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室1618 密室1618 8.2分

密室1618读后感

🙋🏻
2018-03-11 22:40:38

2018开年,姚汶泉老师重磅推出了悬疑小说新作《密室1618》,偶然间通过朋友了解到了这一次的活动。在阅读完整书后写下了这一篇读后感。

悬疑小说是以一个主要悬念贯穿始终并且最后被解开的一类小说,其一般模式为:罪犯犯罪——侦探出现——侦查——破案。《弗雷的小说写作坊:悬疑小说创作指导》一书的作者,詹姆斯·N·弗雷先生定义悬疑小说的本质,说它是现代的英雄神话。玛莉·勒德尔在《悬疑小说》一书中,给出了人们阅读悬疑小说的四个经典理由,她说,人们阅读悬疑小说,是为了获得:

一、追捕凶手刺激感的代入式体验:这是以侦探和读者的聪明才智为媒介,在智力层面实现的。

二、见证违法者受到惩罚的满足感。

三、对故事中人物(主要是主人公)和事件的自我认同感,这能让读者更有英雄的感觉。

四、对故事真实性的信任感觉。

在《密室1618》一书中我们可以看到,主人公律师陈功,助手琳琳作为第一视角,接触到潘若岚的一个简单看房事件开始,慢慢带领读者们走进了这一充满奇幻色彩的事件中,通过房间1618的诡异事件,慢慢引导出了潘若岚,潘晓,崔仁平,邹志诚等出场人物之间的联系,然后又通过一个又一个的诡异事件,嫌疑人

...
显示全文

2018开年,姚汶泉老师重磅推出了悬疑小说新作《密室1618》,偶然间通过朋友了解到了这一次的活动。在阅读完整书后写下了这一篇读后感。

悬疑小说是以一个主要悬念贯穿始终并且最后被解开的一类小说,其一般模式为:罪犯犯罪——侦探出现——侦查——破案。《弗雷的小说写作坊:悬疑小说创作指导》一书的作者,詹姆斯·N·弗雷先生定义悬疑小说的本质,说它是现代的英雄神话。玛莉·勒德尔在《悬疑小说》一书中,给出了人们阅读悬疑小说的四个经典理由,她说,人们阅读悬疑小说,是为了获得:

一、追捕凶手刺激感的代入式体验:这是以侦探和读者的聪明才智为媒介,在智力层面实现的。

二、见证违法者受到惩罚的满足感。

三、对故事中人物(主要是主人公)和事件的自我认同感,这能让读者更有英雄的感觉。

四、对故事真实性的信任感觉。

在《密室1618》一书中我们可以看到,主人公律师陈功,助手琳琳作为第一视角,接触到潘若岚的一个简单看房事件开始,慢慢带领读者们走进了这一充满奇幻色彩的事件中,通过房间1618的诡异事件,慢慢引导出了潘若岚,潘晓,崔仁平,邹志诚等出场人物之间的联系,然后又通过一个又一个的诡异事件,嫌疑人一个又一个的失踪、死亡使案件的疑团进一步的加深。最后层层抽丝剥茧中还原出的这起尘封10年的司法谜案真相,却又让我感到大吃一惊。

读完这本书之后,书里的内容仍然能够让我反复的琢磨着,意犹未尽,虽然说最开始的剧情有些显得超然于现实、离散在生活之外,但在我看来,好的悬疑小说应当以悬疑揭示人性的温暖和凶残,以恐怖衬托出人心的纯净和污浊,以诡秘投射出人间的深情与仇恨。作者结合了魏晋时期的志怪小说与明清的公案小说,通过鬼神的介入,强烈的智慧因素,以因果报应为线索,注入了作家的愿望和想象,令人遐想与深思。

我摘抄了以下几段让我印象深刻的段落,以供大家参考试读与回味。

“程先生的功力我朋友至今念念不忘,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改行了,不过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我对此也不感兴趣,但是”潘若岚突然笑了,说,“我慕名而来的时候,实在没有把握让你跟着我来到我家,因为据那朋友说,你行事很有仙风道骨;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

  “我最近从天上落地了,吃饭租房都需要钱。”我冲门外努了努嘴巴,挥挥手指指琳琳的位置,“我不吃饭,手下还要吃饭。所以你就赶紧说正事吧。”

  我心里清楚,潘若岚今天不达目的是不会罢休的,所以我也省了面儿上那套客气话,口气也硬了起来。毕竟能够通过自己朋友专门辗转找到我的人,一定不会轻易放手。我想走是不太可能了,不过钱已经到手,潘若岚摸不清底细,认为我是此中高人,那我不妨顺水推舟,看看其中到底有什么玄妙。

  更让我感到奇怪的是,到底什么原因让她必须找我来处理这种事?还有她那个朋友是谁?

