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现代中国人读古文会成问题呢?

Rouge
2018-03-11 看过

前段时间学韩语时了解到一件趣事,在文字史上,出现过其他民族借用汉民族文字的现象——说得正是朝鲜,越南和日本。平昌奥运会期间,短道速滑事件发生后,我在外网上看到中国网民酸韩国人道"连自己的史籍都看不懂,真是抛宗弃祖的家伙们"。现代韩国人无法阅读汉字写就的史书,是因为民族意识觉醒。公元15世纪以前朝鲜民族有自己语言而没有自己的文字,使用汉字表记,官方文书一律用汉文书写。文、言分离。世宗李祹出于民族自尊创制了朝鲜文,也就是今天学韩语的第一步,训民正音。

那么现代中国人就能读懂自己的史籍么?首先,读懂古文恐怕就很成问题——我的阅读经历就是最典型的例子了。我的母亲是中文系出身,虽然通些古文,但也止于古代汉语中常识性的语法知识。她读书时并没有开蒙,经常读的是现代汉语写就的中外文学,于是传给我的多是大量文学藏书,虽然也买过《三字经》《千字文》的启蒙读物,但是她并不强制我阅读和背诵。寒假时母亲告诉我,那本文言《儒林外史》她读不懂,看着头痛就扔给收废品的熟人了,我当时真是哭笑不得,母亲听我一番辩解后也懊悔不已,可见她虽有此认知,但终究抵不过传统灭失的影响。

回想我年少接受的义务教育,语文训练连语法内容也摒弃掉,再加上耳濡目染的家学尽是文学:自家藏书里最远是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的白话文写就的左联文学,舅舅家里尽是一些外国文学译著,至多通史一类也是现代汉语写成。如今看成人后的阅读偏好,别人总以为我骨子里"西化"倾向强烈——《红楼梦》一类依赖影视作品和通俗读物了解,而人文社科满目全是西学——其实我读书是没有偏好的,至多思维方式偏感性(如今才自觉,这感性竟然与汉文化的思维特征不谋而合,我到底是汉民族),"偏好"只表现为读物选择的顺序,而造成这种误解(不仅别人,连我自己都误解了自己),究其根源,乃是早已和传统绝缘造成的制度化语文训练所命定的。然而这种断代现象从我母亲那一代就已开始,可以说文革割裂了一切,再往前回溯,恐怕从建国后"全盘苏化"方针指导下的教育体系改革时期就注定了。当然这是历史的,不得不接受。

可是开蒙之后,读古文的需求和欲望愈发强烈,再加上具备一定语言学知识,这才找来此书先入门铺垫,兜兜转转了二十余年才拾起古文,过程可谓坎坷但也不迟。周振甫开篇即讨论"为什么现代人读懂古文会成问题",而王勃"六岁善辞章",刘慎虚"八岁属文上书",康有为"七岁能属文",梁启超"九岁能日缀千言"。读法是关键,他此处所指"读法",实际上就是我前述"传统的语文训练"。而这读法所立之基础,又需要颇通古今汉语之联系区别的语言学(语文学)知识,所以要想"读法"因袭,在制度性缺失的情况下,实在对父辈的文化水平和开蒙程度要求颇高。我本科期间结识的一位挚友,理工科出身,对西学来者不拒,在国学上更颇有造诣,有"博古今,通中西"之势,实在让我敬佩不已,当然最歆羡的还是他那位好父亲了。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周振甫讲怎样学习古文的更多书评

推荐周振甫讲怎样学习古文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