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山淡影 远山淡影 8.1分

一杯敬明天 一杯敬过往

男树
2018-03-11 07:09:33
高中生,不要太那个我。
读完了《远山淡影》,石黑一雄的处女作,也是我读的第一本石黑一雄。总体上是十分喜欢这部小说的。
  把这篇书评(其实我不会写)分成情节、语言、主题三部分。
  上海译文出版社的远山淡影,好像只有这家出版社有石黑一雄的版权。哎呦这个书的故事简介,这个概括个人觉得不好,“剧终,忆者剥去伪装,悲情满篇”这什么鬼,刚看了五十页,读到这句话,突然心头一紧,感觉自己猜到了小说的结局,看完还真是。
  设计很精巧的情节。故事最后“哦,没什么特别的。我刚好想到,就这样。那天景子很高兴。我们坐了缆车”把那种朦胧的,似有非有的关系点破。
  小说倒数第二章里:
  “不管怎样,”我接着说,“你要是不喜欢那里,我们可以随时回来。”
  这一次她抬起头来,怀疑的看着我。
  “是,我保证,”我说。“你要是不喜欢那里,我们就马上回来。可是我们得试试看,看看我们喜不喜欢那里。我相信我们会喜欢的。”
  在这里悦子和佐知子的界限已经十分单薄了,只要轻轻一碰就可以触破,作者最后只是说的清楚一点。毕竟这里硬要理解成悦








...
显示全文
高中生,不要太那个我。
读完了《远山淡影》,石黑一雄的处女作,也是我读的第一本石黑一雄。总体上是十分喜欢这部小说的。
  把这篇书评(其实我不会写)分成情节、语言、主题三部分。
  上海译文出版社的远山淡影,好像只有这家出版社有石黑一雄的版权。哎呦这个书的故事简介,这个概括个人觉得不好,“剧终,忆者剥去伪装,悲情满篇”这什么鬼,刚看了五十页,读到这句话,突然心头一紧,感觉自己猜到了小说的结局,看完还真是。
  设计很精巧的情节。故事最后“哦,没什么特别的。我刚好想到,就这样。那天景子很高兴。我们坐了缆车”把那种朦胧的,似有非有的关系点破。
  小说倒数第二章里:
  “不管怎样,”我接着说,“你要是不喜欢那里,我们可以随时回来。”
  这一次她抬起头来,怀疑的看着我。
  “是,我保证,”我说。“你要是不喜欢那里,我们就马上回来。可是我们得试试看,看看我们喜不喜欢那里。我相信我们会喜欢的。”
  在这里悦子和佐知子的界限已经十分单薄了,只要轻轻一碰就可以触破,作者最后只是说的清楚一点。毕竟这里硬要理解成悦子安慰万里子也可以接受。
  悦子就是佐知子,景子也就是万里子。
  佐知子就是最真实的悦子,把现在和回忆仔细一对比,还是可以发现她们许多相似之处,我相信这是作者可以安排的。回忆里“佐知子也不作声,检查着她的女儿,把她在怀里翻来翻去,好像她是一个易碎的没有感觉的洋娃娃。”到现实中,“作为一个母亲,这么想可能有点病态,但是听到她自杀的消息时,我脑子里的第一个想法——甚至在我感到震惊之前——是:在他们发现之前她那么吊着多久了。”从这两处描写,可以看出对万里子,对景子,这个母亲的态度基本就是没有改变的,很冷漠。也就是从长崎到英国,悦子于女儿几乎是没有改变的。在景子自杀之后,女儿的离去让母亲有了对自己现在从前行为的思考,有了自责后悔迷茫,于是在她的回忆里,她以悦子的身份出现,以一个忏悔者的视角去看自己从前的所作所为。回忆里的悦子是一个传统的尽本分的妻子的形象。用这个形象的视角去展示自己往事,悦子对万里子的关心都是她心中的后悔自责的衍生物。
  回忆里悦子的丈夫二郎,应该就是他的日本丈夫,按照对佐知子经历的描述,二郎死于战争,绪方先生也应该死于战争。战后关于他们的事显然不是真实的。但对他们的描写很细致。于这种本身很现实主义的小说有点缺失科学性了。当然这本身是小说,而且为了表现主题也少不了这些人物。
  在情节上,我有一个小问题。为什么悦子住在英国,我觉得没必要。写长崎,少不了美国,书中弗兰克也是要带母女去美国。石黑一雄是英国人我知道,但是整个故事中除了几个地名好像就没有写到关于英国的其它。也就是如果在美国也只要几个地名不存在作者不熟悉这种情况。然后若是悦子生活在美国剧情上更顺,而且以美国为背景让景子“客死”美国,于主题不是更好?石黑很爱英国。