  潘若岚听了我生硬的回答,脸上并没有怒意,只不过神色慢慢凝重起来:“我刚才其实已经告诉你了,这房子有古怪,闹鬼。”

  “怎么个闹鬼法?”我不露声色地问,“闹鬼有很多种。”

  “果然是行家里手。”潘若岚轻轻地呼出一口气,接着说,“这房子我很久没有住过了,上个月才搬进来。自打搬进来之后,就听见厨房和厕所里总是传出阵阵女人的哭声,嘶嘶哑哑的。”

  “白天还是晚上?”我接着问,心想这不是恐怖片里的桥段吗,够老套。

  “晚上。”她声音越来越轻,好像陷入了遐思,“十点多钟到午夜之间,十分准时。我开始以为是水管出了问题,还专门让修下水道的师傅来看过,没有任何异常。”

  “就这个?”我撇撇嘴,莫名其妙的怪声说明不了任何问题。抛开潘若岚故弄玄虚的话语不提,很多房子中都有这样的现象存在。而且人的暗示能力是非常强大的,即便是一些平时十分正常的动静,在特殊的条件和想法驱使下也会变成令人心惊肉跳的声音,这没什么好奇怪的。

  “不,这只是个开始。”潘若岚突然停住了话语,站起身来将后面的门轻轻打开一道缝隙,朝外面注视了很久才重新坐回到桌子前。

  我想了想,决定问一个我心里琢磨了很久的问题。

  “你好像很关心我的助手,为什么?”说出这话的时候,我特意盯着潘若岚的眼睛。

  她听到这话,迅速把眼皮垂了下去,过了几秒钟才抬起头来说:“程先生眼力果然很刁钻,什么都瞒不过你。等你听完我说的话就明白了,我并不是要对她做什么不利的事,你放心。”

  潘若岚看我没说话,就接着说:“我搬进来一周之后,有一天晚上很早就上床休息了。说实话,虽然那种若有若无的哭声已经出现了几天,但我并不是很在意,我这人粗枝大叶的,当时心里也没有往那方面想,就以为是水管出现了问题,改天来找维修工查看一下就好。

  “哪知道有天晚上我突然醒了过来,又听到了那种哭声。不过那次,我记得很清楚,这哭声并不是从厕所或厨房传过来的。”潘若岚说到这里脸色变得苍白,手也禁不住微微地颤抖起来。

  我不由自主地将身子前倾,全神贯注地等着接下来的故事。

  “那天晚上月光很亮,我就在刚才琳琳进去的那个卧房睡觉。如果你进去看过就知道,那里面连着一个非常宽敞的阳台,视野很好。我当时听到的那种哭声,就是从阳台上传来的!”潘若岚急促地说道,一双白皙纤细的手紧张地蜷缩起来。

  “你过去查看了?”我轻声问,心里大概已经猜到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不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不!”潘若岚声音突然高了起来,“我看见了!我看见了!!”

  我一下子被她惊惧的样子吓了一跳,猛地往后面撤了一下椅子。潘若岚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急促地甩了甩头,仿佛空气中也有什么东西冷冷地看着她。

  “我看到……我看到……”她脸上挂着一种被极力压制的恐怖,乃至整个五官都扭曲起来,颤抖着说,“我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趴在阳台的外面,嘤嘤地哭着!!”

  我的心脏突然紧缩起来,气喘得也有些急了。

  “你说……趴在阳台外面什么意思?”我的思维一下子转不过弯儿来,问道。

  “我看到那个女人的头发都披散在脸上,在我阳台外侧的玻璃边上一点点地抽动……”潘若岚几乎要哭出声来了,“可是我这里是十六层啊!!”

