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剧的哲学》摘录及感想

ECLIPSE
2018-03-11 16:21:57

政权要求诗神献上其贡品,光明正大地用语言编织自己的要求:祝福宝剑和诗艺结成联盟。 当信念极其牢固、坚定不移时,怀疑就负有履行自己伟大天职的使命。既然开始怀疑了,就不能倒退 弃绝自我和伟大狂不仅彼此极像,而且一贯地甚至表现在同一个人身上。舍弃生活,服从一切和疯狂的禁欲者,确言自己是最卓越者,都导向自我的疯狂的。任何探索都把人引往孤独之路于是产生了一个任务:反抗命运,克服不可战胜的规律,换言之,或者变成无限小,或者变成无限大,弃绝自我便是:我什么都不需要、毫无价值,无限渺小,所以能够穿过锁孔。伟大狂:无限强大伟大,能超越一切。 无论发生什么事,他们都坚持自己的理想,并且能够把所有的地狱都变成天堂。他顺从命运,因为他在期望别的东西。任何苦役都不可能战胜深邃的、真诚的信念。 《地下室手记》,这是撕裂心灵的可怕嚎叫,这一嚎叫发自一个曾经使自己和别人深信生活的最高目的就是为最底层的人服务,而现在醒悟他一生都在撒谎、作假的人的肺腑 在他的心灵中总是充满着由于要抑制愤怒和激动的强烈表现而带来的直接痛苦的感觉。 在此时,不是学说支撑着希望,而是希望支撑着学说。 地下室人发现自己生活的虚伪,就感觉到恐惧并且立即和自己过去的一切决裂 良心和理智 *毋宁说陀思妥耶夫斯基并非是俄罗斯的良心,而是代表少数人的、并不是特别博爱的人的观点。 托尔斯泰认识到,只有平凡和中庸这些因素才能建立起一堵墙,这堵墙哪怕不能永远,至少可以长久地使眼睛避开真理。这样,他先验地找到了自己的自在之物和自己的结论,也就是说,知道了怎样摆脱疑问,便建立坚定的原则。这些先验的结论重要意义不是在于他们的产生,而是在于他们的必要性,也就是说普遍性和必要性。 每次当要出现二律背反的时候,需要以神圣、无辜、孩子般的面目出现,否则就要永远失掉任何先验性、普遍性、必然性、稳定性、基础和土壤 只有当人的命运的意志和实际生活面对面相冲突,突然恐惧的看到一切美妙的先验论都是虚伪的时候,只有此时,人们才会第一次产生极大的怀疑,这一怀疑一下子就摧毁了旧的虚幻的看来是很牢固的墙。人在面对自己最可怕的敌人第一次在生活中感到可怕的孤独,因此人无论如何不能保持一颗纯洁和火热的心,这就开始了悲剧的哲学。 当不可避免的死亡威胁着人的时候,最后一丝希望丧失的时候,深渊临在人们前面的时候,从人的身上就忽然卸下了一切繁重的职责,如对人们、人类、未来、进步的态度等。代之出现的是他个人的孤独、渺小、平庸的个性的简单化问题。一切悲剧的主人公,他们都由于自己的不幸来追究整个世界的责任。 人们是怎样用断裂的翅膀撞击永恒的墙! 任何自在之物、意志、神都不能使他屈服,这种被善遗忘的人对于一切哲学体系都采取了毫不掩饰的蔑视态度 在陀思妥耶夫斯基所描写的现实中,即使是最善良的人也未必有足够的心记住自己的理想 怎样对待生活呢?他无论是羞愧还是良心都没有,它冷漠地观看着人间的喜剧和悲剧 在善与恶之间,恶无力战胜善的蔑视,所以就秘密的蔑视自己 斗争本身只是一种病症,只是颓废主义一种新表现 尼采面临着这样一个问题:是维护他讴歌的人类文化的奇迹,或者还是他个人的偶然的生活,此时,他是否必须拒绝自己最隐蔽的理想,并且承认,如果不能拯救一个尼采,那么整个世界文化就一钱不值呢?  他在生活中第一次感到,什么是完全的孤独,整个世界在反对他,因此他也反对整个世界,妥协是不可能的,因为二者必取其一。要不他的悲剧真那么沉重,以至于所有人都该忘记自己平常的喜怒哀乐,同他一起为无辜被扼杀的年轻生命披上永恒的丧服。要不他本人应该摆脱自己,并且不加伪装而全身心地完成那些以永恒智慧名义给他提出的那些要求。整个世界和一个人彼此的冲突就这样出现了 实质上是看法的绝对差异 学说给人以玄妙的安慰,他们绝不是来自于这个世界,他们来自纯理智,来自纯观念,一切和他们不一致的,都完全属于可鄙的、不幸的、尘世的、人的“自我”。哲学家们运用自己的本性和崇高的天才,早就幸福地从自我中解脱出来 尼采却感到,一切形而上学的精神上的思想,对他而言已经不再存在,然而那个被遮蔽的自我,遮住了我们面前的整个世界 为了摆脱讨厌的生活,他乐于死但是奉献给祭坛的仅仅是丰富的赠品,痛苦的、毁坏的、扭曲的生活,而善作为神的偶像,要求年轻的美好的生活。 密尔和康德追求的牢固性,能够合理解释生活,同时也是一种利己主义。