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痴 白痴 9.2分

白痴——释放不出的自我。

x3
2018-03-11 11:57:05

离上次读陀老的书《卡拉马佐夫兄弟》将近一年了吧,这次抄起了《白痴》。对俄罗斯人民们复杂多样的人名的无法辨认依旧,看到个长长的名字屡屡被迫回翻书页找寻名字的主人,甚至到草草通读一遍后,也未能记清几个人名;而内省后的撼动与惭愧也是依旧的,一如当初看《复活》的醍醐灌顶。

梅诗金公爵是白痴吗,犯病时,必然是的;不犯病时呢,似乎也和周遭人的表演格格不入。所以,不犯病的状态是白痴吗。或许,那是我们曾经拥有或渴求的自我。

白痴——释放不出的自我。

写这份杂乱的读书笔记时,试图回忆勾勒出梅诗金公爵留下的形象。外貌自然是记不清也无足轻重的了,甚至了然不觉书中有对其外貌进行刻画。而映入眼帘的,是他的神态:时刻无私的真挚。论其无私,是因其不分对象,无谓你我。不因他人的侮辱、欺骗而改变对他人、事情的乐观认识,往往发觉阳光的一面。论其真挚,是那直白到可爱的情感流露,开心之时,爽朗大笑;若是难过,必也畅快的苦。胸中抑郁,皆放于外。

何时想,何时敢这般坦率的展现自我呢,又何时这样无私不记恨的相待他人呢(看看公爵怎么对待罗果仁的!),儿时有过吗,或许吧。至少有过这样赤子的憧憬。但似乎周遭

...
显示全文

离上次读陀老的书《卡拉马佐夫兄弟》将近一年了吧,这次抄起了《白痴》。对俄罗斯人民们复杂多样的人名的无法辨认依旧,看到个长长的名字屡屡被迫回翻书页找寻名字的主人,甚至到草草通读一遍后,也未能记清几个人名;而内省后的撼动与惭愧也是依旧的,一如当初看《复活》的醍醐灌顶。

梅诗金公爵是白痴吗,犯病时,必然是的;不犯病时呢,似乎也和周遭人的表演格格不入。所以,不犯病的状态是白痴吗。或许,那是我们曾经拥有或渴求的自我。

白痴——释放不出的自我。

写这份杂乱的读书笔记时,试图回忆勾勒出梅诗金公爵留下的形象。外貌自然是记不清也无足轻重的了,甚至了然不觉书中有对其外貌进行刻画。而映入眼帘的,是他的神态:时刻无私的真挚。论其无私,是因其不分对象,无谓你我。不因他人的侮辱、欺骗而改变对他人、事情的乐观认识,往往发觉阳光的一面。论其真挚,是那直白到可爱的情感流露,开心之时,爽朗大笑;若是难过,必也畅快的苦。胸中抑郁,皆放于外。

何时想,何时敢这般坦率的展现自我呢,又何时这样无私不记恨的相待他人呢(看看公爵怎么对待罗果仁的!),儿时有过吗,或许吧。至少有过这样赤子的憧憬。但似乎周遭的环境自然地为每人裹上包裹,穿上合适的社会服装,上合适的社会伦理课堂,学会隐蔽自我。

逃不开的客观因素,是公爵所继承的可观财富,使其能想宴客时,尽兴而无钱袋空乏之忧。物质基础的殷实,成了他自我随性展现的基础。若是没有财富的辅佐呢?伶人吗,会被他人嘲笑戏耍为乐吗。不愿往悲哀、现实方面去假想。只怀着稍稍对公爵真挚而产生的相信,认为世人会被这潜藏每人心底的陌生打动而和蔼照看他吧。

对公爵,我当是报以最诚挚的感激与祝福。感谢陀老对人无法释放的自我的实体化。书看完了,怀缅过了,现世生活还是该照旧,不时想起心底的真挚罢了。

至于书中俄国的时局,对其历史的了解甚少,便是没能做深入的思考。依稀感受到陀老对革命者们空洞口号呐喊的乏味,对宗教予人民心灵平定安宁的信任。

小小的读后笔记就此打住吧。我知道还有太多没有去谈论。书中的两位女性、伊利波特的手枪与声明。以及,不时在脑海中演绎的公爵的婚礼“狂想曲”。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白痴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痴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