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沦 沉沦 7.5分

利己的爱国之情 ——浅谈郁达夫《沉沦》中的爱国情结

竹林中人
2018-03-11 14:26:37
郁达夫的小说《沉沦》初一发表,便引起了轩然大波。小说以其“惊人的取材和大胆的描写”,真实地写出了当时的青年们对性的苦闷以及迷惘,从而受到了当时青年人们的喜爱和支持。作者郁达夫也曾说过,“《沉沦》是描写着一个病的青年的心理,也可以说是青年忧郁病Hypochondria的解剖,里边也带叙着现代人的苦闷,——便是性的要求与灵肉的冲突。”然而,通过阅读整篇文章,我发现,无论是作者是想表达性的苦闷也好,灵肉的冲突也罢,最终都会与一个主题相关联——那便是爱国的主题,但这个爱国的主题又与平常所读到的有关表达爱国之情的文章不同。下面,我就简单谈一下我对《沉沦》中所体现的爱国情结的认识。
首先,从写作的动机上,我认为《沉沦》在一开始就已经融合进了一种爱国的因子,并不像一些人认为的这篇文章只是淫秽情色思想的产物。郁达夫在《忏余独白》中说道:“我的这抒情时代,是在那荒淫残酷,军阀专权的岛国里过的。眼看到的故国的沉沦,身受到的异乡的屈辱,与夫所感所思,所经历的一切,剔括起来没有一点不是失望,没有一处不是忧伤,同初丧了夫主的少妇一般毫无气力,毫无勇毅,哀哀切切,悲鸣出来的,就是当时那一卷惹起了很多非难的《沉沦》。”
郁达夫曾经在日本留学了10年时间。在日本,他开始看清中国在国际竞争中的地位,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自己身为一个贫弱国家的子民的悲哀。由于国家腐败懦弱,他受到了异族人的白眼、排挤,感受到了人生的无助与黑暗。梁启超说“少年强则国强”,这句话反过来说我认为也是有一定的道理的。国家强大了,身为这个国家的子民,自然会更加的有自信感以及自豪感;相反如若国家积贫积弱,国民的地位也会随着变低,弱国子民的心理阴影便会如幽灵般飘荡于心中。正如痛了要喊一般,郁达夫把他在日本所经受的情感挫折以及对祖国的忧虑用文字写下,便是《沉沦》了。
通过仔细阅读文本,我们可以发现文中多次出现了“支那人”一词,并且这三个字可以说是郁达夫在日本最刻骨铭心的哀痛。小说第七节说道:
“原来日本人轻视中国人,同我们轻视猪狗一样。日本人都叫中国人作‘支那人’,这‘支那人’三字,在日本,比我们骂人额‘贱贼’还更难听。”
据郭沫若所说,“支那”其实是对秦朝“秦”的音译。当时的“支那”,是亚洲的强国,更是世界的强国。只可惜,到了近代之后,随着中国甲午战争的战败、《马关条约》的签订,“支那”一词已经失去了昔日的光彩与辉煌,而成为了失败的同义词,成了日本人对中国人的贱称。郁达夫本身是个情感细腻、敏感之人,当昔日的尊称变成了蔑视,他心中的落差与悲怆可想而知。在《沉沦》之中,每次出现了“支那人”这三个字之后,“他”总会在内心呼喊祖国快快地崛起。比如,在文章之中,“他”在侍女的追问之下说出了自己是“支那人”之后,“他”便在心里怒吼道:“中国呀中国,你怎么不强大起来!”同时还溢出了两行清泪。透过“支那人”这三个字,透过“他”在文章中的怒吼,可以感觉到作者心中那希望祖国赶快富强起来的迫切之情。可以说,“支那人”这三个字是蕴含着郁达夫本人的忧国之思,寄寓着作者本人对祖国贫弱的反思,也表达出了作者急切希望祖国重拾昔日荣光的爱国之情。
从以上的分析来看,好像作者所抒发的爱国之情跟一般描写爱国的文章所表达的没有什么不同,但让我们回到文本,可以发现,在每次出现“支那人”这个词并表达自己的爱国情时,“他”都会有一段性苦闷的经历。
