……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家暴只要在第一次发生时干预得当,之后都不再发生……这些政策向施暴者传达的信号是:你的行为是社会不能容忍的。但直到我们采访时,在中国,一个男人仍然可以打一个女人 用刀砍她的手,用酒瓶子扎她的眼睛,用枪抵住她的后背,强暴她的姐妹,殴打她的孩子。他甚至在人面前这样做,不会受到惩罚——只因为他是她的丈夫。” “‘我不知道在中国有那么多女人这样活着,如果我沉默,将来也无法保护我的女儿。’片子里我问过这些女犯:‘你们在法庭陈述的时候,有没有谈到你们承受的家庭暴力?’每个人都说:‘没有。’没有人问她们。” “‘说实话,都吵环保,谁真敢把经济停下来?’书记推心置腹的口气。 ‘你的小孩都送出去了吧,在太原?’ 书记像没听见一样:‘哪个国家不是先发展再治理?’ 老头说:‘在这么下去治理不了。’ ‘有钱就能治理’ ‘要不要打个赌?’老头儿提了一下一直没动的酒杯。 没人举杯。 “……他在火车餐车上买一瓶水,要发票,列车员都笑了:‘火车自古没有发票。’于是他起诉铁道部和国家税务总局。 ‘在强大的机构面前人们往往除了服从别无选择,但是我不愿意,’他说,‘我要把他们拖上战场,让他们害怕有十几二十几像我这样的人站出来,让他们因为害怕而迅速的改变。’ ‘钱数这么小 很多人觉得失去他并不可惜’ ‘今天你可以失去获得它的权利,你不抗争,明天你同样会失去更多的权利,……大家会觉得农民的土地被侵占了与我何干,火车不开发票,偷漏税与我何干,有一天,这些事情都会落在你的身上。’” “政治本来是一门学问,但我们的政治考试是反政治的,没有人尊重这个学科。” “他说:‘因为老百姓在向强力机构发出疑问的时候,已经习惯了没有回应。’ ……也有很多人在博客留言:‘说话,真不容易呢,我们绝大部分人都是普通人。却希望其他人都能做个公民,这样才会有人帮我们争取更多的我权益、权利……’” “一九四六年,胡适在北大的演讲中说:‘你们要争独立,不要争自由。’ 我初看不明白。 他解释:‘你们说要争自由,自由是针对外面束缚而言的,独立是你们自己的事,给你自由而不独立 ,仍是奴隶。独立要不盲从,不受欺骗,不依赖门户,不依赖别人,这就是独立的精神。’” “采访郝劲松,我问过他:‘你以谁的名义在诉讼?’ ‘公民’ ‘公民和普通百姓的概念区别是什么?’ ‘能独立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却不傲慢,对政治表示服从,却不卑躬屈膝。能积极地参与国家的政策,看到弱者知道同情,看到邪恶知道愤怒,我认为他才算是一个真正的公民’ 我问他最后一个问题:‘你想要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这个当时三十四岁的年轻人说:‘我想要宪法赋予我的那个世界。’” “真实的人性有无尽的可能。善当然存在,但恶也可能一直存在。歉意不一定能弥补,伤害却有可能被原谅,忏悔也许存在,也许永远没有,都无法被强制,强制出来也没有意义。” “审片时,我跟袁总谈:‘我在这个片子里学到不能用道德眼光看待经济问题。’ 他一笑,说:‘不能用道德眼光看任何问题。’” “……后来我看到曼德拉说的一句话,他说,因为怕别人看到就不做自己觉得该做的事情,把他隐藏起来,那就等于说谁都不能做这个事情。如果自己把它做出来并让别人看到,那就等于说谁都可以这样做,然后很多人都会这样去做。”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看见的更多书评

推荐看见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