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国 雪国 8.0分

《雪国》的感想(个人向)

端午正阳LDY
2018-03-11 16:57:41

一、

1、“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

故事从这里开始了。

久居东京的岛村乘坐火车来到了冬季犹如雪国的北方村庄。他此行是来见艺伎驹子的。在火车上,他初次遇见了在悉心照顾一个病弱男人的叶子。叶子清纯美丽的姿容蚀刻在了岛村的心中,“昨晚岛村望着叶子映在窗玻璃上的脸,山野的灯火在她的脸上闪过,灯火同她的眼睛重叠,微微闪亮,美的无法形容,岛村的心也被牵动了。”下车后,岛村在客栈如愿与驹子相见,即使对驹子的记忆会稍显模糊,但他的手指的触感还使对驹子的印象变得清晰,在驹子面前,“岛村竖起食指说:‘它最记得你呢。’”

2、“岛村明白,自己从一开头就是想找这个女子。”

在这年夏初,岛村初次造访这个温泉村庄。在客栈里岛村打算找艺伎解闷,女佣列举了一些女子,顺便提到了本不是艺伎的驹子。女佣叫来的艺伎并不能使岛村满意,岛村便让叫来驹子。因为“岛村明白,自己从一开头就是想找这个女子。”岛村见到驹子,便觉“她过于洁净了。初见之下,他就把这种事同她分了开来。”但“尽管他感到对女子存在一种友情,他还是渡过了这友情的浅滩。”已有妻室的岛村再次从东京赶来,也是

...
显示全文

一、

1、“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

故事从这里开始了。

久居东京的岛村乘坐火车来到了冬季犹如雪国的北方村庄。他此行是来见艺伎驹子的。在火车上,他初次遇见了在悉心照顾一个病弱男人的叶子。叶子清纯美丽的姿容蚀刻在了岛村的心中,“昨晚岛村望着叶子映在窗玻璃上的脸,山野的灯火在她的脸上闪过,灯火同她的眼睛重叠,微微闪亮,美的无法形容,岛村的心也被牵动了。”下车后,岛村在客栈如愿与驹子相见,即使对驹子的记忆会稍显模糊,但他的手指的触感还使对驹子的印象变得清晰,在驹子面前,“岛村竖起食指说:‘它最记得你呢。’”

2、“岛村明白,自己从一开头就是想找这个女子。”

在这年夏初,岛村初次造访这个温泉村庄。在客栈里岛村打算找艺伎解闷,女佣列举了一些女子,顺便提到了本不是艺伎的驹子。女佣叫来的艺伎并不能使岛村满意,岛村便让叫来驹子。因为“岛村明白,自己从一开头就是想找这个女子。”岛村见到驹子,便觉“她过于洁净了。初见之下,他就把这种事同她分了开来。”但“尽管他感到对女子存在一种友情,他还是渡过了这友情的浅滩。”已有妻室的岛村再次从东京赶来,也是对驹子有了友情之外的念想,他无可避免的喜欢驹子。

3、“岛村心想:要是见到驹子,就劈头给她一句‘徒劳’。”

岛村来到驹子的住处,在这里,他见到了叶子和那个病弱的男人。这个男子是驹子学习舞蹈的师傅的儿子,名叫行男。师傅生前有意让驹子与行男成亲,但还未得愿便撒手人寰,而行男也罹患重疾,长期养病。驹子并不喜欢行男,但她还是去了东京,成了一名艺伎,为行男挣钱养命。而叶子却是行男的新情人。岛村心想,驹子的此行此举,便只是真真切切不掺杂质的“徒劳”二字了。“岛村心想:要是见到驹子,就劈头给她一句‘徒劳’。”但这徒劳的含义并不只此简单。“然而,对岛村来说,恰恰相反,他总觉得她的存在非常纯真。”驹子的纯真牵动着岛村的心。

4、“不,我不愿看一个人的死,我怕。”

岛村已在村庄住了些时日,驹子每日都会在工作之余的清晨或夜半来造访。次次的来访寄托着她对岛村的依恋,他们会走到哪呢?或许,是一场徒劳。岛村没有带着驹子去东京。驹子送岛村来到了车站,离别中,叶子急匆匆赶来,她找到驹子,喘着粗气说,行男哥突然病危了。驹子“闭上眼睛,脸色刷地变白了”。驹子没有回去,依旧执拗地送别岛村。岛村说起驹子在日记中写过,她身赴东京之时,只有行男一人送行。他以此劝慰驹子应该回去,驹子说:“不,我不愿看一个人的死,我怕。”岛村归返东京,行男往生天国,驹子除了“我怕”又能说些什么呢?

