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士比亚悲剧《哈姆莱特》中的复仇

竹林中人
2018-03-11 14:07:10
《哈姆莱特》无疑是莎士比亚最伟大的悲剧。莎士比亚在丹麦王子哈姆莱特为父报仇这一传统悲剧题材的基础上,对故事进行了再创作,使得旧题材焕发出了新的生命力,赋予了这出悲剧丰富而深刻的内涵,并塑造了哈姆莱特这个长盛不衰的经典形象。《哈姆莱特》自诞生以来,就一直为后人所津津乐道。本文将从哈姆莱特为父报仇这条线索出发,针对复仇行为所涉及的几个问题进行阐释分析。
一、复仇与光明磊落
在第一幕的第五场中,鬼魂对哈姆莱特说了这样一句话:
“可是无论你怎样进行复仇,你的行事必须光明磊落。”[1]P124
这句话体现了莎士比亚对待复仇问题的人文主义的处理态度,即“复仇必须有正当的理由,必须是对于人所遭受到的灾害的一种惩罚”。[3]P501为了给自己复仇找到一个正当的理由,哈姆莱特需要找出克劳狄斯杀人的证据,以正当的名义发起政变。可是客观来说,这是一桩无法被证实的罪行。克劳狄斯毒杀了老哈姆莱特,紧接着窃取了王位并娶了死者的妻子葛特露。从文本来看,能为整桩罪行提供证明的只有两个人物——国王的亡魂以及凶手本人,甚至就连王后葛特露都不知道自己再嫁的是一个杀人窃国的凶手。在鬼魂为哈姆莱特讲授自己死亡的真相时,周围除了哈姆莱



...
显示全文
《哈姆莱特》无疑是莎士比亚最伟大的悲剧。莎士比亚在丹麦王子哈姆莱特为父报仇这一传统悲剧题材的基础上,对故事进行了再创作,使得旧题材焕发出了新的生命力,赋予了这出悲剧丰富而深刻的内涵,并塑造了哈姆莱特这个长盛不衰的经典形象。《哈姆莱特》自诞生以来,就一直为后人所津津乐道。本文将从哈姆莱特为父报仇这条线索出发,针对复仇行为所涉及的几个问题进行阐释分析。
一、复仇与光明磊落
在第一幕的第五场中,鬼魂对哈姆莱特说了这样一句话:
“可是无论你怎样进行复仇,你的行事必须光明磊落。”[1]P124
这句话体现了莎士比亚对待复仇问题的人文主义的处理态度,即“复仇必须有正当的理由,必须是对于人所遭受到的灾害的一种惩罚”。[3]P501为了给自己复仇找到一个正当的理由,哈姆莱特需要找出克劳狄斯杀人的证据,以正当的名义发起政变。可是客观来说,这是一桩无法被证实的罪行。克劳狄斯毒杀了老哈姆莱特,紧接着窃取了王位并娶了死者的妻子葛特露。从文本来看,能为整桩罪行提供证明的只有两个人物——国王的亡魂以及凶手本人,甚至就连王后葛特露都不知道自己再嫁的是一个杀人窃国的凶手。在鬼魂为哈姆莱特讲授自己死亡的真相时,周围除了哈姆莱特之外,没有第二个证人。国王的亡魂自身作为一个超现实的存在,无法为哈姆莱特提供现实的、确定性的证据,而克劳狄斯自然不可能承认自己的杀人罪行。所以,尽管哈姆莱特知晓所有的真相,但罪行却无法被证明。于是,无法给出直接证据的哈姆莱特只能曲线救国,旁敲侧击地去试探克劳狄斯,想方设法让凶手露出马脚,以便完成一次光明磊落的复仇。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哈姆莱特最终还是杀死了克劳狄斯,但却是在母后葛特露被毒死、雷欧提斯揭露克劳狄斯的决斗阴谋的情况下杀死国王的。也就是说,真正让哈姆莱特执行这次复仇的是决斗过程中的一个意外,直到克劳狄斯被杀死时,哈姆莱特都无法找到克劳狄斯的杀人证据。事实上,从哈姆莱特对霍拉旭的话来看,他要找的杀人证据不仅要能够说服自己复仇,还要让世人知道自己为何复仇。老哈姆莱特需要正名,他的真正死因以及克劳狄斯所犯下的罪行都要昭告天下。哈姆莱特“使命的意义不仅要求国王必须被某个复仇者杀死,真正的任务是要有人令人信服地去证明国王究竟做了些什么。”[4]P58哈姆莱特在临死之前,对他的好友霍拉旭说:
“请你把我的行事的始末根由昭告世人,解除他们的疑惑。……要是世人不明白这一切事情的真相,我的名誉将要永远蒙着怎样的损伤!”[1]P224
