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 诗经 9.1分

对刘毓庆《魏风·硕鼠》解读的两点思考

竹林中人
2018-03-11 14:11:10
《硕鼠》为魏国民歌,乃《诗经》的名篇之一,历朝历代的学者对其主旨的研究和阐释都不尽相同,归结起来主要有“刺重敛”、“刺有司”、“履亩税”三种。总的来说,三种观点表达的都是下层人民对统治阶层的一种不满与愤怒之情,反映了对剥削者的痛恨,所以说《硕鼠》是一首反剥削的诗歌。今人刘毓庆不拘泥于传统,对《硕鼠》的主题进行新的解读和阐发,提出《硕鼠》乃“臣去其君之作”的观点。刘毓庆先生对诗歌的内容、字词进行仔细分析,并且旁征博引,从文献典籍中寻找例证证明自己的观点,可谓是独辟蹊径。在笔者看来,“臣去其君”的观点的确有其合理性和正确性,然而刘先生在文中的某些看法却是值得商榷,现指出两点,不当之处敬请批评指正。
一、周代农民有无资格向统治者提出得到慰劳的要求?
《硕鼠》中有“三岁贯女,莫我肯劳”一句,而刘先生针对此句在文章开头处便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假如是农民反剥削,他们有无资格向地主提出得到慰劳的要求?”对此,他在文章第二部分的回答就只有简单的一句话:“在周代农民是绝没有资格提出要统治者予以照顾、惠施的要求的。”刘先生提出的问题十分复杂,涉及到当时农民的地位、权利等多方面的问题,而由于周朝去今甚

