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向太空港 飞向太空港 评价人数不足

仰望星空

当兵的小胖
2018-03-11 15:02:31
费尔巴哈说,人只有靠眼睛,才升到天上。

他还说,最早的哲学家都是天文学家,天空让人想起自己的使命。

这本纪实文学就是讲述了一代航天人的使命,用自主设计的“长征三号”火箭,第一次将美国制造的商业卫星发射成功的壮举。

一.

五十年前,大凉山沟。

荒凉的大山,空寂的野林,潮湿的云雾,发霉的礓土,历史在这里留下的是一片空白。这里就如同一个昏昏沉睡的梦,等待着故事的主角来将它唤醒。

二十八年前,西昌卫星发射基地。

依旧偏僻荒凉的环境,依旧很差的物质条件,故事的主角在秘密的面纱遮掩下艰难生存,却从事着这个世界上最尖端的科学技术,他们用心血和智慧播下的将是光芒四射的现代文明。

改革开放十年后,面对这个大科学时代,我们国家如何不失时机地举起“科技兴国”的大旗,成为了那一代人的世纪命题。

我们中华民族曾为这个世界创造过灿烂的文明,可近三四百年来,却远远落在了西方先进国家的后面,因此而失去了许多宝贵的东西。这是事实。

然而,我们还有一样东西没有失去,那就是百折不挠、自强不息的精神,以及重新选择机会和争取再次腾飞的权利。这也是事实。

二.






















...
显示全文
费尔巴哈说,人只有靠眼睛,才升到天上。

他还说,最早的哲学家都是天文学家,天空让人想起自己的使命。

这本纪实文学就是讲述了一代航天人的使命,用自主设计的“长征三号”火箭,第一次将美国制造的商业卫星发射成功的壮举。

一.

五十年前,大凉山沟。

荒凉的大山,空寂的野林,潮湿的云雾,发霉的礓土,历史在这里留下的是一片空白。这里就如同一个昏昏沉睡的梦,等待着故事的主角来将它唤醒。

二十八年前,西昌卫星发射基地。

依旧偏僻荒凉的环境,依旧很差的物质条件,故事的主角在秘密的面纱遮掩下艰难生存,却从事着这个世界上最尖端的科学技术,他们用心血和智慧播下的将是光芒四射的现代文明。

改革开放十年后,面对这个大科学时代,我们国家如何不失时机地举起“科技兴国”的大旗,成为了那一代人的世纪命题。

我们中华民族曾为这个世界创造过灿烂的文明,可近三四百年来,却远远落在了西方先进国家的后面,因此而失去了许多宝贵的东西。这是事实。

然而,我们还有一样东西没有失去,那就是百折不挠、自强不息的精神,以及重新选择机会和争取再次腾飞的权利。这也是事实。

二.

都说万事开头难,更何况中国想跻身国际发射卫星市场会动了美国和欧洲人的奶酪呢。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是两个片段。

一是舆论战,美国的画报刊登着这样一幅漫画,四个啤酒瓶组成一个“发射架”,“发射架”上挂着一个又粗又长的鞭炮,鞭炮上写着:中国“长征三号”!

另一个是中国商业卫星发射服务代表团团长乌可力(国家副主席乌兰夫次子,P67)和“长征三号”火箭总设计师范士合(P180)都提到的一件事。曾有外商说,你们西昌四周都是山,发射卫星时,火把山冲倒了,山再翻过来把火箭推倒了怎么办?

这样的漫画和这样的问题,不仅透露出他们的狂妄和傲慢,还隐藏有对我们刚刚改革开放的航空火箭深深的不信任。

“中国火箭发射次数太少”,“西昌发射场尚未达到国际标准”,“国际保险界对中国火箭缺乏信任”,“金融界不愿贷款”,“美国卫星出境困难”,“西欧某些国家在暗中抵制、阻挠”。

各种各样的现实困难摆在航天人的面前,他们想了一万种方法也没有想要放弃。因为历史的经验一再证明,机会是非常重要的。

十六七世纪开始的技术革命,不仅直接提高了生产力,而且由技术革命引爆的工业革命,还震撼了世界,摧毁了旧有的社会制度,创立了人类崭新的文明。在科学技术发生重大变革的转折关头,一个国家只有利用科学技术的先进成果,抓住时机,才能实现腾飞。

在美国、法国的航天发射连连惨败,世界航天局势发生变化之时,老一辈航天人抗住压力,选择了用自主研发的火箭发射商业卫星来打开国际商业市场,成功地使我国跻身为第三个成功发射商业卫星的国家,在国际发射卫星市场占有一席之地。

三.

有困难,有波折,但最后还是成功了,这符合我们喜闻乐见的故事结构。

故事不复杂,但是引起我反思的是另一件和发射火箭无关的事。

默默无闻地隐藏在大凉山沟里的无名英雄们,就他们个人而言,“他们希望早早逃离这冷漠的大山、残酷的大山,走进现代都市,融进新的生活,快快呼吸一点现代文明的气息!”

从小就生活在最现代化的环境中的美国卫星专家们,就他们个人而言,“他们急于走出城市,摆脱现代文明的困扰,渴求得到大自然的温情。面对发射场四周那原始的山野,他们兴奋得手舞足蹈,忘乎所以。”

无关对错,只是同样的工作、同样的环境,不同的是身处其中时间的长短,就造就了不同的心境。

这么看来时间真是个无情的东西,它缓缓织成岁月的网将我们围困,让我们所有人都身处围城,当我们执意逃脱后才发现,自己又落入了时间围城的另一个圈套中。

或许这么说时间也有失公允,毕竟是我们芸芸众生水中望月惯了,习惯了周围的六便士,早已忘了抬起头看看天上的月亮。

四.

温总理曾说,一个民族,有一些关注天空的人,他们才有希望;一个民族只是关心脚下的事情,那是没有未来的。我们的民族是大有希望的民族!我希望同学们经常地仰望星空,学会思考,学会知识和技能,做一个关心世界和国家命运的人。

突然就想起了读博的时候,我们研究生院组织学生和老教授大合唱。我还记得歌曲名字是院长填词的《仰望星空 聚焦生命》,旨在勉励我们树立远大的抱负,脚踏实地的在生命科学领域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可惜不才,我毕业后没有能够继续留在科研院所搞研究,被分配到了十八线县城郊区的基层单位,每天围着我的都是蘸满了铜臭的六便士,偶尔想抬起头看看天空时却只能看到漫天的雾霾,间或想想那皎洁的月光却早已不知有汉、无论魏晋了。

有朋友说我很乐观、向上,其实我知道我自己内心很怕,怕“等蹦累了,喊完了,骂痛快了,一切又归于平静。地球照旧旋转,太阳依然升起。今天的日子怎么过,明天的日子还是怎么过。”

我也曾是少年,梦想着仗剑走天涯,计划着在三十岁前把我心爱的祖国都走一遍。可奔四的现实将梦想击得粉碎,我就像王小波笔下那头被骟了的牛,在现实的耕地里徒劳的游走,一切都不可挽回地走向庸俗。只是,在被现实拖倒、躺在地上的间隙,我偶尔也会偷偷的想:

或许此生,还能有见到月光的那一天。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3)

添加回应

飞向太空港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