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蛋和睾丸掉地上,哪个会碎?

三寒鸦
2018-03-11 21:30:48

我不是村上春树的书迷,之前也只读过他的寻羊、奇鸟,有三四本长篇的样子,短篇参差不齐也有看过。这也是我第一次写书评,因为有无聊的时间需要打发。看完《刺杀骑士团长》的初体验是适合在逃避现实时去看的难得的励志小说。

享受阅读的过程很重要,而且村上是个很努力的人,夸人努力好像带有一些不够有天分的暗喻,但纳博科夫那种人太少了。《刺杀骑士团长》带了很多他过去作品的影子,这简直是句废话,你难道指望作者描写的两个极简的人在端起红酒杯后娓娓道来高密往事?

《刺杀骑士团长》里有重要的句子写三遍的习惯,标题里写一遍,角色提及一遍(加了着重号),“我”的脑回路里再过一遍。还有一点,典型的村上书里的主角,看似做了什么实则都是被动地推进,而且做与不做差别不大,线索也是在你以为没法推进时柳暗花明般出现,书中的重大决定对结局影响也微乎其微。扳机理论的那个扳机也根本不在男主“我”的手中。不过这本书是个好结局,令人感动,可能是很久没有看到大团圆式结局了。这样的写法基本上将阅读的难度降低到很低的程度,后来一想成为畅销书作家也是一种极强的能力,之前大脑短路忽略了村上也曾是文艺书店日本文学半壁江山头号人物(现在被东野圭吾取代了)。

为什么说是在人生逃避时可以得到最高的阅读快感?我也在想,大概是书中太过理想化人格的设定带来的。举个栗子:神秘IT男免色,懂大数据等于钱从天上来,拥有孤独的人所有行为怪癖,不懂艺术却又处处引导“我”突破创作壁垒,有迷宫式豪宅,“我”所陷入的螺旋式剧情也全由他推进,是比盖茨比还要纯粹的人物。每个角色都有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超出年龄的洞察力,无可挑剔的沉稳性格,所以才能不慌不忙来鉴赏音乐,来谈论创作。但反过来如果不是这样的人格设定,也不会产生剧情上的闭环连锁反应。

不现实感仅仅是个人想法,像评判菲茨杰拉德的《夜色温柔》我应该不会加上这一条,因为那个时代没经历过。而当世作家如果不去写作震撼人心的题材,就会像千万种人生也只能选一条平庸的来过而遭人批评,“苦咖啡文学”一词不也来源于此。不过说来村上还是带着自己独特的坚持的,就像伍迪艾伦不喜欢摇滚乐、博尔赫斯讨厌足球一样,能把“苦咖啡”写出自己标签本身已经很有价值了,文坛需要包容性。而对于普通人而言,面临着首付差20万奋斗一年后差40万的当下,花费几十块钱的书钱给读者带来精神上的逃避价值,村上春树的力量已经足够强大。

感觉村上想要拿诺贝尔文学奖,以上所述大概是种制约他拿奖的因素,突破口想来想去也只有增加对战争的反思的比重。听朋友说简体中文版比日文版在内容上删去了20多万字,多是关于战争反思篇幅的(竟然不是性描写)。《刺杀骑士团长》已经是很紧凑的完整个体,简体中文的译本缺少的篇幅占了2/7,在“理念篇”中提到暴力的内容少之又少,直到揭开朋友的叔叔在参与南京大屠杀后割腕自杀才看到展开了写的内容。战争反思情节保留了村上一直有说的对待战争的观念,包括了:战争对人生可能性的扭曲、罪行应有的惩罚、鸡蛋与高墙站在鸡蛋这边。似乎更多的东西在审查后删掉了,没能更好地理解“刺杀骑士团长”一画被创作出来的动机。

所以最后我们看到了一个被“理念”和“隐喻”推进的世界,“理念”带给你创作上的突破,增加解开谜团的使命感,像个骑士一样去完成救赎,而“隐喻”则联结了围绕着你的种种人物,一步步发觉她们存在的关联性,最后从隐喻之门里逃生。关于“我”随着骑士团长指引去寻找失踪的真理惠以及真理惠逃离免色君的迷宫式“城堡”的情节应该是本书唯一的高潮,村上花费了诸多笔墨让读者理解理念“idear”带来的动力后,没有建立好与之匹敌的隐喻世界(《爱丽丝梦游仙境》的影子太重),在单纯想象力的环节上可能我更喜欢卡尔维诺《看不见的城市》那种复杂的情境叙述手法。

关于性描写,不突兀,偏少,怀疑有删减(太过分了)。没有带来初中时偷看《挪威的森林》的冲动,容易被说成是老气横秋。关于“我”的妻怀的是否是“我”的孩子的探讨也是本书的一大乐趣。这是本很有分量的书,我不了解村上春树的各个创作阶段,但也看得出他野心勃勃。

《刺杀骑士团长》的成分:20%音乐与绘画的见解+20%角色的道德困境(出轨、利用、偷窥、她爱不爱我)+20%理念与隐喻世界+20%主剧情(我与免色君的真心话、我与真理惠的大冒险)+10%战争人性探讨(似乎真的被删去了很多)+10%微博转发金句(见标题)。这是非常成熟的文学作品,特别是对于一个笔耕不缀的作家来说。

以上均是我初读后的见解,如果想收藏此书建议还是等等精装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刺杀骑士团长的更多书评

推荐刺杀骑士团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