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录的书评

Eric
2018-03-12 02:42:48

今年要推荐的第二本书是清华大学文一教授写的《伟大的中国工业革命》。众所周知,工业革命带来的变化是无与伦比的,但它的分布却很不平衡,目前为止只发生在英国、西欧、美国和少数几个亚洲国家。实现了工业革命和未实现工业革命的国家之间有天壤之别。为什么有些国家实现了工业革命,有些国家没有实现?如何在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引爆工业革命?

自鸦片战争以后,中国至少经历了四次尝试引爆工业革命的努力。第一次是洋务运动,第二次是辛亥革命,第三次是毛时代包括大跃进等一系列工业化运动,第四次是邓小平开启的改革开放。前三次均以失败告终,最后一次却意外地引爆了持续四十年(到明年正好是四十年)的大规模工业革命,获得了巨大成功。这一巨大的成功自然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与疑问。如何能在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引爆工业革命?中国这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尝试为什么能如此成功?中国以后的成功和崛起是否不可阻挡?中国的成功对其他国家有什么启示?回答这些问题,正是本书的核心要义。

解读这些问题之所以困难,最根本的原因在于,我们迄今为止对工业革命在其他国家的成功、对工业革命为什么首先发生于英国没有一个共识。正因为还无法真正解读这

...
显示全文

今年要推荐的第二本书是清华大学文一教授写的《伟大的中国工业革命》。众所周知,工业革命带来的变化是无与伦比的,但它的分布却很不平衡,目前为止只发生在英国、西欧、美国和少数几个亚洲国家。实现了工业革命和未实现工业革命的国家之间有天壤之别。为什么有些国家实现了工业革命,有些国家没有实现?如何在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引爆工业革命?

自鸦片战争以后,中国至少经历了四次尝试引爆工业革命的努力。第一次是洋务运动,第二次是辛亥革命,第三次是毛时代包括大跃进等一系列工业化运动,第四次是邓小平开启的改革开放。前三次均以失败告终,最后一次却意外地引爆了持续四十年(到明年正好是四十年)的大规模工业革命,获得了巨大成功。这一巨大的成功自然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与疑问。如何能在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引爆工业革命?中国这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尝试为什么能如此成功?中国以后的成功和崛起是否不可阻挡?中国的成功对其他国家有什么启示?回答这些问题,正是本书的核心要义。

解读这些问题之所以困难,最根本的原因在于,我们迄今为止对工业革命在其他国家的成功、对工业革命为什么首先发生于英国没有一个共识。正因为还无法真正解读这些已经成功的案例,所以对新案例的解释就更为无力和匮乏。现有的各种理论不足以解释已经发生的历史,也就更无法预测未来。今天,无论在西方还是中国,对中国工业革命的成功仍存在着各种误读疑惑(confusion),对中国未来的崛起也不太确定。而这本书的意义在于,它从历史的角度重新解读了引爆英国工业革命的真正原因,再以英国的历史对照中国工业革命的尝试,以此来解读为什么中国正在发生的工业革命事实上已成功且未来势不可挡。这是此书最独特的洞见和贡献。

这本书在讲述英国工业革命历史中,提出的一个最重要的概念就是“原始农村工业化”,也即工业革命前的英国农村手工业市场化。在英国,这一过程大约持续了一两百年。这一时期始于新大陆被发现之后,英国在北美建立了殖民地,形成一个非常繁盛的跨太平洋的贸易圈(也就是我在《现代化十六讲》中提到的“大西洋经济”。)这种大西洋经济把英国农村的剩余劳动力真正组织起来,形成一种小规模的、手工作坊为主要形式的、以自由市场原则组织起来的跨全球贸易体系。这种组织解决了农业文明时代最根本的限制,也就是马尔萨斯人口陷阱。在农业文明时代,当土地有更多产出的时候,人们就开始生产更多人口,在土地总量不增加的情况下,这些人口很快就超过了土地产出的限制。最后不得不用各种各样的危机和灾难来填平这种陷阱,这是一个周而复始的过程。欧洲因为发现了新大陆,在保持粮食产出的前提下,让新生的人口开始有了新的职业,用原始工业加上贸易,和新大陆完全联系在一起。新大陆的面积非常巨大,大于英国加上欧洲大陆,再加上英国殖民地还包括印度、北美、非洲等。所以剩余劳动力就以贸易和商业的方式被组织起来了。此外,当时的英国政府也是典型的重商主义政府,以商业为导向把整个社会强力组织在一起。