承认先验性和规律性。但是牢固性不能解释尼采的生活,也不能解释其他受苦的生活,他们做错了什么?必须用自己的命运来承担这样的痛苦? 尼采所接近的是渗透到人的整个心灵的并且永远把他从一般生活轨道上驱逐出来的那种怀疑主义 这里实证主义使人确信岸离得很近,以便不让他知道无限性,并且为了使一个人一个样,屈服于确定的定义,成为习惯的和理解的人,把人局限在各种现象的范围内 根本没有办法证明,在另一个星球,一个真理还是真理。 尼采——如果一切学术体系都只是自愿地自我克制胆小怕事的人类智慧,他的生活任务正是在于,超越科学和道德传统所局限他的那个区域。因此他仇恨科学、这表明和各个地方哲学体系斗争当中。他厌恶道德,提出了善与恶站在同一方的公式,对于他而言,只存在一个问题:“先生,你为什么抛弃我?”对于这个问题只有一个回答:无论是习惯于平均和普通生活的人类科学,还是证明过的神话的法律支持的人类道德都是虚伪的,尼采就认为,不存在任何真理的东西,要重新评定一切价值 既然生活需要这些虚伪的观点,为什么要抛弃生活并且站在正确的、人类和世界的对立面上去呢?既然虚伪有用,那么这虚伪就成了真理。然而吸引尼采的不是生活,而是为了给自己开启研究上的充分自由的道路,为了为自己赢得说出沉默不语的话的权利 一部分人是因为寂寞,或者习惯,或者压根没认识到有一个这样的真理 在他和陀思妥耶夫斯基那里,思索就是痛苦和痉挛,没有任何一个人按照逻辑的规则在思考 我们将我们所认为的真理(尽管不符合感官认识)来传授给孩子,这种智力的强制难道不够扭曲孩子的认识能力吗?世界发展确实太不自然了(地球是圆的和我们日常的视角),用科学体系强说这个是正确的,并且强迫人来服从。 真理,甚至可以说是虚伪。  在永恒轮回中,实际上起作用的不是轮回而是永恒,无论痛苦多么深沉,他应该走开并且让位于永久的快乐。 当他脚下的基础失去的时候,一种神秘的恐惧就控制了他: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出了什么事,他是否看见新现实或者只是做了一个梦 他的著作没提出也不可能提出稳定和不变的规则来引导学生,他自己在自己身上做实验,我们的生活只是在实验已知的东西。 在地下室人看来,永恒性是极不完善的宾词。 一个偶然的机会破坏了他们生活常态,所有这些超人起来反对遵循自然规律和人类道德法则的义务的束缚。 习惯的道德和悲剧的道德 为什么厌恶同情呢?为什么这么厌恶善者和正义者?——善者在向尼采与陀思妥耶夫斯基阐述自我牺牲理论时,没说服他们,错误可以原谅,何况是善意的错误,尽管要付出昂贵的代价 怜悯人就意味着承认,不能更多地给予他任何帮助了,这种怜悯只是为了让不幸者不去思索自己的命运,不去探索不去斗争,善者为自己寻求道德的麻醉 当自然规律使他遭受磨难的时候,仿佛在嘲笑他 畏惧人群,寻求孤寂,学说被善和正义者扭曲…… 寂寞的悲剧的人不得不进行双重斗争,一方面同必然性,一方面和自己的同类。这产生尼采的二项式公式“不存在真理,一切都允许(同类之反对)”。尼采在生活中探索一切费解的迷、秘密艰难和痛苦。而且在秩序和规律中,隐藏着不幸,生活的可怕之处,就在预示着未来,这就是悲剧的哲学的基础 他并不是站在贵族角度鄙视弱者,而是站在善与恶的一方,不接受道德的阐释和辩白,他厌恶的不是弱者,而是接受同情的弱者,他的整个生活使命就在于斗争 他所说的利己主义不是平静接受牺牲的贵族派头的利己主义而是穷人的受折磨的和侮辱的人的利己主义,他的巨大功绩在于,他敢于面对整个世界捍卫贫困(不是贫穷而是少数人可怜人)的利己主义。让世界毁灭,让哲学活着!即便是 让世界完蛋,地下室人也不放弃自己的权利,并且不用来换取理想和当代道德理想给予他的这类益处 无论如何,悲剧的哲学在原则上是敌视日常的哲学的,凡在日常现象中说出完并且回头的地方,尼采和陀思妥耶夫斯基却看到了开端并且探索着。“他们不知道尊重伟大的不幸,失败丑陋”这是悲剧的哲学最关键的话,别把生活全部的恐惧都归入事物本身的领域,别先验地超出综合评论的范围,而要尊敬!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尼采与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更多书评

推荐尼采与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