那么,哈姆莱特的复仇是光明磊落的吗?笔者认为是的。正是由于哈姆莱特的死亡,才成全了他的光明磊落。克劳狄斯和他的手足已经被哈姆莱特铲除,事后对王子复仇享有解释权的,是哈姆莱特信任的好友霍拉旭以及敬重他的挪威王子福丁布拉斯,天下人民势必能通过他们两个的解释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再加上哈姆莱特本身就受人民爱戴,“一般民众对他都有很大的好感”,[1]P197所以复仇的真相肯定能够大白于天下。哈姆莱特用他的死亡,在人民心中留下了一个勇于为正义牺牲的王子形象,完成了一次光明磊落的复仇。
二、复仇的延宕
自《哈姆莱特》诞生以来,研究者对哈姆莱特复仇延宕原因的研究从未停止
过。
歌德在他的小说《威廉·迈斯特的学习年代》中提到,“莎士比亚要描写:一件伟大的事业担负在一个不能胜任的人的身上……一个美丽、纯洁、高贵而道德高尚的人,他没有坚强的精力使他成为英雄,却在一个重担下毁灭了。”[2]P296歌德的言外之意就是,哈姆莱特延宕是因为他性格的软弱。柯尔律治在一次关于莎士比亚的演讲中说,哈姆雷特“由于思索而拖延,精力全花费在做决定上,反而失却了行动的力量。”[2]P147也就是说,哈姆雷特延宕是由于他精于思考却耽于行动。
然而,哈姆莱特果真是一个懦弱且没有行动力的人吗?不,恰恰相反,剧中多次展示出了哈姆莱特的坚强以及行动力。德国批评家卡尔·维尔德认为,哈姆莱特的延宕,“原因根本不在丹麦王子的软弱性上,而是客观情势妨碍了实现复仇的计划”。[5]P4哈姆莱特在整个复仇过程中,基本上是孤身一人,而克劳狄斯却能够动用自己手中的各种力量去对付哈姆莱特,波洛涅斯、奥菲利娅、王后葛特露等人都自觉或不自觉地去试探、劝服过哈姆莱特,更有甚者,克劳狄斯还意图让英国人杀死哈姆莱特。哈姆莱特在这样的环境下与国王对抗,除了需要细腻的心思以及谨慎的思考之外,更需要如钢铁般坚强的意志。在第一幕的第四场中,哈姆莱特对他的好友霍拉旭说道:
“我把我的生命看得不值一枚针。”[1]P120
在第五幕的第二场也有类似的话:
“不,我们不要害怕什么预兆;一只雀子的死生,都是命运预先注定的。注定在今天,就不会是明天;不是明天,就是今天;逃过了今天,明天还是逃不了,随时准备着就是了。一个人既然在离开世界的时候,只能一无所有,那么早早脱身而去,不是更好吗?随它去。”[1]P219
从哈姆莱特这两句话中,我们可以看出哈姆莱特对待死亡是相当洒脱的。试问,这样一个不惧死亡的人可以被称为“软弱”吗?至于说哈姆莱特不善于行动,这更是无稽之谈。哈姆莱特行动起来比任何人都高明。他安排伶人设计“捕鼠记”,试图让克劳狄斯露出马脚;他一剑杀死偷听的波洛涅斯;在去英国的船上,他巧妙地识破国王的阴谋,并用智慧铲除了吉尔登斯吞和罗森克兰兹;他也能拿起剑,与雷欧提斯进行生死决斗。哈姆莱特绝不是懦弱和优柔寡断、耽于行动的,“那些除了决心之外一无所有的人,他们坚定有力地保证,不假思索地服从,毫不质疑地蛮干——而事实上,他们陷入粗浅狭隘的幻觉里了。只有一种在狂野而迫不及待地采取行动的智力低下的激情,表现出人类消极被动地成为自己本能冲动奴隶的人,才会指责哈姆莱特懒散萎靡。”[4]P59
在笔者看来,哈姆莱特复仇的延宕体现的是他人格中高贵的理性。在从鬼魂那里听到父亲死亡真相的时候,哈姆莱特是愤怒的、激动的,恨不得“驾着像思想和爱情一样迅速的翅膀,飞去把仇人杀死。”[1]P123若是哈姆莱特就这样被自己喷薄而出的感情操纵了理智并玩弄于鼓掌之中的话,那么他和雷欧提斯有何区别?雷欧提斯是一个纯感性的人,他一听说父亲被杀,不问来龙去脉,不分青红皂白,立马回到丹麦组织人民暴动。哈姆莱特最宝贵的地方就在于他没有丧失自己的独立思考能力,而是永远保持一颗理性的心。与雷欧提斯不同,哈姆莱特以理性之光去关照自己的复仇行动,没有成为被复仇情绪所驱使的奴隶。
在听完鬼魂所说的事情之后,哈姆莱特迅速冷却了他那颗沸腾的心,开始用自己的理性去思考、怀疑。他不能凭着一面之词就轻易地杀死自己的叔父,因为他“所见的幽灵也许是魔鬼的化身,借着一个美好的形状出现……要把握引诱到沉沦的路上”,[1]P149所以“我要先得到一些比这更切实的证据。”[1]P149在克劳狄斯受戏剧惊吓而退场回城堡祈祷时,哈姆莱特本有杀死他的机会,然而又一次延宕,因为他的理性使得他思考这次机会的合理性,“要是我在这时候结果了他的性命,那么天国的路是为他开放着,这样还算是复仇吗?不!”[1]P172