在原始工业贸易的激发下,技术的进一步发展如同星火燎原。工业革命的核心特点就是大规模、高效率、集体化的生产、分工、合作,以此迅速降低工业品的成本,进而又极大刺激了消费,互相应对,互相促进,最后形成了巨大、快速的良性循环。在英国,引发这个巨大良性循环的产品就是纺织品,因为纺织品具有最大的消费需求弹性。英国能够实现纺织品的大规模生产,原因是这时英国已经通过殖民主义、奴隶制、重商主义形成了跨全球的共同市场。棉花从美国南部奴隶庄园和印度的棉花田采摘,又因为珍妮纺织机、蒸汽机的发明,在英国实现大规模快速生产,成本大规模降低,并且国内已经形成大规模的统一市场,这个市场又延伸到北美和其所有的殖民地包括印度。政府和商人结合在一起,进行对全球统一市场的管理,同时国内的人口又被大规模组织起来,可以进入工厂,提供源源不断的劳动力。工厂获得的收入又能返回到产品的开发、升级、销售,由此引爆了第一次工业革命。第一次工业革命在全球被迅速铺开之后,通过殖民主义、重商主义,英国工业在全球建立了巨大市场,很快又产生了对第二次工业革命的需求。第二次工业革命实际上就是为了生产第一次工业革命所需要的机器、运输工具、基础设施、动力等而生。这些需求之间又互相引爆各种产业革命,其中包括化工、机器制造、远洋航行、火车、石化资源利用等等。各种技术形成了一种自我驱动的机制,一直发展到今天的信息革命。这就是英国工业革命的历程。

那么,回头看中国,文一教授最有洞见的地方,是他把中国在改革开放初期的乡镇企业改革,和在英国持续了上百年的原始农村工业化相互对照。1949年后,共产党一直试图把中国农村组织起来。中国革命的成功,主要依靠组织农村的力量,所以毛也一直希望在农村真正地组织工业根基。但毛的尝试失败了,原因在于虽然他把农民组织起来了,但他却不相信市场机制。在70年代末改革开放初期,中国实际上已经有150多万个乡镇企业,但它们并不是以市场的方式组织起来的,它们的生产方式还是计划经济,是凭票据供应的方式。这种方式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所谓的短缺经济——低效的生产远远不能满足社会需求。到了邓小平改革时代的第一个十年(1978-1988),改革的核心动力是乡镇企业在市场机制下的大规模发展。这种发展实际上正好对应了英国原始农村工业发展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乡镇企业从150万个发展到将近2000万个。中国由此形成了一个巨大、统一的国内自由市场,轻工业,手工作坊式的乡镇企业因为满足了短缺经济产生的巨大需求而迅速崛起,一下子在全国形成了以市场机制为基础联合起来的广大的市场。全国性的市场机制,不仅使粮食生产得以保障,同时也把农村中剩余劳动力真正以市场的方式组织起来。

