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万英尺 三万英尺 8.4分

现实的理想主义者

Lefaith
2018-03-10 23:06:03

在完成一天密密麻麻的to-do list之后,站起身来活动僵硬的身骨,拿起手机惊喜地发现偶像马曳的公众号(此岸)更新了!原来,她的小说《三万英尺》终于出版了。疲惫之累顿时烟消云散...作为她和她小说的骨灰级粉丝,立马拍下两本,一本留自己回味,一本送好友共品。不仅如此,一股冲动和兴奋感促使我又在电脑前坐下,倾泻出涌动的关于这本书的回忆。有些人和文就是有如此巨大的魔力。

《三万英尺》是马曳继《此岸》后创作的第二本小说。《此岸》连载完后,我为它写下了生平第一篇书评,那时我还读大三。几个月后,新作《三万英尺》开登,仍旧每周一更,从大三暑假一直陪伴我到研一寒假。

大四保研结束后,我如同刚进招牌律所的主人公陈墨一样,以为前方一马平川。于是先散漫了一个月,之后进入康老师实验室,开始每天啃郑宇的Computing with Spatial Trajectory(擅自翻译为“空间轨迹计算”)。虽然经常为里面的算法抓耳挠腮,但急了也最多矫情地发条票圈感叹“头发掉三斤”,心情还是如同武汉10月份依然热乎的阳光。到了大四下,学Python做毕设,每天和代码切磋的心力,堪比陈墨挑灯夜

...
显示全文

在完成一天密密麻麻的to-do list之后,站起身来活动僵硬的身骨,拿起手机惊喜地发现偶像马曳的公众号(此岸)更新了!原来,她的小说《三万英尺》终于出版了。疲惫之累顿时烟消云散...作为她和她小说的骨灰级粉丝,立马拍下两本,一本留自己回味,一本送好友共品。不仅如此,一股冲动和兴奋感促使我又在电脑前坐下,倾泻出涌动的关于这本书的回忆。有些人和文就是有如此巨大的魔力。

《三万英尺》是马曳继《此岸》后创作的第二本小说。《此岸》连载完后,我为它写下了生平第一篇书评,那时我还读大三。几个月后,新作《三万英尺》开登,仍旧每周一更,从大三暑假一直陪伴我到研一寒假。

大四保研结束后,我如同刚进招牌律所的主人公陈墨一样,以为前方一马平川。于是先散漫了一个月,之后进入康老师实验室,开始每天啃郑宇的Computing with Spatial Trajectory(擅自翻译为“空间轨迹计算”)。虽然经常为里面的算法抓耳挠腮,但急了也最多矫情地发条票圈感叹“头发掉三斤”,心情还是如同武汉10月份依然热乎的阳光。到了大四下,学Python做毕设,每天和代码切磋的心力,堪比陈墨挑灯夜战检查文字是不是Fifty shades of blue的功夫,或者在咨询公司程皎皎上项目时反对甲方某高管牟取私利的迂回之术。于是将近毕业时,对于满是代码而不是小说的大四生活满腹遗憾呢。

但好在,有妙文读,生活仍保有鲜活之气。比如,

王承之笑说:“正如你所说,只要有挂面和猪油,其它一切都简单。"

就是喜欢这种写法,这种人与人之间投契的感觉,一切尽在轻描淡写中!

文字可圈可点,内容更是意境悠远。

她的喜悦和忧愁都是自己的,就算没有人风雨共济,至少她不必将就和一个错的人分享。

如今的我,像极了这句话里的陈墨,不愿苟且,但也不会纠结于the one,去留随意,风轻云淡。

对待朋友,越是亲近,越要约束自己,像成年后的陈墨对待程皎皎那样,不会再苦口婆心的去干涉朋友的选择,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

时光匆匆,读研的日子早非一马平川,小说里的主人公们在职场上起起伏伏,我也在学习和奔前程的路上兜兜转转。面对时而一地鸡毛的生活,犬儒主义的念头自然而生,但谁心中又不曾升起过这样的念头呢?

只不过,在一地鸡毛之中,少年气仍能生生不息,这便是这部小说最让我着迷之处。还是用马曳女神自己的阐述结尾吧:

生活总是实际的,充满毫不讲理的客户,难以沟通的老板,和求之不得的人和事......一切都诱使我们陷入犬儒主义的困境里去,然而即使我们没碰到像赵允那样的人,或者像秋庐那样的地方,我们心底里的那点天真和理想主义仍然会促使我们殊途同归。

4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三万英尺的更多书评

推荐三万英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