在整个复仇过程中,哈姆莱特深刻地认识到自己肩上的重任,认识到自己的复仇不只是简单的杀人,而是要在一个混乱无序的时代里“重整乾坤”,“他由一件普通的、在那个时代应该是司空见惯的宫廷惨剧的切身之痛,上升到理性的怀疑与否定。”[6]P114文艺复兴时代的人文主义思想主张发现人,肯定人的价值和智慧,而哈姆莱特身上的理性精神恰恰就体现了当时的历史潮流。哈姆莱特的延宕是伟大的,他在延宕中用理性思考,从而在延宕中超越了复仇本身。
三、复仇的牺牲品
莎士比亚在《哈姆莱特》中仅塑造了两位女性形象——奥菲利娅和葛特露,而她们在剧中都被卷进了哈姆莱特复仇的漩涡之中,成为了复仇的牺牲品。
奥菲利娅是温顺、美丽的,她是哈姆莱特爱慕的对象,她在心底里也爱着哈姆莱特,“曾经从他音乐一般的盟誓中吮吸芳芬的甘蜜”。[1]P155可好景不长,她被父亲波洛涅斯和兄长雷欧提斯要求与哈姆莱特断绝往来,温顺、孝敬的她也只好忍痛放弃。虽然她被迫与哈姆莱特断绝来往,但从后面奥菲利娅与哈姆莱特的对话中,我们可以看出她还是爱着哈姆莱特。随后,她不自觉地充当了克劳狄斯的帮手,被波洛涅斯派去试探哈姆莱特。在哈姆莱特眼中,他认为奥菲利亚背叛了他,竟帮助着杀害自己父亲的凶手来试探自己。于是哈姆莱特“象个疯子一样,他把感情践踏在脚下,用无情的手撕毁了他和那纯洁、美丽的女子间的神圣关系,而那女子曾是全心全意地、天真地把一切交给了他,他呢,也曾深深地、温存地爱过她。他无情而粗暴地侮辱她这样一个柔顺、温和,象是稀薄的空气、光线和和谐的音乐所造成的女性。”[3]P507之后,随着她的父亲死在哈姆莱特剑下,奥菲利娅疯了。哈姆莱特的辱骂和质问伤透了她的心,间接导致了她的疯狂,而父亲的死亡则是奥菲利娅疯狂的直接导火索。最后,疯癫的奥菲利娅意外淹死在了一条小溪中。可以说,奥菲利娅是死于爱情破灭与父亲死亡这双重绝望的打击下,而打碎奥菲利娅的爱情幻想以及杀死她父亲的人,正是哈姆莱特。奥菲利娅在无意间被牵扯进了哈姆莱特的复仇计划之中,成为了最无辜的牺牲者。
王后葛特露是哈姆莱特心中道德的破坏者。“短短的一个月以前,她哭得像个泪人儿似的,送我那可怜的父亲下葬;她在送葬的时候所穿的那双鞋子现在还没有破旧……她就嫁给我的叔父。”[1]P1110-111在哈姆莱特看来,母亲的改嫁是不能被原谅的,所以他对其进行了诛心,从道德的高度对葛特露大力批判,使得葛特露惭愧欲绝。最后,葛特露替哈姆莱特饮下了毒酒,成为了复仇的牺牲品。在剧中,没有第二个人像哈姆莱特那样,对王后的改嫁表现出厌恶与不满。无论王后出于何种目的改嫁,这都是她的自由。人文主义思想重视人性,肯定人的价值,尊重人的自由,而哈姆莱特在新文化中心的德国威登堡大学接受了人文主义教育,却仍然无法理解她母亲改嫁的行为,说明在他心中还残存着封建的道德意识。所以说,哈姆莱特是一个不彻底的人文主义者。
四、结语
哈姆莱特是一个追求十全十美的复仇者。他谨慎思考,力求光明磊落从而导致多次延宕。然而,在复仇的延宕之中展现出的是他人格之中高贵的理性,这也是哈姆莱特个性之中最有价值的一部分。哈姆莱特身为一个封建王子,身上也不免带有局限性,他对母亲改嫁的看法还脱离不开封建道德的范畴,是一个不彻底的人文主义者。

参考文献
[1] 莎士比亚著.朱生豪译.莎士比亚悲剧集[M].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15年版
[2] 杨周翰编选.莎士比亚评论汇编(上)[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1年版
[3] 杨周翰编选.莎士比亚评论汇编(下)[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1年版
[4] 卡尔·雅思贝尔斯著.亦春译.悲剧的超越.[M].北京:工人出版社,1988年版,
[5] 王焱.论哈姆雷特的动机[D].中国艺术研究院硕士学位论文
[6] 陈伟彬.哈姆雷特的理性与复仇[J].大连海事大学学报,2012,11(1):113-115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莎士比亚悲剧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