  这是一本回忆之书。书里说:“回忆我发现,可能是不可靠的东西。”石黑一雄自己也说:“我喜欢回忆,是因为回忆是我们审视自己生活的过滤器。回忆模糊不清,就给自我欺骗提供了机会。作为一个作家,我更关心的是人们告诉自己发生了什么,而不是实际发生了什么。”书中的回忆很破碎,留下很多空间给读者去想象。对于这种模糊的处理,这种朦胧的感觉我一直很喜欢。
  回忆于我是很重要的东西,从小到大都是,不是我名字的缘故。发呆是一个已经改不掉的习惯了,发呆就算是在回忆了吧,想以前的事情,想那些特别美好的事情,现在我自已也意识到我会下意识的去再创造,去再美化那段我喜欢的往事,使它更臻于完美。然后开始恶性循环。不清楚这种无聊的做法有没有实际意义,我挺喜欢。我喜欢在一段时间内单曲循环一首歌,听很多很多遍,用这首歌给那段时间做一个标记,以后哪天再听到这首歌,回忆一下子涌上来的感觉,真的很奇妙。
  悦子做着和我做的非常像的事。这种巧合,是我喜欢这本小说的主要原因。
  然后来说说小说的语言。
  并不了解石黑一雄的写作风格,单单是读这本远山淡影有一点想法。
  回忆里叙事的风格和我印象里日本的作家是很像的。生活里的琐碎细节不厌其烦,还有就是日本人的礼仪吧,这个是印象非常深刻的,真是一个神奇的民族,这些繁杂的礼数理解不来。
  石黑的环境描写很好。特别是在对话动作描写与环境描写的转换非常自然:
  我正在修剪窗台上的盆栽,弄着弄着,突然发现妮基很安静。我转过头去看她,她站在壁炉前,视线越过我,看着外面的园子。我回头看窗外,顺着她的视线看她在看什么。虽然玻璃上有雾,但仍可以看清楚花园。妮基好像是在看着篱笆附近,那里风和雨打进来,打乱了支撑幼小的西红柿的藤。
  文字都是淡淡的浅浅的,画面感却很强,很有层次感,像摄影那样,近景,远景。
  我要好好学一学,或许可以有所进步。
  作者想表达的情感不能说不浓烈,用这么淡的笔调慢慢淌出来,很佩服。
  小说的主题多元化。罗兰巴特说:“作品一旦产生,作者就死了。”读者对作品的理解又绝对的权利。靠着这句话,我大胆说一下我对这部小说的理解,都是胡乱想的。
  先说说绪方先生吧。很大篇幅来描述他。一是为了让悦子的回忆更加真是掩饰悦子的身份,不让读者察觉。二是作者想借这个人物表达一些东西。
  作者用绪方先生体现旧价值观与新价值观之间的矛盾。
  从我们现在看,时代的潮水汤汤,顺之昌逆之亡。先进的观念本身就比旧的价值观高了一层。
  更何况这种旧的价值观本身不可取,本身是糟粕,松田重夫说:
  是的,我相信我文章里写的每一个字,现在扔相信。您那个时候,老师教给日本的孩子们可怕的东西。他们学到的是最具破坏力的谎言。最糟糕的是,老师教他们不能看,不能问。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国家会卷入有史以来最可怕的灾难。
  中国人的教科书上也是,日本的军国主义教育是灭人性的。重夫是对的。
  这是小说,但是我觉得作者有自己的议论,松田重夫可以说是他自己的代言人,重夫说的话,就是作者最想说的。
  这里有一个很有趣的地方。从对绪方先生描述的文字来看,作者把他塑造成一个可爱的老头,从文字啊,生活细节啊,都可以看出绪方先生是一个正面的形象。而他所代表的价值观,教育观又恰恰是负面的。
  哪怕算上绪方先生的落后的价值观,大部分读者还是愿意承认绪方先生是一个挺让人喜欢的人。我也是,在阅读是对他一直就很有好感,然后读到他和重夫的对话时,看到他明明无言反驳,只能重复“胡说八道”,我心里就有一种可惜的感觉,一种同情的感觉,唉,多么好的一个人啊。我觉得大部分读者应该会和我有一样的感觉。
  以正写反。
  绪方先生自己是一个教育者,他也是日本军国主义的受害者,特别执迷不悟的那种。
  说到日本的军国主义,怎么说呢,像一种邪教,有那种传销的感觉,Hotel California里“You can checkout any time you like, but you can never leave! ”的感觉。
