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抄

CaptainBlue
2018-03-11 看过

社会主义不单单是一个劳工问题或所谓第四等级问题,而主要是一个无神论问题,是无神论在当代的表现以及恰恰在不要上帝的情况下建造巴比伦塔的问题:建塔的目的并不是为了从地上登天,而是把天挪到地上来。 我越是爱整个人类,就越是不爱具体的人,即一个一个的人。我在梦想中常常满怀激情打算为人类献身,而且一旦由此必要,或许为了人们我真的敢于走向十字架;然而,我根据经验知道,要我跟什么人共处一室,我连两天也待不住。任何人只要在离我很近的地方,他的个性就会压迫我的自尊心,妨碍我的自由。不出一昼夜,即便是最好的人也能令我憎恨。别人只要稍稍碰我一下,我就会视为仇敌。 您还要力戒恐惧,虽然恐惧只是一切作假的后果。在爱的征途上永远不要害怕您自己的怯懦心理,甚至对您在这过程中的不良行为也不必怕得要命。很抱歉,我不能对您说什么动听的话,因为与梦想中的爱比较起来,切实的爱是一件严酷和令人生畏的事。 “我认为,在世上人人都应该首先爱生活。” “爱生活甚于爱生命的意义?” “一定得这样,像你所说的超越逻辑去爱。” 我看只能怨人们自己:给了他们天堂,他们却要自由,明明知道会给自己带来不幸,还是从天上偷了火,所以不值得为他们惋惜。 人们最坚持不懈而又劳神费心的努力,莫过于身为自由人却忙着寻找该对之顶礼膜拜的那个人。 由于人不能没有奇迹,就必然会给自己创造形形色色新的奇迹。 “所谓单纯,就是我在您面前不害臊。非但不害臊,我也不愿害臊,正是在您面前,也只有对您如此。阿辽沙,为什么您引不起我的敬意?我非常喜欢您,但您引不起我的敬意。倘若我对您怀有敬意,我就不会说这样没羞没臊的话,您说是不是这样?”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卡拉马佐夫兄弟的更多书评

推荐卡拉马佐夫兄弟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