5、“你连指尖都泛起好看的颜色。”

秋天,岛村再次前往雪国村庄。秋之七草的芒草与火红的红叶无遗地讲述出片恋的哀思与光彩的易逝。驹子依旧如往昔日日来到岛村所在的客栈。行男确是在那时离世了,每日叶子都会去墓前祭奠。赏枫的时节已至,客栈的客人渐次增多,驹子也倍加忙碌。月上正空时,驹子来到岛村的房间,看着生满心爱意的驹子,岛村对她说:“你连指尖都泛起好看的颜色。”在岛村心中,驹子“是个好姑娘啊。”一个字的评价足以胜过千万凿凿之言。覆盖上雪水的铁轨在清冽的月光笼罩下宛若银河。不远处的蚕房因放映电影时胶片着火而燃烧起来,虽然消防队已经赶到,可叶子所在的二楼临时看台还是在火中燃烧塌落了下来,叶子整个人处于昏迷之中,在光亮夺目的火焰中,她的脸色渐渐苍白。驹子冲上前去,抱住叶子,发出疯狂的呼喊。

故事至此结束。


二、

叶子即使那早年纯洁的驹子,因而无论说与不说,岛村也是心怀欢喜地喜欢叶子。可叶子的美是难以企及的,纯洁的无法触摸,如沟口眼里的金阁,似菊治目中的雪子,美好总是垂挂在天际的无法渡过的彼岸花火,绚烂美丽却总有些孤单清寂。岛村是触碰不到叶子的。

驹子对岛村无疑是爱得一往而深的。但已有妻室于东京的岛村来到雪国,毕竟只是场旅行,即使他喜欢驹子也无能为力,两人跨过友情的矛盾情感如实的体现在这段对话上:

你回东京去吧。”——驹子
“我本来准备明儿就回去。”——岛村
“哟,为什么要回去呢?”驹子醒过来似的扬起脸说。
“就是待下去,我也帮不上你什么忙啊。”——岛村
她呆呆地望着岛村,忽然带着激昂的语调说:“你就是这点不好,你就是这点不好!”

欲言又止,满心无奈,直道相思该如何;端恐平增徒劳,了无所益,只心惆怅纵清狂。很真实地,岛村在驹子身上找到了爱的点点痕迹,处于繁华市井中,人会不由地变得有些麻木,感情仿佛会囚困在水泥牢笼中,岛村渴求走出囚牢却又习惯于其中的生活而提不起勇气,所以彼此间的感情才会变得徒劳。“尽管驹子是爱他的,但他自己有一种空虚感,总把她的爱情看作是一种美的徒劳。即使那样,驹子对生存的渴望反而像赤裸的肌肤,触到了他的身上。他可怜驹子,也可怜自己。他觉得叶子的慧眼放射出一种像是看透这种情况的光芒。”

在北方寒冷的雪国,火是会带来温暖的,叶子在这温暖的火中逝去,永恒的美如此便定格于永远了。驹子抱着她,痛心疾呼,那个曾经的自己,不存在了。岛村还会来吗?雪国的寒冷来得突然,红叶还未飘落,便凝着冰雪滞留在枝头了。

《雪国》是川端康成先生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名作。初读下来,总觉得茫然看不懂,还是需要回味与思考的。“你连指尖都泛起好看的颜色”一句也早已被世人所熟知,究竟有多美貌才能连指尖都泛生光华而格外吸引人呢?一个爱字,就应是正解了。我想写出这句话的川端康成先生也一定是个真诚、温柔的人。

二零一八年三月十日

于长春泛雪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雪国的更多书评

推荐雪国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