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缓穿过人群后的回音:人活在世界上,要有一个安身立命的尺度

巫言
2018-03-12 09:26:53
柯勇在北京通州梨园一个老小区住了十年,搬家那天他本想写点什么,后来又没有什么好写的了,而这十年的岁月,却被柯勇用一个字一个字忠实地记录了,现在结集成了一本书——《缓缓穿过人群》,沉甸甸的,藏了很多的心事。

柯勇的室友李一枪说,柯勇在北京通州一住十年,赖着根本不想走,以至于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看上了小区某位邻居家的女儿,就像E·B·怀特不厌其烦地写他缅因农场的猪狗鸡鸭鹅,住在通州区的柯勇写的也全是这类玩意——小事,朋友,朋友的狗,春天的猫,运河公园的鸟,郊县山区的苹果,张楚的歌……



《缓缓穿过人群》,作者柯勇

曾有一个小读者写信问E·B·怀特,你的童话故事是真的吗?怀特去信回答:“不,他们是想象出来的故事——但是真的生活也不过是生活的一种罢了——想象里的生活也算一种生活。”而对于柯勇来说,漫游晃荡去生活,才是更美好的生活,心有依归的生活。

比如在一个小城市生活,溜达去菜市场买菜,回来的路上









...
显示全文
柯勇在北京通州梨园一个老小区住了十年,搬家那天他本想写点什么,后来又没有什么好写的了,而这十年的岁月,却被柯勇用一个字一个字忠实地记录了,现在结集成了一本书——《缓缓穿过人群》,沉甸甸的,藏了很多的心事。

柯勇的室友李一枪说,柯勇在北京通州一住十年,赖着根本不想走,以至于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看上了小区某位邻居家的女儿,就像E·B·怀特不厌其烦地写他缅因农场的猪狗鸡鸭鹅,住在通州区的柯勇写的也全是这类玩意——小事,朋友,朋友的狗,春天的猫,运河公园的鸟,郊县山区的苹果,张楚的歌……



《缓缓穿过人群》,作者柯勇

曾有一个小读者写信问E·B·怀特,你的童话故事是真的吗?怀特去信回答:“不,他们是想象出来的故事——但是真的生活也不过是生活的一种罢了——想象里的生活也算一种生活。”而对于柯勇来说,漫游晃荡去生活,才是更美好的生活,心有依归的生活。

比如在一个小城市生活,溜达去菜市场买菜,回来的路上,和老朋友茶聊上几句才道别,碰到孩子们放学,那打闹叽叽喳喳的声音,宛若天籁,一点都不觉得吵。我们对生活的了解,因为网络和自我匆忙越来越少了,也变得越来越急躁了。

这些其实对生活的忠诚,也是对生活的仰望,亦如我们对这个所居城市的感受,一半是喜欢,一半是习惯,只是有点小小的感伤,这种忧伤的气质是从柯勇高中开始的,也就是离开故乡的那一天,不适应感总是伴随着他,身边有很好的朋友,也会不开心。这些略带忧伤的文字,就像攀援在外部世界上的枝蔓,让青春期显得那么漫长。

亚当·斯密在《道德情操论》中说:“我们在这个世界上辛苦劳作、来回奔波到底是为了什么呢?被他人注意、被他人关怀,得到他人的同情、赞美和支持,这就是我们想要从一切行为中得到的价值。柯勇这本厚厚的书里,也是在追寻生活奔波里的意义,而这也是每个人的生活,只不过他是用的是文字,长达十几年的文字。

人与世界最融洽相处的,是手工业时代,可惜回不去了,退而求其次,就手执笔一个字一个字,写出自己的心,从乔治·桑、到弗吉尼亚·伍尔夫到、到弗朗索瓦丝·萨冈,都是如此。对生命,对世界,过分的悲观,过分的乐观,都是不诚实的,持平常心,不作平常语,或是“小确伤”,才是诚恳的,更是向心的,而这种向心,就是信心,就是快乐,就是功力超过才气一百倍的那种快乐,也是字里行间的确信。

前《新周刊》总主笔胡赳赳说,“八零后的思想者柯勇的作品《缓缓穿过人群》,他将“小确伤的一代”气质演绎到极致”,还表示“柯勇的文笔究竟是可靠的。基因中有些许墨水,自己后天又善于“不事雕琢”——初看不打眼,越看越顺眼。不粗俗也不媚俗,不装逼也不牛逼。一副人犯不犯我、我都不犯人的样子”。



北京后海人流

把一些散乱的心,一一收拢,至少它是真实的,活生生的,这是柯勇的心力,虽然他自嘲“30岁之前,我一直在问他人,可见我是一个多么晚熟的人啊”,但是他的谦卑,还有诚恳,让他总能和对话的人产生共鸣。

在《对话胡赳赳》这篇里,胡赳赳告诉他——我有一句叫不科学的话。我仔细想了一下,从我零岁到现在,有多少事情是你心想事成的?最后我问了很多朋友,都说百分之八十的事情都是心想事成的。那百分之二十没有心想事成的是什么原因呢?你要么是放弃了这个念头,要么你这个念头不够专注,或者说你自己就没有这个信念,就没有心想事成。

如今他心想事成了,“直到今年年初,我突然意识到,这骨子里的忧伤并不是那么坏,这顿悟确实让我变了,不再那么忧伤了,有时候可以说是非常开心”。

人活在世界上,要有一个安身立命的尺度,这是柯勇缓缓穿过人群的后的回音,也是“小确伤”一代的座右铭。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