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栖杂述 两栖杂述 9.6分

如何写出汪曾祺风格的短篇小说

阿嘉
2018-03-11 22:59:02

2016年9月,初次接触汪曾祺,当时学业任务繁忙,每天晚上回寝室后,最为惬意的时间便是看他的短篇小说集《受戒》,这也是我唯一的“娱乐活动。”读汪曾祺的短篇小说,如品一瓶陈年红酒,每天晚上小酌一杯,不多不少,韵味刚好停留在身体里时便戛然而止,以此给明日留个期待。他的小说我是不舍读完的,每天晚上阅读一篇,似乎成了极大的奢侈。

汪曾祺的语言风格是诗意的,在《受戒》中,小和尚对小姑娘心动,他是这么写的,“她挎着一篮子荸荠回去了,在柔软的田埂上留了一串脚印。明海看着她的脚印,傻了。五个小小的趾头,脚掌平平的,脚跟细细的,脚弓部分缺了一块。明海身上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他觉得心里痒痒的。这一串美丽的脚印把小和尚的心搞乱了。”这段话并没有华丽的词藻,却有身临其境的感觉,汪曾祺的描写小和尚时,全然把自己想象成了小和尚,有人问汪曾祺,“你小时候当过和尚吗?”汪曾祺回答道,“这倒是没有过。不过我家附近有个和尚庙,我每天都能见到进进出出的大和尚和小和尚。”这段话中“心里痒痒”这四字用的极好,小和尚对待爱情懵懵懂懂,但因戒律的束缚只敢将情感掩埋在心中,当他看到玲珑小巧的掌印时,内心的情感似乎想挣脱绳索,

...
显示全文

2016年9月,初次接触汪曾祺,当时学业任务繁忙,每天晚上回寝室后,最为惬意的时间便是看他的短篇小说集《受戒》,这也是我唯一的“娱乐活动。”读汪曾祺的短篇小说,如品一瓶陈年红酒,每天晚上小酌一杯,不多不少,韵味刚好停留在身体里时便戛然而止,以此给明日留个期待。他的小说我是不舍读完的,每天晚上阅读一篇,似乎成了极大的奢侈。

汪曾祺的语言风格是诗意的,在《受戒》中,小和尚对小姑娘心动,他是这么写的,“她挎着一篮子荸荠回去了,在柔软的田埂上留了一串脚印。明海看着她的脚印,傻了。五个小小的趾头,脚掌平平的,脚跟细细的,脚弓部分缺了一块。明海身上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他觉得心里痒痒的。这一串美丽的脚印把小和尚的心搞乱了。”这段话并没有华丽的词藻,却有身临其境的感觉,汪曾祺的描写小和尚时,全然把自己想象成了小和尚,有人问汪曾祺,“你小时候当过和尚吗?”汪曾祺回答道,“这倒是没有过。不过我家附近有个和尚庙,我每天都能见到进进出出的大和尚和小和尚。”这段话中“心里痒痒”这四字用的极好,小和尚对待爱情懵懵懂懂,但因戒律的束缚只敢将情感掩埋在心中,当他看到玲珑小巧的掌印时,内心的情感似乎想挣脱绳索,“咯吱咯吱”,似乎有千万支羽毛在内心挠挠,这短短四字就将小和尚的兴奋与羞涩表现的淋漓尽致。

曾经看到过一条微博,“若是不考虑收入的话,你最想从事什么职业?”当时我的第一想法是“小说家”,写小说可以将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喜怒哀乐全部寄托在小说中的人物里,写小说不仅仅是一个创作的过程,更是一个与内心深处的自我对话的过程。前不久,我针对“大兴火灾”事件虚构一篇小说,这是我第二次写短篇小说,经验不足,情节前后不合理,心理变化突兀,肆意堆砌华丽的词藻。最近看了汪曾祺的文论集《两栖杂述》,其中收录了汪老先生有关小说、散文、戏剧、民间文学的创作,汪老谈及小说的创作时,收获颇丰。

我在写小说时,总会刻意的将主角“异化”,为了让他承载起我所有的感受,我赋予了他某一职业中不可能出现的生活,比如“他”本是一个工人,出口成“脏”,我却将“他”不为人知的一面塑造成了文学爱好者。“脏话”与优雅的文学是截然相反的表达形式,我却将它们绑在同一人身上,这就脱离了客观事实,主观感受支配了我的写作方式,我似乎在用笔呐喊,“这个主角就是我!就是我的化身!就是我灵魂的寄托!”这恰恰是万万要不得的,汪曾祺说:“作者的感情、态度最好融化在叙述、描写之中、隐隐约约,存在于字里行间。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海明威的写作方式是汪曾祺最为推崇的,海明威认为,“一部作品好比‘一座冰上’,露出水面的是八分之一,而又八分之七在水面之下,写作只需要‘水面上’的部分,而让读者自己去理解‘水面下’的部分。”比如最近的电影《三块广告牌》,它的开放式结局留给了观众更多的思考空间,即使离开了电影院,脑海中还是会继续呈现电影的后续发展,若是结局找出了凶手,那么这部电影的评分肯定会大打折扣,“耐人寻味”总比“直截了当”更能引人深思,“思考”才是一部创作品的价值所在。

创作小说时,伏笔和照应是必不可少的,但万万不可有意为之,若是故意放大伏笔所在处,颇有一种玩“找茬游戏”时,用一个大红色的剪头标注,“我在这儿!我是这幅画里不同的!”,这样便失去了“游戏”的乐趣。伏笔和照应是要惨淡经营的。“要使读者看不出斧凿痕迹,只觉得自自然然,完完整整,如一丛花,如一棵菜。虽有人力,却似天成。如果使人看出来这里是埋伏,这里是照应,便成死症。”

汪曾祺的小说有个最大的特点,“散文化”,形散而意不散,他的文字犹如一朵朵粉红的垂丝海棠,即使被风吹得漫天飞舞终究也会落到土地上,成为土壤里的营养成分被树的根茎所吸收,再次成为它的一体。“散文化小说的美是阴柔之美,不是阳刚之美。是喜剧的美,不是悲剧的美。散文化小说时清澈的矿泉,不是苦药。它的作用是滋润,不是治疗。”散文化小说讲究用词造句,笔下的人物是你创造的,但不能让他跟着你走,当你创作出来后,你必须得跟着他走,散文化小说大多都是短篇的,重点在于“散”,鲁迅说:“宁可把短篇小说压缩成一个sketch(速写),千万不要把sketch拉成一个短篇小说。”散文化小说的人像要求神似,轻轻几笔,点个大概。比如《古人往事·收字纸的老人》中的一句话,“老白粗茶淡饭,怡然自得。化纸之后,关门独坐。门外长流水,日长如小年。”这句与句之间的对仗,这是不同于传统小说的纯散文语言。写故事,而着重写意境,写印象,写感觉,物我同一,这便是诗化小说。

作家的创作离不开生活,艺术源于生活却更高于生活,阅历不同,写作的方式便也不同。契诃夫说,“告诉我你读的是什么书,我就可知道你是一个怎样的人。”读书实质上也是与作者促膝长谈,吐露心扉的过程,读汪曾祺最重要的是形成一套自己的写作风格,而不是跟风模仿。比葫芦画瓢,只不过是步人后尘。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两栖杂述的更多书评

推荐两栖杂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