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常 异常 8.1分

关于《异常》的一点个人情绪散记

Daisy
2018-03-11 10:54:19
1. 张来自四川省宝兴县,这不是一个寻常的县名,一般人恐怕都不清楚它位于哪个城市。实际上宝兴是雅安市的一个县,2012年“4•20”雅安地震时遭遇了一定的经济损失。读大学的时候去那里做过“三下乡”社会实践,具体就是和当地的红十字会合作访问受灾的县民和村民,问他们有哪些具体的需求,以供各基金会针对性地进行帮扶。当时白天做问卷,晚上住在宝兴中学的一间库房式的空屋,男男女女一起打地铺,是一段难忘的经历,因此看到这个地名感觉十分亲切。2013-14年的宝兴县城,和大多数县城没什么两样,不够洋气和整洁的街道,山寨牌子的店铺。山上的农村是真的穷,穷到没有很多财产“可供”地震毁掉,而20世纪80年代的宝兴农村怕是更贫困了。
2. 丑人多作怪,这句话适用于书中所有不够美丽的角色。无论是拙劣地催吐减肥的高中佐藤,还是自以为拥有混血美貌的姐姐(从头到尾没有出现她的名字),打领带赴约的外公,中年的美鹤,都是如此。然而读者就有权利置身事外地轻蔑评价这一切吗?这似乎很爽,但是不够公平。毕竟谁或许都有过作怪而不自知的时刻吧。
3. 到最后也没有揭示佐藤是否是被张杀掉的,张自己的论述似乎是没有的,由于他对百合子的案情供认不讳,并不能理
显示全文
1. 张来自四川省宝兴县,这不是一个寻常的县名,一般人恐怕都不清楚它位于哪个城市。实际上宝兴是雅安市的一个县,2012年“4•20”雅安地震时遭遇了一定的经济损失。读大学的时候去那里做过“三下乡”社会实践,具体就是和当地的红十字会合作访问受灾的县民和村民,问他们有哪些具体的需求,以供各基金会针对性地进行帮扶。当时白天做问卷,晚上住在宝兴中学的一间库房式的空屋,男男女女一起打地铺,是一段难忘的经历,因此看到这个地名感觉十分亲切。2013-14年的宝兴县城,和大多数县城没什么两样,不够洋气和整洁的街道,山寨牌子的店铺。山上的农村是真的穷,穷到没有很多财产“可供”地震毁掉,而20世纪80年代的宝兴农村怕是更贫困了。
2. 丑人多作怪,这句话适用于书中所有不够美丽的角色。无论是拙劣地催吐减肥的高中佐藤,还是自以为拥有混血美貌的姐姐(从头到尾没有出现她的名字),打领带赴约的外公,中年的美鹤,都是如此。然而读者就有权利置身事外地轻蔑评价这一切吗?这似乎很爽,但是不够公平。毕竟谁或许都有过作怪而不自知的时刻吧。
3. 到最后也没有揭示佐藤是否是被张杀掉的,张自己的论述似乎是没有的,由于他对百合子的案情供认不讳,并不能理解他有作假的动机。而从其他人的表述之中,张也确实有重大嫌疑。此外,书中并没有出现其他备选的凶手,也许这不是小说的主题?如果使用排除法,那只有是张其他的室友作案了。不过无论是谁都没差吧,毕竟在这本书里,张也好其他偷渡打工的中国同胞也罢,都是一个符号而已。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异常的更多书评

推荐异常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