  没错儿。我在心里默默地点了点头,刚才我不明白的也是这里。

  潘若岚住十六层,怎么可能有人趴在她的窗户外面。别说是午夜出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就是白天,这种事情除了擦玻璃的工人,谁办得到?

  “会不会是你看错了?”我试探着问了一句。

  “不会的!”潘若岚抬起头,死死地看着我说,“我清清楚楚地看到了!记得我当时还条件反射地看了一眼挂钟,晚上十二点整!”

  “会不会是一个别人家的东西被风吹到你玻璃上了,比如一个黑色的塑胶袋什么的……”我安慰她道,不过心里也清楚一个塑胶袋可不会嘤嘤地哭泣。

  “绝不可能!”潘若岚现在已经跟刚进房间时判若两人,浑身都被汗浸透了,脸上也挂着丝丝缕缕的头发,圆瞪着眼睛恶狠狠地看着我—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有种感觉,她的眼睛又要变得血红了。

  还好没有。不过事实上我的注意力根本不在这里,因为接下来我又听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

  “我看到……我看到那个女人的脸了……”潘若岚喃喃地说,像个精神病人一样茫然地看着空气。

  “你看到她的脸了?”我也急切起来,“你是怎么看到的?”

  “她让我看到的……”潘若岚接着断断续续地说,“我看到那个女人的头慢慢从玻璃窗上抬起来,然后又一点点贴到了玻璃窗上!”

  “我看到……我看到……”潘若岚终于忍不住一下子抓住自己的头发,深深地将头埋了下去,一点细若游丝的声音从桌子下面飘动出来,却像巨石一般击中了我的神经—

  “我看到那个女人的脸……那个女人的脸……就是我自己!”

  “你自己的脸?”我脑后一阵冷风吹过,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你确定吗?”

  潘若岚微微抬起头,目光中带了些怒意:“当然,我自己的脸我还能不认识吗?我看得清清楚楚。”

  我把身子慢慢靠在椅背上,没有说话。沉默了几分钟,潘若岚显然沉不住气了,焦急地问:“程先生,你以前碰到过这种事情吗?”

  “看见一个和自己面孔一样的男人披头散发地出现在夜晚的窗户外吗?”我面无表情地说,“没有。”

  潘若岚绝望地叹了口气,甚至都没有听清楚我提出的一个问题,直到我问第二次才如梦初醒地回过神来。“刚才你说你搬进来一周之后就发生了这么……奇怪的事。”我斟酌着用词,尽量不去刺激她脆弱的神经,“那为什么你直到现在才来找我?”

  “我一直在四处找人解决这件事,只不过碰上的都是些江湖骗子,有几个还被吓跑了……”潘若岚苦笑了一声,交叉着手指若有所思地说,“后来才从朋友那里听到你的大名。于是,我就登门拜访了。”

  “你这个朋友是谁?”我不紧不慢地将这个问题抛了出去,心里则紧张不已。

  “我不知道。”潘若岚的回答我并不意外。看见我表情轻松地挑了挑眉毛,她进一步加重语气道,“不瞒你说,我从头到尾也不清楚对方的身份,我知道的,就是找你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如此而已。”

  这就奇怪了。我心里隐隐地感觉整件事情背后有另一番蹊跷,很明显有人有意地将潘若岚引向了我,这又是为什么?

  “说说你是怎么得知我的情况的。”我简单明了地问。如果潘若岚所说的都是真的,所有这些问题的答案很可能和那个提供给她有关我消息的“朋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那个“朋友”才是一切问题的关键,甚至不排除是他(她)制造了这一切。

  我突然明白了什么。也许一切都是个幌子,将我拉进这潭浑水才是他(她)的目的。潘若岚身上发生的那些怪事,不过是一个烟幕弹。

  “我不能说。”潘若岚直截了当地拒绝了我,语气坚定地说,“等你帮我弄清楚这房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就会告诉你。不过在此之前,关于你关心的那个人我一个字都不会透露。”

  显然她十分清楚我感兴趣的并非这间奇怪的房子,甚至不是那个出现在窗户外面的女鬼—潘若岚自己。我叹了口气,看她一脸决绝的样子,估计是不会套出什么内容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密室1618的更多书评

推荐密室1618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