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美术名作二十讲 世界美术名作二十讲 评价人数不足

我眼中的美术

姽婳小术
2018-03-11 22:47:07

——读《世界美术名作二十讲》

作者:苏术

我的艺术观,应该起源于初中时期。我生长在一个小乡村里,那时候真的可以用“穷乡僻壤”来形容我的老家。小地方的乡村里,大人基本都在外打工,家里留给爷爷奶奶,家长也都不太抓学习,一切真的都只能靠你自己的自觉。

我初中的时候,机缘巧合下开始了我的书法之路。我们那地方的学校,基本没有兴趣班这回事儿,教我们书法的老师,是学校里的音乐老师,他同时也教绘画,所以很多时间我与学绘画的同学在一个教室练习。我每次练字过程中,总会停下来去看看绘画的同学,今天画了什么。有时候,看着一张白白的画纸,变成一池碧水莲花,我就会萌生一种“去学画画”的念头。念头一起后,便再也没有消下去过,终于在高中的时候,我跟父母提出要学绘画,当个艺术生。那时候的我,没想那么多。现在想来,我父亲听完后,应该有一种:明明可以用演技吃饭,非要卖弄颜值。所以他当场拒绝了我请求,并跟我说,人生的路虽然是我自己在走,但是他有权支配我现阶段的方向。通俗地讲,就是他有权否定我的想法,并引领我走向他觉得不错的工作方向。于是,我大学学了我研究不透的经济学,并且给我的绘画之路,蒙上了求而不得的面纱

...
显示全文

——读《世界美术名作二十讲》

作者:苏术

我的艺术观,应该起源于初中时期。我生长在一个小乡村里,那时候真的可以用“穷乡僻壤”来形容我的老家。小地方的乡村里,大人基本都在外打工,家里留给爷爷奶奶,家长也都不太抓学习,一切真的都只能靠你自己的自觉。

我初中的时候,机缘巧合下开始了我的书法之路。我们那地方的学校,基本没有兴趣班这回事儿,教我们书法的老师,是学校里的音乐老师,他同时也教绘画,所以很多时间我与学绘画的同学在一个教室练习。我每次练字过程中,总会停下来去看看绘画的同学,今天画了什么。有时候,看着一张白白的画纸,变成一池碧水莲花,我就会萌生一种“去学画画”的念头。念头一起后,便再也没有消下去过,终于在高中的时候,我跟父母提出要学绘画,当个艺术生。那时候的我,没想那么多。现在想来,我父亲听完后,应该有一种:明明可以用演技吃饭,非要卖弄颜值。所以他当场拒绝了我请求,并跟我说,人生的路虽然是我自己在走,但是他有权支配我现阶段的方向。通俗地讲,就是他有权否定我的想法,并引领我走向他觉得不错的工作方向。于是,我大学学了我研究不透的经济学,并且给我的绘画之路,蒙上了求而不得的面纱。

也许是心底的求而不得,也许是我真的爱好艺术。日常生活中,对于书画类的作品或者书籍,我都会多看几眼。

艺术史,或者说绘画史,我是真的没有研究过的。看的书也大多是教你怎么去画,涉及到的多是布局、赏析等,所以我脑海里没有一个很系统的绘画史,这也是我目前急需去恶补的事儿。

傅雷是一个很奇怪的人。他没有和别人一样一边任职一边写作,他唯一的收入就是做翻译。在翻译文学领域内著述颇丰,在翻译理论方面也构建了独特的译论体系,这与他在艺术领域内的精深造诣密不可分。

青年时期,傅雷留学法国学习的专业是艺术批评,对绘画、雕塑、戏剧和音乐等艺术门类都有着极为深刻的理解,在欣赏和鉴别艺术作品上更是有超出常人的眼光。作为一位杰出的文学翻译家,傅雷屡次强调译事要“以艺术修养为根本”。他在致罗新璋的信中说:“无敏感之心灵,无热烈之同情,无适当之鉴赏能力,无相当之社会经验,无充分之常识,势难彻底理解原作,即或理解,亦未能深切领悟。”这段话就像是翻译家的基本要求,诚然,现在它也确实是。

翻译家楼适夷曾说:“傅雷艺术造诣是极为深厚的,对无论古今中外的文学、绘画、音乐的各个领域,都有及渊博的知识。”丰厚的艺术积淀,不仅为傅雷的翻译实践创造了得天独厚的条件,更是在其翻译理论的构建上提供了可资借鉴的思想基础。除此之外,在评论画作时,更是将自身的品格与艺术修养融入其中,达到“鉴古之功力”、“审美之卓见”和“高旷之心胸”的艺术高度。

《世界美术名作二十讲》是傅雷遗留下来的讲义稿,生前并没有发表。1985年吴甲丰先生在受三联书店的委推,做这本书的时候,讲到:“这部讲稿不是美术通史或断代史,而是凭借各种名作讲解西欧二十多个重要美术家的艺术与事迹。从年代上说,是从十二、十三世纪(文艺复兴的初期或‘前奏’)讲到十九世纪中叶,大约跨越五百多年”。

傅雷在书中也这样说道:“艺术革命有一个永远不变的公式:一种艺术渐趋呆滞死板,不能再行表现时代趋向的时候,必得要回返自然,向其汲取新艺术的灵感”。他评价多那太罗的画作时说:“一个伟大的天才,承受了他前辈的以及同时代的作家的影响之后......渐渐显出他个人的气禀,肯定他的个性。”傅雷肯定了多那太罗的艺术价值,是带着“个人气禀”的。于此同时他也指出,多那太罗晚年却陷入“丑的美”的写实主义,很是惋惜。而这种发展趋势,还有很多例子。比如高乃依、雨果乃至米开朗琪罗,早年的艺术思想成就了他们的地位,却在暮年时不免走向极端、平庸或固定呆板。对此,傅雷引用了法国拉伯雷的话,评价其艺术创作,“要创造天使并不是毫无危险的事”。

不管是达芬奇的深,米开朗琪罗的力,还是拉斐尔的明媚,伦勃朗的光暗,又或者是鲁本斯的色彩...都会让你觉得艺术的热情是灿烂美好的,它源远流长,举世无双。

全书二十讲,每一讲都犹如溪水潺潺,不冗长,不单薄。有对名画的讲解,也有对画家的人物解析。从讲介之间感悟美学,从人物之间发现精神——是富有朝气的、快乐的、天真的、活生生的,像行云流水一般自由自在,像清冽的空气一般新鲜。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世界美术名作二十讲的更多书评

推荐世界美术名作二十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