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独立的精神

ronan0153
2018-03-11 07:48:15
现在碎片化阅读中的垃圾信息太多了,我以前也会在空闲时间刷微博或朋友圈,一旦看进去,十分钟二十分钟转眼就过去了,但收藏的或者转发的内容其实一个也没有记住。这样的内容没有营养,自己也没有走心,却搞得很疲惫,所以我已经很长时间不玩朋友圈了,拒绝了这种无意义的碎片化阅读。
  我印象最深的一部纪录片,讲的是美国著名蓝调音乐人史蒂夫雷沃恩去拜访另一位年长的蓝调大师,录像中,那位大师坐在沙发上拿起一张纸,将纸揉成团,然后再展开,如此反复拉合这张纸竟玩起了布鲁斯的节奏,并轻声演唱。看到这一幕,我一下就理解了武侠小说里讲的人剑合一。他已经达到了心中有琴的境界,任何东西在他手中都能演奏出布鲁斯,这才是真正的音乐。
  我们和老外录音师之间的障碍是语言沟通,一般的对话没有问题,但一涉及音乐感觉方面的描述,就不那么流畅了。比如我说这个地方要薄一点或者厚一点,怎么翻译就是个问题。为了工作便利,有一天我们尝试让我们自己的录音师来操作,老外录音师一点情绪也没有,把自己的位置让给我们的人,但是我们录音师对设备不是很熟悉,所以录音的进度会受影响。所以我们后来更多地还是让老外录音师来操作,他也毫无怨

...
显示全文
现在碎片化阅读中的垃圾信息太多了,我以前也会在空闲时间刷微博或朋友圈,一旦看进去,十分钟二十分钟转眼就过去了,但收藏的或者转发的内容其实一个也没有记住。这样的内容没有营养,自己也没有走心,却搞得很疲惫,所以我已经很长时间不玩朋友圈了,拒绝了这种无意义的碎片化阅读。
  我印象最深的一部纪录片,讲的是美国著名蓝调音乐人史蒂夫雷沃恩去拜访另一位年长的蓝调大师,录像中,那位大师坐在沙发上拿起一张纸,将纸揉成团,然后再展开,如此反复拉合这张纸竟玩起了布鲁斯的节奏,并轻声演唱。看到这一幕,我一下就理解了武侠小说里讲的人剑合一。他已经达到了心中有琴的境界,任何东西在他手中都能演奏出布鲁斯,这才是真正的音乐。
  我们和老外录音师之间的障碍是语言沟通,一般的对话没有问题,但一涉及音乐感觉方面的描述,就不那么流畅了。比如我说这个地方要薄一点或者厚一点,怎么翻译就是个问题。为了工作便利,有一天我们尝试让我们自己的录音师来操作,老外录音师一点情绪也没有,把自己的位置让给我们的人,但是我们录音师对设备不是很熟悉,所以录音的进度会受影响。所以我们后来更多地还是让老外录音师来操作,他也毫无怨言。不得不佩服老外录音师的服务意识,他们的服务并不是做做样子,假装客气而已。只要客户租了他们的场地,那么客户所提出的要求他们都尽量满足,而不是像国内的某些人一定要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
  我不服气,还在原地看着那把琴,到了快十点钟了,我仍然在店里耗着。正当我站在那把fernandes贝斯前的时候,店里走进来一个人,西装笔挺,很有派头,耳朵里还戴着耳机,好像在听音乐。他走到我的旁边,和我一起看着那把琴,突然开口说:“你喜欢这把琴啊”“对,我提喜欢这把琴了。”我说,“他妈的他们不卖!”戴耳机的人问:“为什么不卖?”“一是因为这是刚来的样品,而是因为我带的钱不够。”我告诉了他原因,他“哦”了一声就走了。没想到过了一会,奇迹发生了。
  之前接待我的那位大哥跟我讲:“小伙子,你运气太好了!刚才和你说话的人是我们老板。他说了,这琴卖你了。”我瞪圆了眼睛:“真的啊?”随后,这位大哥让我填了一个单子,大致内容是参与一个扶持音乐人的项目,他们也就一这个名义以半价把这琴卖给我了。交了钱之后,大哥把琴递给我说:“好好弹啊!”我激动地向他道歉,说自己一定好好弹。后来我才知道,这位大哥是铁风筝乐队曾经的鼓手陈卓英,而给我优惠的那位,是他们公司的副总,他刚刚在日本亲自挑选了这把好琴并带回了中国。不得不说我买这把琴的一切过程都是一种缘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们还会在一起漫步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们还会在一起漫步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