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夜 守夜 7.7分

听,故事贩卖机开始启动了

猫靴
2018-03-11 23:19:54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这本短篇小说集写于1978年,是史蒂芬金的第一部短篇小说集,他短篇集还有《日落之后》和《噩梦工厂》等,也都引进过,即便这本《守夜》,之前13年的时候,也引进过。所以如果还有人认为这是第一次引进的短篇小说,先拍拍脑子,看是不是又落哪儿了。
关于史蒂芬金我不再做过多介绍,也没什么需要在介绍的了吧。以下我们只谈这本《守夜》。《守夜》问世的时候,正是史蒂芬金的事业上升期,趁着《魔女嘉莉》和《闪灵》大热之际,以《耶路撒冷镇》为代表作的短篇,结合一干之前陆续发表过的旧作,这本书就出来了。
在序中史蒂芬金显得很谦虚,同时,也很深刻的探讨了恐怖与电影的关系,恐怖与哲学的关系,以及自己一路创作的心路历程,我很喜欢这段序,正是因为它写的很真实,读罢方才懂得,史蒂芬金的成功过程并不像《魔女嘉莉》的发表那样充满戏剧性,背后的努力其实是个厚积薄发的过程,即便《魔女嘉莉》还是压在箱底,其他的作品也会让他声名大噪,这是注定了的,只是早晚问题。
此时的史蒂芬金,已经可以熟练驾驭各种类型和题材的恐怖元素,我试着将这本书中的作品分类,大致可以有如下几种:
一、传统恐怖元素
所谓传统恐怖元素,无外乎吸




...
显示全文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这本短篇小说集写于1978年,是史蒂芬金的第一部短篇小说集,他短篇集还有《日落之后》和《噩梦工厂》等,也都引进过,即便这本《守夜》,之前13年的时候,也引进过。所以如果还有人认为这是第一次引进的短篇小说,先拍拍脑子,看是不是又落哪儿了。
关于史蒂芬金我不再做过多介绍,也没什么需要在介绍的了吧。以下我们只谈这本《守夜》。《守夜》问世的时候,正是史蒂芬金的事业上升期,趁着《魔女嘉莉》和《闪灵》大热之际,以《耶路撒冷镇》为代表作的短篇,结合一干之前陆续发表过的旧作,这本书就出来了。
在序中史蒂芬金显得很谦虚,同时,也很深刻的探讨了恐怖与电影的关系,恐怖与哲学的关系,以及自己一路创作的心路历程,我很喜欢这段序,正是因为它写的很真实,读罢方才懂得,史蒂芬金的成功过程并不像《魔女嘉莉》的发表那样充满戏剧性,背后的努力其实是个厚积薄发的过程,即便《魔女嘉莉》还是压在箱底,其他的作品也会让他声名大噪,这是注定了的,只是早晚问题。
此时的史蒂芬金,已经可以熟练驾驭各种类型和题材的恐怖元素,我试着将这本书中的作品分类,大致可以有如下几种:
一、传统恐怖元素
所谓传统恐怖元素,无外乎吸血鬼、恶魔、传说中的妖魔鬼怪等等,这里会有个认知模糊的概念,就是疯狂的人眼中的神,也许只是恶魔的另一种表象。史蒂芬金在出车祸休养期间所读的本特利·利特的那些作品,大多深谙此道,而这种假借神的外衣,即便最近那本《重生》依旧沿用。本书中归为此类的作品,我觉得有如下几个:《恶灵》、《有时,他们会回来》、《我知道你需要什么》、《玉米地里的孩子》以及《喝一杯再走》,在这里我并没有把《耶路撒冷镇》单独放在这里,虽然《喝一杯再走》算是《撒冷镇》故事的延续,但要知道《撒冷镇》和《耶路撒冷镇》并不是一回事,一个长篇小说,一个短篇小说,一个吸血鬼,一个克苏鲁……好吧,《耶路撒冷镇》我会后面单说。
二、有美国特色的工业怪兽
对于一个历史只有几百年的国家来说,它缺乏历史上的传统文化沉淀——五大神话体系它只有看的份。美国自己的特点又是什么,关于这点最完美的答卷应该是尼尔盖曼的《美国众神》,美国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不管早晚,正是这些人铸造了美国梦,于是这些人带来了他们各自的文化信仰,各自的神,这个论调听起来很合理,那除去糅杂并存,美国自己的特点是什么,我想,那便是工业。先进的科技带来物质的充裕同时还有对未来的隐忧,这部分的作品有:《夜半涛声》、《绞肉机》、《战场》、《割草工》。
三、怪物,杀手还有克苏鲁
在磨坊电影中,很多情节发展的生硬而突兀,但这丝毫不会减少观众的看片热情,为什么?喜欢磨坊电影的人还会在乎情节是否合理吗?只要有血浆、猎奇和大胸脯就够了。如果拿磨坊电影来讲有点极端,不如我们用B级片来举例,就更有说服力一些,金的另一个身份是编剧,金牌编剧,他的作品最适合B级片的创作,这是笔以小博大的好买卖——一方面靠情节取胜,另一方面好像实现那差不多的视觉效果只需要花差不多的钱就够了。这便有了书中那些更受制片商青睐的作品,这些有:《守夜》、《灰色物质》、《草莓春天》、《窗台》、《戒烟公司》、《爱花的男人》、《我是大门》、。这些作品介于都市传说、悬疑故事和克苏鲁神话间,故事性很强,整体更为饱满,容易被改编成为长篇小说,或是新的东西。从某方面来看《灰色物质》中变异的父亲和《遗落的南境》中变异的灯塔管理员,是多么惊人的相似。
四、其他
这部分主要是糟心,除了糟心没别的,就是单纯的让人看了不舒服,可能这类型收录的作品,更符合韩国人改编电影的口味,它们过程平淡得讲述着让人心里不能平静的故事,没有什么怪力乱神,只是生活的艰辛和无奈。这类有《梯子最后一根横档》和《病房里的女人》。
最后我们来聊聊《耶路撒冷镇》吧!作为一部新加入的作品和后来成为其短篇代表作的作品,我们看看都有哪些东西揉进了这篇作品。从开篇书信往来的形式,那种彬彬有礼的词语,我首先想到的是《德古拉》,从后来的有关联的《喝一杯再走》来看,《撒冷镇》的设定更像是吸血鬼,可从那本《蠕虫之书》现身的时候,又整个从布莱姆斯托克倒向了洛夫克拉夫特一边(说到洛夫克拉夫特,后面有些故事甚至直接搬出了《死灵之书》),于是同样还是靠书信推动情节,读起来却颇有点《暗夜呢喃》的味道了。而贯穿始终的那墙中令人不安的窸窸窣窣的声响,你看到爱伦坡笑而不语了吗?
说点题外话,看到犹格·索格斯的时候,我真真儿愣了一下,这种李逵李鬼的翻译,狐疑再三,最后在召唤咒语上才能确定,这就是伟大的外神犹格索托斯,如果说翻译蹩脚,还能接受,那内容的乌龙简直不能忍,《撒冷镇》和《耶路撒冷镇》怎么可能搞错呢,在看到《喝一杯再走》时我以为我看了假的《撒冷镇》,以及,《我是大门》真不如《我是通道》合适。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守夜的更多书评

推荐守夜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