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庞大知识体系和长期的审美积淀才会有的——对美术史规律的新把握

Ptrick
2018-03-11 看过

沃尔夫林《艺术史原理》颠覆了时人认为巴洛克艺术是古典的艺术(文艺复兴)的衰败的看法,并提出五对概念把两种艺术看成两个极点,并未有谁好谁坏。 以下是本人对此书的浓缩扎记 沃尔夫林《艺术史原理》 是普遍的再现形式 沃尔夫林在此文中为巴洛克艺术(近代艺术)翻案,其既不是古典艺术的复活,也不是古典主义的衰落,近代西方艺术文化不能简单归结为一条兴起、高潮、衰落的曲线,它具有两个极点。沃尔夫林将这两个极点归纳为五对概念: ⑴从线描到涂绘,即从线条作为视觉途径和观察指导到线条被逐渐贬低的发展;线描是根据对象的轮廓和外表明确特征赖感知对象,涂绘则是感知听命于纯粹的视觉外貌,并且能够放弃“实在图样” ⑵从平面到纵深,平面是线条的生存环境,随着对轮廓线的轻视也导致了对平面的轻视。 ⑶从封闭形式到开放形式 ⑷从多样到同一,古典的统一是各个自由部分的和谐到达的,而巴洛克则是靠单一主题中各部分的结合,或是从属关系,即所有部分都从属于一个占绝对优势的部分达到的。 ⑸主题绝对清晰和相对清晰。 另外,沃尔夫林相信一部美术史中总有一条如地心引力一样的规律一直在起着作用,而美术史的中心就是确定这条规律。 接下来,沃尔夫林论述了佛罗伦萨时期的艺术家和巴洛克艺术家的差别,17世纪巴洛克艺术家开始以强调母题以保持画面的和谐。他以鲁本斯的《下十字架》为例,画中第二要人物圣母不再是脱离主要情节的次要的注意中心,她完全被围绕在十字架周围的人群给淹没了。 其举了一个好玩的例子,两位大师提香和鲁本斯画的同样的题材《圣母升天》,被后人只复制中央的人物拿来出售,虽然可惜,但还是可能的,母题左右两边的人物相互平衡,而鲁本斯的画中,只有一侧在说话,而另一侧,就内容而言,已变得没有意义。 另一个巴洛克艺术的标志就是光,如果在一个封闭空间中,光只从一个光源流出,那么这一定是显著的巴洛克画题,这种斜向的光不像丢勒的画那样被隔离为单独的事物;正相反,台上的人物以最奇特的方式被拉开再被这束光重新聚焦。这种微妙的明暗颤动,伦勃朗用的比谁都多,这种节奏给他的场景带来一种迷人的同一性。 当然,其他的同一因素也在这里起作用,如颜色: 巴洛克的颜色好似以一个共同的底色为基础,在巴洛克的早期,有时底色渗透得几乎就是单色画。当然,这只是一个过渡时期。艺术家不久掌握了同时使用色调和色彩来强调个别颜色(使这些与最亮的部分相似)。 古典时代在一定程度上以各种完美的单元建立图画;而在巴洛克艺术中,色彩时而出现,时而消失;时而响亮,时而低沉。正如柏林大型绘画总录中的序言说到:“色彩的描绘方式试图使自己适合发展进程。它存在着一种向面对整体色彩印象的描绘方法的逐渐过渡”。 沃尔夫林认为巴洛克艺术与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的截然不同,并非17时期对16世纪的怀疑,这不是一个性质的差别,而是某种完全新的东西的问题。 巴洛克艺术瞬间性、强烈性或高潮性的观念:而古典时代的艺术有从容、明白的性质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艺术史的基本原理的更多书评

推荐艺术史的基本原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