中国下一步走的路和英国的工业革命一模一样。从改革,到开放,中国开始全方位介入全球经济的运行。而让中国工业腾飞的第一个产品和英国一样,也是纺织品。中国也是在纺织品上迅速进行了第一次工业革命。在已经有全国统一市场的基础上,大量的农村剩余人口进入到工业领域,而且中国政府也和英国政府一样,是重商型政府,倾尽一切能力来拓展国内和国际市场,把技术从国外引进,把工业在国内建立起来。销售的产品不仅实现国内的全方位覆盖,而且遍布全球市场。所以在改革开放第二个十年内,中国实现了第一次工业革命。结果也是一样,很短时间内,中国就因为其体量成为了全球最大的纺织品市场,也成为了全球最大的纺织品出口国,而且从那以后一直是全球最大的纺织品制造、消费及出口国。纺织品革命出现之后,又带动了以纺织品为代表的第一次工业革命发展自生自发的需求,即对于机器的需求、对于交通基础设施的需求、对于基础动力、重化工、煤炭、电力的需求,基于上述需求第二次工业革命由此开始。因为这两次工业革命,中国经济开始进入自发的、循环的、不断自我强化的增长过程,就像英美一样,这一过程一旦开始,就无法停止,以此开启了长达40年的高速、复合增长经济奇迹。也因此让中国具备了科技文明国家的基本经济特征:持续、复合增长。

以此为基础,作者同时也回答了几个相关的问题,例如,为什么中国的前三次工业革命实践没有成功?清朝的洋务运动基本上是一种自上而下的改革实践,缺乏社会基层组织,工业项目就是政府拍脑袋做出的决定,没有形成一个真正的市场机制;辛亥革命时代,农民也没有真正被组织起来;毛时代,农民被组织起来了,而且可以进入到工业领域中,但是毛不相信市场的力量。直到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农村剩余劳动力不仅被组织起来,而且是以市场的方式被组织起来,在全国形成了统一的市场机制,有几千万、上亿的劳动力,参与到了国内和国际的市场竞争之中。这是他对四次中国工业革命尝试的比较。另一个相关问题是为什么最早工业革命没有在荷兰发生,没有在中国、印度发生?在近代之前,中国和印度政府基本不重商,也不重视市场。荷兰政府非常重商,但一直没有纺织业基础,其专长的渔业、贸易等都没有很大的消费弹性及规模化效应,不足以引爆工业化革命——工业化革命必须要有一种需求弹性很大的产品来点燃,大规模的生产能够带来大规模的成本下降。

但是无论以什么样的产品进行行业引爆,工业革命发生最根本的前提是有一个足够大的市场。关于自由市场,他提出另外一个有洞见的看法,自由市场,其实既不自由也不免费,而是一个非常昂贵的公共品,必须要有一个强有力的重商主义政府花大力气、大代价去建设。在此基础上他也批评了今天西方关于工业革命的最主流的基本解读,也就是“华盛顿共识”,认为现代工业的形成必须要有自由市场机制、非政府干预、民主和法治的保障,没有掠夺性的腐败制度等等。而这些共识在他看来,都和英国的历史实践相悖,是一种因果倒置。这些都是西方后工业化社会发展到今天的结果,而非原因。按照这种理论来解读中国,是西方一再对中国错误预判的主要原因。

文一教授通过对西方历史的重新梳理,分析中国工业革命成功的原因,并据此预言中国未来持续的经济发展不可阻挡,同时他认为中国经验也同样适用于其它希望引爆工业革命的发展中国家。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本书具有原创洞见,意义非凡。

明年就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经济发展的成绩举世惊叹,但关于它的成因及未来发展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世界范围内,都存有广泛争议。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外学者开始在这一领域耕耘,以我粗浅的非专业眼光看来,杨小凯、林毅夫、周其仁、许小年、史正富、文一等诸先生都有富有创见的贡献,值得认真学习。但这个题目实在是太大,对全球的影响也实在是太过深远,因此全方位的解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今天西方学术界对这一问题的研究也同样尚处在初级阶段。历史上,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一直是西方研究中国文化、历史的学术重镇。所幸的是,在今年12月初的董事会上,在校长和董事会全体成员一致推动下,哥大准备在近期成立“中国当代经济研究所”,计划以田野案例研究开始,深入记录中国近四十年公司、乡村、地县、城市、省、行业等等一系列的变迁,为中国巨变留下忠实的学术案例记录,并在此基础上做更深入的学术研究。(顺便提一下,文一教授的书中有一章专门描述了苏南永联村的经济发展史,非常有启示。)

4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伟大的中国工业革命的更多书评

推荐伟大的中国工业革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