  作者表达了自己对日本军国主义教育的鄙视吧,对他来说也可以说是一种反思。
  石黑一雄写“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国家会卷入有史以来最可怕的战争。”小说大的背景是千疮百孔的百废待兴的长崎。很悲情的一个地名。对于原子弹我的想表达的很简单,战争本身没有责任在谁这回事,人民受伤也只是无可奈何,我同情那些受伤害的人,也只能同情。
  石黑没有去描写原子弹爆炸的恐怖场面,也没有写如何的哀鸿遍野。作者是长崎人,那两个胖子破坏的不仅仅是城市生命,在那一代人的心中同样也带去了毁灭性的打击,对他们的下一辈带去的同样也无法磨灭。石黑在我看来刻意的去压抑了这种情感,他用更含蓄的手段去表现。
  回忆呈现的那个时间段,悦子说最坏的时期已经过去了,日子显得平静而安详,空去中处处感觉到变化。书中这样的文字很多,又多是环境描写对我而言比较重要,就摘出来:
  人们开始重建家园,不久,四栋混凝土大楼拔地而起,每栋有四十间左右的独立公寓。
  可是我记得公寓楼里有确实有一种临时过渡的感觉,好像我们都在等着有一天我们会搬到更好的房子里去。
  我们站在一座铁路桥上,山脚下铁路的一侧是鳞次栉比的屋顶,好像一座座房子从山坡上滚下来。
  我肯定春天的时候是没有那些楼的。
  还有对悦子来说最美好的一段回忆:
  港口的嘈杂声跟随着我们的船——铁锤的叮当声,机器的轰鸣声,时不时传来的低沉的船的汽笛声——在那个时候的长崎,这些声音可不是什么噪声,它们是重建的声音,当时仍可以振奋人心。
  一切都是欣欣向荣生气勃发的样子。记得我小学时,看汶川地震的报道,看得很揪心,看到灾后重建会好一点,看到别的孩子也可以上学了,我会开心好久,那时候我还是挺善良的哈哈。希望是人类共通的情感,这么多战后重建的描写,呈现出一种积极向上的情绪,呈现出希望,有了希望才有了一切。
  书中的藤原太太,在原子弹爆炸中失去了丈夫和孩子,失去了从前优渥的生活和地位。藤原太太是积极乐观敢于接受现实面向未来的代表。开一家面馆,把整个自己扔进去,为人和蔼,和朋友们关系好,像个正常妈妈一样为孩子婚姻操心。在战后,真的不能再好了。
  作者写了重建,不单单是为了表达希望,在阳光的后面是阴影。
  希望和绝望本是一对子。我常以为是丑女造就了美人.我常以为愚氓举出了智者.我常以为是懦夫衬照了英雄,我常以为是众生度化了佛祖。有希望正是因为有绝望。伤心的人拼命想向世界证明自己多开心,在意者拼命向别人表明自己不在意,可是,往往越开心的人越痛苦,越不以为意便越在乎。有的笑容后面是咬紧牙关的灵魂。
  此刻的希望越浓烈,先前所经历的绝望也就越深厚。
  长崎上空的阳光明媚是不是就是那刻的昏天黑地?长崎市区的鳞次栉比是不是就是那刻的灰飞烟灭?而长崎人淡淡的微笑又是多少刻骨的泪水呢?
  石黑用希望告诉我们长崎多痛,石黑在痛斥战争。
  战争毁了一切,是战争毁了万里子。
  这是我对小说主题理解的一部分。
  译者说“虽然这部书出版至今已经快三十年了,但仍在不断重印。它的艺术价值和魅力得到了时间的检验,探讨人性的主题也永远不会过时。”
  我也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人性阿。
  很想说些什么,我不知道为什么,想了很久不知道要说什么。
  是不是我经历的太少......有机会再写吧。
  取这个题目,也是基于对于悦子和佐知子的思考。
  悦子是明天,佐知子是过往,其实谁不是这样呢,真正的自己和理想的自己,多矛盾啊。
  一杯敬明天,一杯敬过往。
  我干了,你随意。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远山淡影的更多书评

推荐远山淡影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