...
显示全文
《硕鼠》为魏国民歌,乃《诗经》的名篇之一,历朝历代的学者对其主旨的研究和阐释都不尽相同,归结起来主要有“刺重敛”、“刺有司”、“履亩税”三种。总的来说,三种观点表达的都是下层人民对统治阶层的一种不满与愤怒之情,反映了对剥削者的痛恨,所以说《硕鼠》是一首反剥削的诗歌。今人刘毓庆不拘泥于传统,对《硕鼠》的主题进行新的解读和阐发,提出《硕鼠》乃“臣去其君之作”的观点。刘毓庆先生对诗歌的内容、字词进行仔细分析,并且旁征博引,从文献典籍中寻找例证证明自己的观点,可谓是独辟蹊径。在笔者看来,“臣去其君”的观点的确有其合理性和正确性,然而刘先生在文中的某些看法却是值得商榷,现指出两点,不当之处敬请批评指正。
一、周代农民有无资格向统治者提出得到慰劳的要求?
《硕鼠》中有“三岁贯女,莫我肯劳”一句,而刘先生针对此句在文章开头处便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假如是农民反剥削,他们有无资格向地主提出得到慰劳的要求?”对此,他在文章第二部分的回答就只有简单的一句话:“在周代农民是绝没有资格提出要统治者予以照顾、惠施的要求的。”刘先生提出的问题十分复杂,涉及到当时农民的地位、权利等多方面的问题,而由于周朝去今甚远,对该问题研究起来也十分有难度,但是刘先生却几乎没有经过任何考证就一锤定音,这难免有过于武断、草率之嫌。周代农民有国人和野人之分,并且西周和东周的农民权利以及地位也是完全不同的,不可简单地一概而论,所以要讨论农民问题,首先得确定《硕鼠》的创作年代。
今人邵炳军在《<诗·魏风>创作年代考论》[ 邵炳军.《诗·魏风》创作年代考论——春秋诗歌创作年代考论之九【J】. 山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1(03):32-43]中搜集了先哲时贤对《硕鼠》创作年代的十一种看法,其中除去阙疑说之外,有八说认为在春秋初期,一说认为在西周末期,还有一说泛言指春秋时期。《硕鼠》诞生的具体年代由于时代久远已不可考,但从邵炳军先生的统计来看,可以大致确定为在西周末年到春秋初期这段时间内,并且夏传才先生在《诗经研究史概要》中也提到“《国风》的绝大部分是春秋初期至中期的诗,一小部分是西周后期的诗” [ 夏传才.诗经研究史概要【M】.河南:中州书画社,1982:15],而古魏国被灭于公元前661年,所以推断《硕鼠》大约诞生于西周末年到春秋初期之间,这是比较合理的。
知晓了大概的创作时期,那么便可以分析时代特征。西周的农民地位是十分低下的,他们“因与其领主的过分严密关系使其几乎带有奴隶性质,虽是自由民,却被紧紧地绑缚在领主的土地上,且随时可以像奴隶一样与土地一起被转送或买卖,”[ 竹溪.周代农民专题研究【D】.苏州:苏州大学,2011]但是即便地位地下,农民还是享有一定的政治权利,比如西周的国人“既是军队的来源,也就为统治者所倚重,因此又享有一定的政治权力,主要是议政权和参政权”,甚至是地位低于国人的野人也可以得到自己的一份耕地,并且在法律上还有维护自身权益的申诉权。西周的农民尚且有如此权利,那么在宗法制崩坏的东周农民享有的权利显然比西周更多。进入春秋以后,一方面“农民可以通过军功取得更高的地位,也可以经由接受教育取得入仕的资格,”另一方面,“庶民阶层也可以僭用礼仪……礼仪的下移表明庶人地位的上升,农民享有的权利在逐步扩大。”《硕鼠》大约诞生在西周末年到春秋初期,这恰好是周代宗法制、井田制、礼乐制等由盛转衰的年代,周王室衰微,诸侯国崛起,国野的区别开始消失,农民逐步从土地上解放出来,各诸侯国为了强国也越发重视农民的作用,所以笔者认为那时的农民,特别是有才学的农民是有资格向统治者提出得到慰劳的要求的,刘先生的说法太过绝对,无法成立。
二、硕鼠是兴体还是比体?
《硕鼠》中“三岁贯女,莫我肯劳”一句,经刘先生考证得出,“贯”字为假借字,“宦”字才为本字,整句的意思应解释为“多年做你的臣子, 也不肯将我慰劳、关照。”历代治诗之人也有窥破“贯”为“宦”者,但他们还是都不约而同地将这首诗的创作主体定义为下层人民,刘先生推断主要的原因为诗歌中“无食我黍”、“无食我麦”、“无食我苗”三句。“黍”、“麦”、“苗”皆为农作物,身为统治阶级的贵族自然不可能亲自动手耕作,所以耕作者只可能是农民或者奴隶这些处于社会底层的人物,然而刘先生指出诗歌“无食我黍”等句用的其实是起兴的手法。这种起兴的方式来源于古代的农业咒语,与《礼记·郊特性》中“土反其宅!水归其壑!昆虫勿作!草木归其泽”类似,目的仅仅是为了表达臣子一种愤慨的感情。刘先生的看法确属高论,但是笔者认为,诗人起兴宣泄感情后,突然接上“三岁贯女”一句显得太过突兀,不知句中“女”字所指为何。从阅读的感受来看,笔者觉得诗歌每章的首两句跟下文的联系是十分紧密的,不可割裂开来,所以笔者认为按“比”的手法去理解诗歌将更加贴切。
《硕鼠》三章章八句,每章皆以“硕鼠硕鼠”开头,而历代治诗者多认为“硕鼠”乃是用了“比”的手法,用来形容贪得无厌的剥削者。既然如此,那么认为每一章紧跟在“硕鼠硕鼠”后面并且语义与之联系密切的“无食我黍”“无食我麦”“无食我苗”三句也运用了“比”的手法,这并无不妥之处,因为“无食我黍”等三句描写的正是主语“硕鼠”的动作行为。臣子在这里将自己比喻为农民,把农民辛辛苦苦所种植出来的“黍”、“麦”、“苗”等农作物比喻为自己耗费心神所思考出来的计谋、计策等智力劳动成果。作者为国家的建设出谋划策,作出了自己的贡献,然而君主这只“硕鼠”却熟视无睹,这让他感到气愤与不满,认为君主只是在不断剥削他的智力成果而不能给予他应有的报酬和待遇,所以他决定去往一个肯善待良才的乐土。
以上即为笔者对刘先生《<魏风·硕鼠>新考》的两点思考。但正所谓“诗无达诂,文无定解”,笔者自身的见识也还十分浅薄,所思所感不一定正确,所以文章难免欠妥,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诗经的更多书评

推荐诗经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