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锥编》偶得之一

东山邻
2018-03-11 看过

《管锥编》是钱钟书先生继《谈艺录》之后一部更为重要的学术著作,也是他思想和文学成就的集大成者。三联版全书四厚册,一千三百多页,全部是古文写成,信息密度好比压缩饼干。因此得慢慢地看,读书笔记也就读到哪,写到哪。 有人说钱先生虽然是比较文学大师,但并不是开宗立派的独创性人物。这话有它的道理。不过,人家钱先生本来就没想开宗立派,人家就是喜欢读书而已,读一辈子,啥都读,不可以吗?而且,书读到他的份上,精通中,英,法,德,意,西,拉丁多国语言,看遍人类几千年历史上有名没名的文史哲作品,古今中外,融会贯通,光读书笔记就写了三万多页,其爱读书,善读书,可谓有史以来,首屈一指。一辈子能这么过,那就够了,干嘛为了成名成家,硬要自己干不想干的事情呢? 一,周易正义,二十七则 1, 论易之三名。汉代郑玄在《易赞》,《易论》里就说,周易的“易”字,有三个意思,简易,变易,不易。从此两千年来,在各种注释里学者都是这么解释的,这个说法我以前一直看到,但是一直不理解。一个字,怎么可以一会儿是变化的意思,一会又是不变的意思呢?!对此明末清初的学者张尔岐也不同意,他说,简易,变易,皆顺文生义,语当不谬。若“不易”则破此立彼,两义背驰,如仁之与不仁,义之与不义。以“不易”解释“易”,将不仁可以释仁,不义可以释义乎?此话大得我心。 钱先生就怪张尔岐“苛察文义,而未洞究世理,不知变不失常,一而能殊,用动体静,固古人言天运之老生常谈”。于是,他就举了古今中外各种的例子来证明这是可能的。 例子一,Hegel(黑格尔)以德语里的aufheben为例来自夸德语能以相反的意思融会于一字(ein und dasselbe Wort fuer zwei entgegengesetzte Bestimmungen)。Aufheben本义是把某物举起,lift up something,但也可以表示beenden (abolish, cancel, revoke),即终止。但是,举起本身就没有开始的意思,和终止并非相反意思。事实上,其表示终止的意思是来自举起的引申义,einen Boykott aufzuheben先当于英文的to lift a boycott,是把压在某人身上,放在某处的某物抬起,撤掉,从而引申为终止之意。所以,这个例子没有证明作用。 例子二,《墨子。经说》已:成,亡。为衣,成也;治病,亡也。钱先生想证明“已”字既可以是大功告成的意思,也可以是完蛋的意思,因此可以“背出分训”。但是,“已”字在这里就是结束的意思,结束的反义词是开始,而“已”怎么解释也没有开始的意思,成功地结束就是大功告成,悲催地结束就是完蛋,反正都是结束。因此,这个例子我也不认可。 例子三,《论语。微子》,“隐居放言”。此处放言可以解释为极言尽词,也可解释为舍置不言。但连钱先生也说,这两个相反的意思不能同时解释,必须根据上下文选一弃一。事实上,一个字有两个意思很常见,但是放纵和放弃并非象“改变”和“不变”那样是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式的反义词。所以,这也不是一个好证明。 例子四,《庄子。齐物论》,“是亦彼也,彼亦是也,彼亦一是非,此亦一是非”。文章这么写是想说明彼此你我是非之间的相对性,但作为一个字本身的概念(notion),你不能说“这”就是“那”,“死”就是“活”。那我们还要学语言何用? 例子五,“衣”字可以表示自彰,炫耀,比如《管子。君臣》“旌之以衣服”,或者“衣锦还乡”,也可以表示掩盖,如“衣中之疾”。事实上,“衣”就是覆盖住身体的意思,你盖上一身的奖状就是炫耀,你把毒疮盖住就是掩盖。就是盖这一个意思,至于引申义,那是由你盖了什么决定的。 回到“易”字,如果说《易经》揭示了世间不变的常态规律,那也是后人研究《易经》的结论,“不变”,“常态”并非是“易”字本身的含义,不可以硬塞进去。钱氏此节貌似逻辑不通,不知道有没有人可以教我?

东山邻

微信订阅号: dongshanlin2016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管錐編(全四冊)的更多书评

推荐管錐編(全四冊)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