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锥编》偶得之二

东山邻
2018-03-11 22:09:56

钱钟书的《管锥编》上百万字,却没有一个清晰的理论结构,尽是些小题目,就像有人讥讽的,“一地的散钱,却没有串起来”。余英时解释说,宏大的理论或者结构虽然看起来更伟大,但是一旦被推翻之后就会被弃之如敝履,一文不值。没错,更糟糕的甚至在有生之年就被迫把自己早年的理论骂成狗屎,比如冯友兰。反之,没有大理论,专门深钻某些小题目既不招人注意,又难以被反驳,其中的真知灼见却会长久地存在。《管锥编》的这种体裁其实并非首创。在清朝,因为文字狱的肆虐,学者们只好孜孜于考据研究,基本都是用这种笔记体,罗列无数的考据小题目,比如《日知录》。《管锥编》可以说是这种体裁的最高峰,毕竟,象钱先生那样学贯中西的以前没有,以后也很难再有了。 从读者角度说,这样的书有一个好处,就是随时可以拿起来看,随时可以放下,不用纠结看到了哪里,有没有忘记,尤其适合放在枕边,看一两个题目之后睡去,如果所读能够入梦,那么每夜都有不同的梦境,倒也新鲜。 《管锥编》全书都是1949年之后写的,历经了若干个惊人的世变,却一直“自说自话”,没有一处用上流行的思想,可以说是纯净的中国古典文化的绝唱。然而,如果仔细体会,却会发现钱先生在挑选题目

...
显示全文

钱钟书的《管锥编》上百万字,却没有一个清晰的理论结构,尽是些小题目,就像有人讥讽的,“一地的散钱,却没有串起来”。余英时解释说,宏大的理论或者结构虽然看起来更伟大,但是一旦被推翻之后就会被弃之如敝履,一文不值。没错,更糟糕的甚至在有生之年就被迫把自己早年的理论骂成狗屎,比如冯友兰。反之,没有大理论,专门深钻某些小题目既不招人注意,又难以被反驳,其中的真知灼见却会长久地存在。《管锥编》的这种体裁其实并非首创。在清朝,因为文字狱的肆虐,学者们只好孜孜于考据研究,基本都是用这种笔记体,罗列无数的考据小题目,比如《日知录》。《管锥编》可以说是这种体裁的最高峰,毕竟,象钱先生那样学贯中西的以前没有,以后也很难再有了。 从读者角度说,这样的书有一个好处,就是随时可以拿起来看,随时可以放下,不用纠结看到了哪里,有没有忘记,尤其适合放在枕边,看一两个题目之后睡去,如果所读能够入梦,那么每夜都有不同的梦境,倒也新鲜。 《管锥编》全书都是1949年之后写的,历经了若干个惊人的世变,却一直“自说自话”,没有一处用上流行的思想,可以说是纯净的中国古典文化的绝唱。然而,如果仔细体会,却会发现钱先生在挑选题目的时候并非是完全随机的,似有所指,却又似有若无。 第二十四,系辞八。《系辞》说,“物相杂,故曰文”。《国语。郑语》里又说“声一无听,物一无文”。文一开始就是花纹的意思,后来慢慢变成文字,文采,文化。但是道理依然是一样,同一个声调没法听,同一样东西没法看,既没文采又没文化。世界的和谐是建立在多样性的基础上的,所谓Unity in variety。在为人处世上,孔夫子曾经说,“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也就是西方所说的,我不同意你的意见,但是我尊重你说话的权利。它的反面就是大家都高唱同一套高调,但是各怀鬼胎,勾心斗角。 钱先生没有提,但是《国语。郑语》里还说,“和实生物,同则不继”。虽然是常识,多讲就不合适了。 第三十,《毛诗。采葛》。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在我看来是很明显的男女思念的情诗,就好像另一首《郑风。子衿》唱的: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可奇怪的是,毛亨的《传》说《采葛》表达的意思是“一日不见君,忧惧于谗矣。”但郑玄的《笺》却说是“独学无友,故思之甚。” 这种地方钱先生怎会放过?于是大大地发挥了一番。他不分青红皂白就从《毛传》的意思引申开来:曹丕的《典论》里说:“容刀生于生疏,积爱生于近习。”意思是说,你和你的领导距离远了,就有人在其中下刀,成天在跟前儿晃悠,自然对你喜欢。后来“一日不朝,其间容刀。”几乎成了成语,被历代很多官员引用,包括阎缵,崔季舒,黄庭坚,王安石,李靖,秦桧,李光地。 列了上面这些人的故事之后,表明“紧跟”还是很重要的,不仅为了升官,更是为了安全,堵塞小人在背后造谣的空间。 引申发挥一大篇之后,钱先生话锋一转,轻描淡写地说,其实《采葛》说的就是男女之间的思念嘛。坏人一枚。 东山邻

微信订阅号: dongshanlin2016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管錐編(全四冊)的更多书评

推荐管錐編(全四冊)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