第一次出现“支那人”是在小说的第二节。“他”遇到了两个心动的异性,却没有勇气上去打招呼,于是回到旅馆的“他”捶足顿胸,只怨自己是个支那人。那天晚上,“他”便在日记上写道:“中国呀中国!你怎么不富强起来。我不能再隐忍过去了。”“他”哀祖国之贫弱,希望祖国能富强。接着,笔锋一转,又写道“苍天呀苍天,我并不要知识,我并不要名誉,我也不要那些无用的金钱,你若能赐我一个伊甸园的‘伊扶’,是她的肉体与心灵全归我有,我就心满意足了。”
通过“他”所写的日记,我认为,“他”所发出的希望祖国强大的呐喊是为了实现“他”那对爱情的渴望。已步入青春期的“他”对异性和恋爱蠢蠢欲动,可无奈自己的祖国弱小,自己也跟着自卑,不敢跟异性交往,“他”受不了这种苦闷,于是便希望祖国能快速强大,好拥有属于自己的爱情。这便是一种利己的爱国,我认为“他”在日记中所表达的对祖国的热爱之情也只是看起来高尚一点的利我之举,祖国只是一个实现“他”爱情梦的工具。因为工具力量太弱小了,渴求的爱情便无法得到,于是便希望这个工具能够快快强大起来。郁达夫在这里便将个人的青春期苦闷与祖国贫弱联系了起来。“他”虽然对异性充满了向往,可是自己的祖国是贫弱的,“他”在别人眼中的地位也随之降低,因此,“他”恨不得自己的祖国一夜强大,这样自己就能得到异性的青睐。从个人与祖国的关系看来,“他”是因为自身的性欲得不到满足才被迫去希望祖国强大,所以说这是一种利己的爱国。
第二次出现“支那人”是“他”在一个“如花的少女”前头说出自己的府上时。面对一个让自己脸红心跳的少女,“他”说出自己是中国人之后,“他”全身发起痉来,眼泪又快滚落下来,恨道“中国呀中国,你怎么不强大起来”,在“他”看到侍女对待别的日本客人热情似火时,“他”崩溃了,“他”骂道:“那侍女的负心东西,你竟敢把我丢了么?罢了罢了,我再也不爱女人了。我再也不爱女人了。我就爱我的祖国,我就把我的祖国当作了情人吧”。这句话给我的一种感觉便是“他”是被逼无奈之后才选择了把祖国当情人,祖国只是第二选择。这样的一种爱国之情并不纯粹,但我认为,这样的爱也恰恰是符合人的本性的。
每个人都是有私欲的,所谓的“私欲”我认为也就是人的一种自我满足,这种满足既有来自于生理层面的,也有心理层面的。爱是具有双向性的,单向性的一味付出不求回报的爱很少,甚至没有。爱本身就不是无欲无求的奉献,一个人向某样东西付出了热爱,那对方应该也需要贡献相应的回报。小说的最后,“他”在跳海之前,说道“祖国呀祖国,我的死是你害我的!你快富起来强起来吧!”而追根寻底,“他”的跳海原因是“他”“所求的爱情,大约是求不到了”,所以选择了放弃生命。“他”祈求中国富强的原因是因为“他”不愿再受苦,想要获得爱情,以此来满足自己。最后爆发出的看似振聋发聩的爱国呐喊,其实是“他”对自己的私欲得不到满足的悲愤,虽然“他”爱祖国,但是祖国没办法带给“他”爱情。
尽管这种爱国情不像常识里认为的那样纯净,但我认为这种情也正好符合了当时追求个性解放的潮流。《沉沦》发表于1921年,那时的中国适值“五四”运动退潮时期,但追求人性解放仍然是小说园地吟唱的主旋律。五四运动反对封建纲常伦理的精神,激发了郁达夫强烈的反抗心理,再加上受到西方民主自由观念以及唯美主义和浪漫主义的影响,郁达夫在小说中就常常非常重视主观自我个性的表达。开始大胆地说出自己的欲求,打破传统的封建忠君爱国思想,这便是那时时代潮流的体现。所以所谓的利己的爱国之情,并没有什么可耻,这只是人的个性的正常体现。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沉沦的更多书评

推荐沉沦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